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96.滇池之底

    废墟之上。(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李源的目光投向被他掘出的百丈深坑。

    深坑底部,是一块方圆约莫十丈的祭坛,八根石柱耸立在祭坛四周,乌黑的铁链缠绕着镌刻着四象八卦之纹的石柱,锁链衍生至祭坛正中,一圈圈地缠绕着一个散发着微光的橙黄铜铃。

    这祭坛与铜铃深埋在天玄圣宗的地底之下,却丝毫不见岁月的侵蚀。

    李源的眼里露出喜色,“落魂钟!”

    似乎是有所感应,当李源叫出铜铃真名之时,铜铃突然颤抖起来。

    不过,纵使铜铃颤抖得再厉害,也挣脱不了铁链的束缚。

    【落魂钟】:上古十大仙器之一,可使仙人失魂落魄,战栗不稳。

    连天玄圣宗的人都不曾得知,自己的宗门之下,还封印着一件仙器。

    否则,天玄老祖又怎么会败在杨澜的手下。

    这,才是李源灭天玄的真正原因。

    李源目光炽热的看着颤抖不停的铜铃,在确认祭坛只是针对落魂钟后飘然落至坑底。

    李源试着使用骨剑权利斩在锁链之上,锁链散发出一阵铭文之光,丝毫无损的挡住了他全力的一剑。

    见无法用蛮力破开祭坛的封印,李源沉思起来,旋即掐诀使出了某种秘法。

    没过多久……

    “哟,八荒锁灵阵!”

    他的身后,星辰的身影逐渐浮现。

    “能解吗?”李源问道。

    “容我先研究研究。”

    星辰一边观察着祭坛的几根石柱,一边诉苦道:“那婆娘真是难缠,宗门都被灭了还追着我不放!”

    李源斜着眼瞥了一眼看似不着调的星辰:“解决了?”

    “嘿~”星辰笑道:“没呢,暂时被我困在滇池,这不是您找我吗……”

    “尽快解决了,莫要节外生枝。”

    星辰毫不在意的说道:“放心,她逃不了。”

    “闲话少说,”李源抱胸站在一旁:“赶紧将此阵解开!”

    星辰正色道:“这你放一万个心,只要是我认识的灵阵,就没有解不开的!”

    说完,他的双手挥舞起来。

    不过他这次并非全然使用的灵力,一颗颗灵晶从他手里飞出,按着特定的位置落在祭坛的四周。

    片刻后,他腾空而起,站在了祭坛的正上方,双手掐诀。

    “破!”

    一道敕令从他口中发出。

    地上的上百颗灵晶蕴含的灵力被一瞬间抽干,化作了飞灰。

    少顷,灵力成型,一座更庞大的灵阵将祭坛囊括进去。

    只见星辰布置的灵阵化作一条长鞭,由八根离火之柱开始,将八根石柱一一连接起来,看似毫无章法,实则蕴含着特定规律。

    接着,当所有石柱都同时连接着其余七根之后,如蛛网一般的灵力之鞭爆发出猛烈的红光。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咔嚓”之声不绝于耳。

    铁链一寸寸断裂,散落一地。

    没有了铁链的束缚,落魂钟黄光大盛,“咻”的一下自动冲上云霄,想要逃遁出这座困了它几千年的牢狱之地。

    但李源早有准备,他伸出一只手,落魂钟的前路突然出现一只白骨巨手,一把将之抓在手心,纵使它万般震颤,也挣脱不得。

    “费劲千辛万苦才得到你,可不会让你跑了!”

    李源冷哼着,将落魂钟抓到身前。

    随后,一滴精血从他指尖渗出,落在落魂钟之上。

    伴随着精血融入落魂钟,李源的心神也跟着到了一处宛如幽冥地府之地。

    “就凭你也想驱使我?”

    他的身后,突兀地出现了一道淡薄的灵体,如稚童一般的声音就是灵体发出的。

    仙器之灵!

    李源转身,不假思索道:“我能将你喂养成型!”

    “嗤!”灵体在李源面前飘来飘去,似乎是在嘲笑他:“将我喂养成型?你可知道需要什么样的灵魂才行?”

    “一道龙灵,真龙之灵!”

    “什么?”灵体停了下来,尚且模糊的面庞好似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不可能,你连渡劫期都没到,怎么可能有真龙之灵!”

    李源摇摇头:“我没有,但我知道哪里有,只要你配合我,那道真龙之灵就是你的了!”

    灵体沉默了半晌,道:“若是骗了我,你应该知道仙器的反噬有多严重!”

    李源点头,灵魂退出了落魂钟的器灵空间。

    “这么快?”星辰在一旁惊讶道:“收服这件仙器了?”

    “嗯,”李源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立刻回滇池!”

    滇池之中,天玄圣宗九长老正急迫的在迷雾中寻找着出路,她试过飞上高空或是钻入水中,但还没等她行动,一阵心悸之感油然而生。

    她知道,若真这样做,会死!

