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92.武季赶到

    “你!”长老碍于众人看着,否则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陈安,“现在去不是添乱么?等老祖彻底解决了李源,我们再去收拾其他魔教中人。(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实则是他也清楚魔教万一留有后手,现在过去与找死无异。

    陈安呵呵一笑,心里则是一凛。

    这天玄圣宗的宗主已经败了,若是他们的老祖也败下阵来,那正道今晚就真的只能任人宰割了。

    战场中心,突然出现的老者一只手就拦下了李源的法相。

    李源自己收起了法相,立在空中,而那具傀儡重新恢复行动能力,安静的立在他的一旁。

    而老人则是伸手,一徐微风拂过,托起林玄的重伤之躯眨眼间就出现在了陈安面前。

    “小友,替我照看好他。”

    这句话清晰的落入了陈安耳中。

    陈安一愣,旋即苦笑起来。

    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老者,那这天玄圣宗的老祖为何要将林玄交给自己?

    看看周围的人,再看看远处李源突然投来的猛虎一样的目光。

    这特么……

    刚刚还对陈安不忿的那位长老此时一脸的懵逼,刚刚天玄老祖托起林玄的身体时他本能的想要伸手接住,谁知道他直接将林玄送到了陈安手上。

    …好尴尬!长老悄悄侧过老脸。

    陈安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知道自己有疗伤圣药的长老。

    可那位长老也是一脸震惊。

    这就让陈安奇怪了。

    “可是,我身上真没为他疗伤的药了啊!”

    也不管老者能不能听到,陈安对着他的方向

    系统里的积分真被陈安为了以防万一给提前掏干了。

    如今是一滴也榨不出来……

    “无碍,他还死不了。”

    老者说完,就不再看向这边,而是转头对李源开口。

    “收手吧,”老者笑容温和:“邪不胜正,你走错了道!”

    “修道没有回头路可走!”

    李源与矍铄老者对视着,心里也在好奇陈安究竟为何被他看种。

    不过思考了一会没想通之后,李源就不再思考了,而是对陈安生出了杀心。

    “让那位出来吧!”天玄老祖看向他身后幽暗的深空。

    “林天,别来无恙啊!”李源身边,手持乌红妖剑的杨澜出现。

    “是他?”陈安知道杨澜很强,可着实没想到他还是位渡劫期修士?

    “小子,”一旁的长老叫到:“你认识那人?”

    陈安摇摇头:“见过一面罢了。”

    这更让天玄圣宗的其他人对陈安好奇了,不仅老祖对他另眼相待,他还与其他渡劫期强者相识,这家伙……不是从归元剑宗那种小宗门出来的么?

    “你是?杨澜?”

    天玄老祖打量了一番杨澜,当他看到杨澜手中的妖剑时才突然想起二十年前掀起神州腥风血雨的剑魔杨澜。

    “你不是被赵帅杀了吗?”

    提起赵毅,杨澜原本还古井无波的脸色变得阴翳了几分。

    “死人无需知道!”

    杨澜并不想回答他的问题,并瞬间劈出两剑。

    血红色的剑光形成一道十字向天玄老祖掠去。

    天玄老祖挥手将剑光湮灭,脸色变得颇为凝重。

    他突破到渡劫初期不过百年,而二十年前的杨澜可是就有渡劫中期的修为,修行后期,每一个小境界都有偌大的差距。

    尤其是渡劫期,即便是如此简单的两剑,却蕴含了无上的威能。

    杨澜修的正是杀戮一道,这位在天阙楼守了二十年的老者,才是最纯粹的魔道之人。

    天玄老祖虽说轻描淡写的湮灭了这两剑,但只有他自己清楚,周身的血液在那一刻随着那道十字剑光沸腾着。。

    杨澜脸色露出一抹嗜血的笑意。

    他闪身接近天玄老祖,又是一剑当头劈下,好好的一柄魔剑,竟是被他当做刀来使。

    “他们怎么不用法天象地。”

    陈安这边,一位金丹期弟子疑惑开口。

    “这就是渡劫期!”

    一位长老解释道:“合体期是元婴与元神结合凝聚法象,那渡劫期就是肉身与法象的融合,而当法象彻底融入血肉,深入骨髓,修士脱胎换骨之后,方能大乘!”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

    陈安听后也受益匪浅。

    不过,知道其中的道理是一回事,但知道具体得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杨澜与天玄老祖战在了一起,每一招每一式都使天地为之变色。

    天玄老祖并没有使用任何武器,一双手却犹如两颗小型的太阳一般,散发着至刚至阳的金红光芒,每次与杨澜手中的妖剑相接时,都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之声。

    李源在两人交手时就领着黑袍傀儡退出了那片战场,他转头看向陈安等人躲避的这边,眼里露出一股莫名的笑意。

    “动手!”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魔道的人立刻兴奋起来,他们绕过战场,向着正道这边扑杀而来。

    陈安等人心下一惊,现在,有李源这个合体期在,天玄老祖又被杨澜缠着脱不开身,那正道宗门的人必定会遭到血淋淋的屠杀!

    天玄老祖亦是明白这点,想要抽身阻止魔道的人。

    可杨澜却不可能会如他的意。

    杨澜笑了笑,一边与之缠斗,一边说道:“你若是不怕被我趁机一剑斩了,大可以施展手段对付李源的那些手下,以你的能力,一掌应该就能灭杀一大片。”

    天玄老祖苦笑,心里明白,不解决眼前的杨澜,自己就不可能救其他人。

    可若是暂且不顾杨澜,冒着露出破绽的风险救人,一个不慎就会让自己深受重伤。

    这明显会让正道败得更快。

    进退两难之境……

    陈安眼睁睁看着李源径直朝自己这边冲过来,无奈地笑了笑,正打算抓住昏迷的林玄使用传送符离开,便听到天空中突然响起“昂”的一声。

    声音高亢,穿透力极强。

    旋即,一身银白战甲的武季脚踏着青色蛟龙呼啸而来,在李源还没接近陈安的时候拦下了他。

    “李源!堕入魔道,罪当诛!”

    武季脸色露出狠厉之色,甚至不给李源说话的机会,就离开了脚下的青蛟向李源冲去。

    “武季!”李源眯着眼看着正向自己冲来的武季,骸骨法身再次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