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97.三位渡劫期

    各宗门受武季之邀到锦城,为的就是商议如何对付魔教。(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而青莲老祖得知这件事之后,用秘法将尹霄喊了回来。

    尹霄便是宁凝的师尊,陈安还是在老叟训斥他的时候才知道的。

    这前辈就这么点时间居然还真把仇给报了……

    今晨,武季离开废墟之后,让人将李源和杨澜的消息分别送往了赵毅和乾元太子的手上。

    不到一天的时间,武季就收到了两人的命令:乾元太子让武季带兵先与赵毅配合拿下黔州,而赵毅却是让武季守住蜀州,并告诉他杨澜已经在其他地方现身。

    乾元太子的命令明显更急功近利一些,他完全放弃了蜀州。

    而武季自然是听赵毅的话。

    “各位,烈炎宗和元通门今日遭到了魔教的袭击,元通门满门被蛊毒宗毒后俘虏,烈炎宗的宗主却是带着一些弟子逃了出来。”

    武季简单的说明了一下白天所发生的事情后,接着说到:“下一步他们就会抵达锦城,我五万大军可以横扫魔教弟子,不过他们的长老却还需各位来对付,所以在下才厚颜邀请各位前来相助。”

    “杨澜呢?谁来对付?”烈炎宗宗主一脸的愤慨,想起今天只是一无相寺的一群和尚就将差点团灭了他们,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杨澜已经离开蜀州,所以魔教的中,只有李源一人最是棘手,他我会对付,但其他人还得劳烦各位出手了。值得注意的是,有三个人你们必须时刻注意,一为阵法大师星辰,二为毒后,三为昨晚并未现身的七长老,遇上这三人请各位不要托大,最好还是围攻!”

    众人听到杨澜离开的消息,纷纷松了口气。

    渡劫期给人的压迫感太强了。

    “你说的那七长老为何昨夜没现身?”一人疑惑道。

    “因为他要保护李源的儿子。”武季解释道。

    陈安暗暗为朝廷的情报能力感到吃惊,若不是自己是以“心月狐”的代号为李源做事,恐怕他能查到自己头上去。

    不过,说起七长老。

    陈安突然想起自己看到的那个画面还未到来。

    七长老站在尸山血海前缓缓摘下兜帽的画面,让他感到不安,本以为昨夜就能见到这个画面,没想到七长老却一直没有现身。

    这背后究竟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各位,蜀州的命运皆系于你我手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魔道永远不可能主宰这个世界!”

    武季说话很有气势,感染力也十足,军中之人或许就是这样。

    事情商议完之后,冰魄宗的宗主找到了陈安。

    “贫道谢过公子救下门下弟子的性命。”

    这个自称贫道的人,却是一美艳妇人。

    “前辈客气了!”陈安笑道。

    她点了点头,似乎只是来道谢而已,并未与陈安等人多说什么,带着丁兰青等人径直离开了。

    锦城大街上,陈安等人看着萧条的街道,无声地走着。

    “嗯?”宁凝突然停了下来。

    几人走到了安怡楼前。

    宁凝记得陈安加的酒楼也叫这个名字,狐疑的看向陈安。

    陈安扶额叹了口气,忘了这一茬,“这家酒楼算是我开的。”

    “你开的?”尹霄审视了一番陈安,开口笑道:“那咱们进去喝杯酒!”

    旋即,他带头走了进去。

    柳嫣儿本想过来将酒楼暂时关了,刚到酒楼没多久,·就见一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她善意地笑道:“客官,今日本酒楼……”

    话刚说一半,就见陈安走进来对她挤眉弄眼。

    “今日本酒楼新出了几个菜肴,要尝尝吗?”

    柳嫣儿立马改口,并对陈安恭敬道:“公子,这是您的同门么?”

    “嗯,”陈安点头淡然道:“去准备些吃食和好酒。”

    “啧,”从南荒回来就一直不怎么开口的曲如意咂舌道:“你这酒楼怎么请个掌柜都要挑漂亮姑娘,宁姑娘,可得看紧咯!”

    “她是凡人,”宁凝道。

    曲如意露出一股莫名的笑意。

    宁凝不知道,她却是认识这姑娘腰间挂的正是神隐符,这可是陈安才有的玩意儿!

    不过曲如意却是无所谓,她知道自己是最不容易与陈安走到一起的人……不对,妖!

    相反,陈安身边的女子越多,她反倒是越有机会。

    若陈安真的只是钟情一人,那才让曲如意绝望。

    陈安尴尬道:“行了,这世间除了男人就是女人,难不成还让我不与女人接触么?”

    “最好这样,”宁凝脱口而出。

    其他人笑意盈盈的看着宁凝和陈安。

    尤其是尹霄,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徒儿说出这种带味道的话来。

    好的是,酒楼并非客栈,几人没能在此直接住下,不然被发现酒楼与一旁的一方水榭是连通的,陈安就更不好解释了。

    即便现在一方水榭也是大门紧闭。

    但谁都能看出它不是什么正经地方。

    所以,几人吃过饭之后又特地找了一家无人的客栈住下。

    直到这时,曲如意单独找到陈安,不舍地道别:“我要回族内了!”

    陈安一愣,问道:“为何这般着急?”

