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98.风与雷的交融

    李源的话让两位老叟也饱含深意的看了陈安一眼。(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陈安两眼一抹黑。

    系统他们应该是看不到的,那自己身上能值得他们重视的,恐怕就只有功法了。

    可归元剑诀虽说强,但也不是绝世神功吧?

    嗯?

    难道是因为逆之未来?

    这可是金色品质的神通!

    陈安作为现代人穿越,其实是有些孤陋寡闻的,若是他仔细了解过《穿越修仙世界须知》、《穿越者的三两事》……

    一定会知道【逆之未来】是天罡三十六神通之一。

    女娲造人是家喻户晓的故事。

    但很少有人知道她造人用的神通就是天罡三十六神通之一的斡(wo)旋造化。

    斡旋天地,玄堪造化,以无生有,以死为活。

    既然渡劫期能看出什么,那宁云是不是也是因为看出了什么,才着急把宁凝嫁给自己?

    渡劫期真这么神奇?

    或许只能等陈安到了渡劫才能知道这些答案了……

    不过李源似乎对自己的杀心又没了,这倒是一件好事,不然被这样的人惦记也太令人惊悚了。

    不过,李源暂时收敛了对陈安的杀心,但底下众多的魔教中人却盯上了他。

    当两位老叟也没能劝说李源收手时,战斗便一触即发。

    李源并被留手,直接祭出落魂钟。

    落魂钟滴溜溜的在他身前旋转着,散发着淡淡的黄光。

    并不算炽烈的光芒向四周弥漫。

    在逐渐接触两位老叟之时被一蓝一白两股能量隔绝开来。

    “仙器?”两人异口同声诧异道。

    李源并未回答,落魂钟顷刻间变大,黄色光芒也眨眼就笼罩了整个战场。

    陈安等人顿时感到灵魂深处传来震荡,只觉得心里一阵安静祥和。

    “醒来!”宁云体内荡漾出一股浩然磅礴、清净光明的气息。

    黄白两种光芒彼此碰撞,激荡着四周空气。

    陈安回过神来,心里一阵后怕。

    这口巨钟竟是能使人灵魂沉沦,浑噩不堪。

    丁钰“哼”了一声:“十大仙器中排行第九的落魂钟,难怪你有恃无恐!”

    李源却死死盯着宁云,“净化之道?”

    宁云淡淡一笑:“老道一生与青莲同居,这净化之道倒是正好能化解道友精通的神魂之力。”

    他们口中说的,正是合体期才开始领悟的新的力量——道则!

    而渡劫期之所以被称为渡劫期,也并非是因为度过了传说中的天劫,而是心劫,道则领悟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经历问心。

    顾名思义,问心就是道则对修士的检验。

    通过则踏入渡劫期,失败则止步于合体。

    这是因为,渡劫期将法象融于肉身,道则就是中和祂们的水!

    水到渠成,李源能三天入渡劫,也一定是因为他得到了莫大的机缘。

    宁云转头看向丁钰,“道友,我护你周全。”

    丁钰笑了笑,一步踏出,一股股淡蓝色的雾气朝着李源涌去,雾气所过之处温度骤降,很快天地的灵气便被冻结成了一道道坚冰,冰晶犹如箭矢一般,带着呼啸声向李源掠去。

    李源的周身浮现出一层骨盾,冰晶箭矢击打在骨盾之上,散成无数冰凌碎片。

    丁钰并不意外,这点对玄冰之道的应用只是皮毛而已,不过是用来试探李源的手段罢了。

    李源顶着丁钰的试探,再次催动落魂钟,他不信单凭宁云的净化之道就能完全阻挡住落魂钟针对他们灵魂的力量。

    “铛铛”的钟鸣之声响彻方圆百里的范围。

    若不是其力量主要集中在两个老叟身上,恐怕战场中所有人都会变成失魂落魄的样子。

    甚至修为不到金丹的那些弟子会浑浑噩噩睡死过去。

    宁云面不改色。

    一把碧青色的宝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宝剑散发的波动虽不如落魂钟那般磅礴,但依旧远远超过了灵气的范畴。

    这又是一件仙器。

    下品仙器青莲剑。

    青莲剑在手,宁云抵御落魂钟时显得轻松了不少。

    甚至淡白色的光晕逐渐压制住了落魂钟的黄光。

    丁钰见状,亦是不再留手,冰霜铠甲覆盖其身,一把散发着无尽寒气的宽刃巨剑出现在他手中……

    眨眼间,他出现在李源身前,一剑斩了下去。

    “锵”的一声,李源手持骨剑与之碰在一起,一股邪恶的气息自雪白的骨剑中激发而出,仿佛无数的邪灵在咆哮。

    他这骨剑似乎也成长了不少。

    激烈的战斗随之彻底爆发。

    两位老叟的合作很是默契,但李源却使用上品仙器落魂钟牵制住了宁云,一时间三人陷入了僵持之中。

    “杀!”