    而李源和星辰却在上空中看着她犹如无头苍蝇一般乱转着。

    “杀了吧,留着碍事。”李源冷漠道。

    “别,”星辰连忙摆手道:“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精通灵阵的女人,您总不能让我没有继承人吧?”

    李源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别阴沟里翻船!”

    “翻不了!”星辰嘿嘿一笑:“行了,您不用管他,先去那座洞府吧。”

    滇池之底,一道长达百丈的真龙之灵盘踞于一座庞大的石门之上,它闭着眼休憩着,一呼一吸之间湖底的水流也跟着律动着,形成一道道暗流。

    这就是滇池的危险来源。

    即便是李源,在得到落魂钟之前,也不敢随意进入滇池。

    这是噬魂宗守了上千年的秘密,石门内,是大乘期的传承。

    真龙之灵晶莹剔透,龙角还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荧光。

    当李源如水之后,真龙之灵顿时睁开了双眼。

    琥珀一般的瞳孔散发着骇人的光焰。

    真龙之灵是传说中的真龙肉身陨落后留下的灵魂,不过,即便没了肉身,单是灵体就有媲美渡劫期的实力。

    感受到李源的快速接近。

    真龙之灵怒了,“死!”

    湖底的水急速旋转着,在湖中,这万顷的湖水就是它的武器,任何冒犯到他的生灵都会被这滇池的湖水挤压、撕碎!

    面对真龙之灵的攻击,李源直接祭出落魂钟。

    落魂钟内的器灵直接现了形,兴奋的看着眼前的美食。

    李源意念一动,落魂钟由铜铃逐渐变大,化作一口遮天蔽日的巨钟,一股磅礴的吸力从钟口生出,真龙之灵奋力抵抗着。

    李源的灵力迅速流失。

    器灵在一旁催促:“你快点!”

    “闭嘴!”

    李源冷声道。

    同时加大了灵力的输出。

    李源合体期的灵力使用起落魂钟对付渡劫期显得有些吃力。

    不过,龙灵的灵躯死死缠绕着石门,石门纹丝不动,可它却一点一点的在脱离石门。

    龙灵拼命使用手段攻击着李源,整个滇池顿时巨浪滔天。

    可李源却唤出了玉骨法身,立在暗流中岿然不动,龙灵的灵魂攻击也被落魂钟悉数挡了下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龙灵不甘的吼叫了两声,逐渐脱离石门,向李源驱使的落魂钟急速飘去。

    李源眼底露出喜色。

    “别让他自爆灵体!”器灵突然道。

    李麟凝神看去,龙灵的眼中果然闪过一丝狠厉。

    不过就在它的身躯逐渐胀大之时,落魂钟瞬间出现在了它的面前,将之收入钟内。

    落魂钟变小,落入李源掌中。

    龙灵再强,身为灵体的它在落魂钟面前依旧毫无抵抗之力。

    落魂钟之强,恐怖至极!

    “干得漂亮!”器灵赞了李源一句,迫不及待的回到钟内,开始享用美食。

    捏了捏拳头,李源按捺住激动的心,向石门口落去。

    石门并未上锁,兴许建立这座洞府的人认为上锁对能斩杀掉龙灵的人毫无意义。

    但谨慎的李源依旧拿出了那具傀儡,让傀儡先推门而入。

    石门打开,想象中金碧辉煌的洞府并未出现,映入眼帘的只是一间普通的的石室,即便石门已经打开,但湖水却依旧没能灌入石室之中。

    那是因为,石室中灵气的浓郁程度已经超过了湖水,凝而不散,致使湖水被隔绝在外。

    里面空间不大,甚至不如一间客栈的客房宽敞。

    李源的注意力落在了石室中摆放的个一个精美的储物袋上。

    这是石室中唯一的东西。

    一阵微风拂过,储物袋消失不见,连同这洞府中的灵气也被李源鲸吞般的吸入身体之中,湖水开始灌进石室……

    此时,蜀州锦城。

    这里已经被武季带兵收复,虽说除了普通百姓,李源并未给他留下任何有用之人,连衙门都已空无一人。

    锦城内的百姓,有能力离开的,都已早早避难去了,大街也因此变得异常萧条。

    一座小院中,柳嫣儿正一身素衣盘坐在院子中的老树底下,身上散发着微弱的灵力波动。

    良久,她睁开双眼,看着从头顶掠过的一道道被武季召集到锦城的各大宗门的人,呢喃着:“公子,你回来了吗?”

    指挥使的府邸,武季看向各大宗门的宗主,目光停在了带伤的青莲宗宗主身上。

    “道友,你这伤?”

    “无碍,”他摆手道:“斩杀了一个魔教妖人,不小心被他伤到了。”

    他的身后,宁凝等人忍不住抬头望天。

    果真如青莲老祖所说,这家伙是去寻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