    “我快压制不足修为了,”曲如意解释道:“妖族突破会显现原型,我不能在此突破,所以必须离开,况且,我这次出门答应了族人会尽快回去,你安全了……我也放心了。”

    这女人说话总是这么撩人。

    “狐族的事,我会为你报仇的!”陈安笃定道。

    曲如意莞尔一笑,“这可是和整个皇朝为敌,你难不成想推翻它?”

    陈安点了点头。

    曲如意一怔,仔细看着陈安,见他不似作假,正色道:“为了狐族?还是为了你自己?”

    陈安:“为了苍生!”

    “为了苍生?”曲如意重复了一遍,笑了起来:“那我就代表青丘狐族全力支持你!”

    “本来还想带你去捉蝴蝶的,”陈安忽然遗憾道。

    曲如意笑得更灿烂了:“下次吧!”

    说完,她并未与宁凝等人告别,就匆匆离开了客栈。

    而陈安等人,在这里一住就是三天。

    三天后,魔教攻城。

    兵对兵,将对将。

    锦城外不过二十里的距离,武季再战李源。

    不过这一次,武季惨败!

    甚至还没等到其他人彻底陷入混战,武季就深受了重伤。

    因为李源短短三天时间,便踏入了渡劫期。

    这是谁都没能想到的。

    所有正道的人,包括武季麾下的五万士兵,在看到武季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李源打成重伤之后,陷入了绝望之中。

    陈安挥剑斩杀了一个魔教弟子之后,终于想明白了一点。

    一直以来陈安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朝廷、宗门的势力错综复杂,他李源一个合体期凭什么自信能做成蜀州之主,在修仙世界里,绝对的武力面前什么阴谋都没用。

    即便杨澜因为他的救命之恩对他死心塌地,他也不可能放一位比自己强的下属在身边,他们只能是合作关系。

    他这样聪明的阴谋家,能做出这种决定,一定是有其他目的才行。

    而天玄圣宗刚覆灭,李源仅仅三天就到了渡劫期。

    这足以说明问题。

    李源的准备了这么多,做了这么多,哄骗了所有人,最终目的或许根本就不是要入主蜀州,或者说得到蜀州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他的根本目的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变强!

    天玄圣宗,一定是有什么能令他变强的东西。

    陈安看了看战场中的其他人,不少宗门高层也是一脸复杂的看向正站立在高空俯瞰整个战场的李源。

    他们或许也猜到了李源之前做的一起都是为了提升实力。

    可笑的是所有人还傻傻的等着李源自投罗网。

    就连陈安也认为即便有杨澜帮助李源也必不可能成事。

    所有人都小看了他。

    “哎,”一道叹气声在战场上空响起。

    同时,青莲老祖的身影出现。

    所有人都抬头望向上空。

    陈安趁机又砍翻一人……

    “李源,收手吧!”

    李源一笑:“宁云!你总算忍不住了。”

    “宁云?”陈安侧头看向不远处的宁凝。

    不过宁凝亦是一脸的疑惑,显然,他也不清楚自家老祖也姓宁。

    “乾元皇朝确实已久千疮百孔,但你的做法老道我不敢苟同,在老道看来,无论谁掌权,都不该走上魔道。”

    宁云不急不缓的说完,又对一旁的空气说道:“我说的对吧!”

    “道友所言极是!”又一老叟现身。

    李源却并无半分畏惧,“丁钰也在!”

    冰魄宗老祖丁钰惊讶道:“你连我也清楚?果真是有备而来?”

    “呵呵,”李源突然笑了起来,他冲着底下的天玄圣宗生还的那几个长老道:“看到了吧,这就所谓的正道宗门,就因为你们背靠朝廷,他们即便藏着两个渡劫期,也对你们见死不救!这种行径与魔道又有何区别?”

    陈安突然对李源佩服起来,这种时候还想着离间正道的人,不愧是一手策划这件事的人。

    而且他说的话还一点也不假。

    两位老叟老脸为不可查的红了起来,顿时感到颇有些惭愧。

    不过,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给自己找些托词还是很简单的。

    宁云说道:“说来惭愧,噬魂宗夜袭天玄圣宗,我和丁道友又常年处于闭关状态,等我们知道此事时,为时已晚,唉……”

    后面那声叹息甚至带着特殊的灵力波动。

    就连陈安这种知道实情的人听后都忍不住去相信宁云的话。

    陈安摇了摇头,又怀疑起他是宁凝血亲长辈的想法,这差别也太大了!

    “对,”丁钰帮衬道:“诸位道友,莫要被他带偏了,他才是导致贵宗覆灭的罪魁祸首。”

    两人一唱一和,又成功将天玄圣宗的长老们绕了回来。

    这时,林玄被人掺和着走进战场,他脸色苍白,但却眼神坚定:“李源,你当我天玄圣宗的人都是傻子不成?”

    “咳咳,”他轻轻咳了两声,接着道:“同门被杀,不去找罪魁祸首,反倒是怪罪一旁的人没有施救?我天玄圣宗的弟子还没傻到这种程度!”

    林玄的话点醒了其他人,就连两位老叟也对他投来赞许的目光。

    李源毫不在意的笑了笑,又看向陈安,眼色一凛。

    “难怪当初那老家伙会将林玄交到你的手上!”

    听完这话,陈安显得莫名其妙。

    难道是渡劫期看自己能看出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