    底下的战场中,不知是谁又动了手,厮杀再次展开。

    汹涌的灵力迸发,大地都随之颤抖。

    陈安这边,亦是遇上了一个对手。

    对方虽不是元婴,但周身爆发的灵力波动至少已经踏入了金丹后期。

    他狞笑着接近陈安,“将你身上的秘密教出来吧!”

    就因为李源多看了陈安一眼,让他成了众矢之的。

    陈安突然一把握住‘黯秋’,当先全力一剑斩了过去。

    归元剑·雷式!

    半月状的剑气被雷霆裹挟着迎向对手。

    那人显然没料到陈安动手如此果断,甚至都没来得及展开防御,直接被陈安一剑腰斩。

    不少围了上来的人见状立刻又四散开来。

    他们想不通,明明才金丹初期的陈安,站力为何如此之强。

    这一剑下来,致使陈安四周出现了一片短暂的空旷之地。

    “好手段!”

    这个时候,一道凌厉的声音响起。

    一位长得粗鄙男子赞叹着向陈安飞了过来。

    陈安眼神一凛,元婴。

    那男子丝毫不给陈安留下逃遁的机会,顷刻间就临了陈安的身,一拳对着陈安的脑袋轰出,想对陈安一击必杀。

    这家伙是位横炼高手!

    陈安感受到他凌冽的拳风,头迅速偏转开来,同时,一剑刺出。

    “叮,”可这男子的身体如钢铁一般坚硬,黯秋刺在他的胸口竟是连皮肤也没划破。

    男子露出可怖的笑容,趁着陈安收手的时候右换左拳轰在陈安的胸口。

    “噗!”陈安一口鲜血喷出,身子倒飞了出去。

    元婴期的一拳,差点让陈安的胸骨凹陷下去!

    “陈安!”

    不远处,宁凝见陈安被人重伤,惊叫了一声,立刻放弃了眼前的敌人,向陈安奔来,同时冷言道:“小黑!”

    老工具人小黑见宁凝四周并无魔道高手,听命迎向了准备趁机解决陈安的男子。

    “咳咳,”陈安被宁凝抱起,咳出血沫,摊开手中的传送符,笑道:“大意了!”

    确实是陈安大意了,这场战役,正魔双方数十万人,但金丹也不足千人,元婴不足百人,在这绵延数里的战场一位元婴肯定是有人盯着的,偏偏这么一个隐藏的元婴修士没被正道这边发现,还阴了陈安一手。

    宁凝见他这时还有心情说笑,暂且放下心。

    她掏出一瓶丹药,喂了一颗给陈安。

    丹药入口,化作一股暖流融入陈安的胸口。

    不过几个呼吸间,他顿时感觉好受了很多。

    “这是什么药?”

    宁凝没回答,而是将药瓶塞进陈安的手中,“注意别再受伤了!”

    说完她便站了起来,重新加入战场。

    “这丫头,还真是嫉恶如仇!”

    陈安叹了口气,将剩下的丹药放进储物袋,提剑向正和小黑战斗的男子走去。

    “小黑,闪开!”

    一边说着话,陈安将手中的黯秋立于胸前,在那男子诧异的表情中,陈安的四周狂风大作,紧接着雷网缠身,雷霆漫布于黯秋之上,却不再呈四射状散开,而是犹如旋风一般,缠绕着黯秋旋转起来……

    在陈安没注意的系统面板上,技能归元剑法从入门变成了熟练。

    小黑听到陈安的话,想都没想,果断的闪身离开。

    就连他,也感觉到背后那一招散发出的致命危险。

    陈安一剑斩出,雷霆半月斩变成了一道散发着夸张的雷霆气息的旋风。

    新的剑式,雷龙卷!

    风与雷的完美交融。

    那男子横炼功夫了得,但速度明显没有小黑快,一时间无法躲开陈安这一剑。

    不过,他也并不打算躲开,他对自己的身体充满自信,再加上陈安不过金丹初期,即便这一招看似强横异常,他认为硬接下来也不在话下。

    但他却低估了一件事。

    就是这个技能本身的威力,足以弥补掉陈安境界上的不足。

    布满雷霆的旋风顷刻间就临了那男子的身。

    男子周身的衣物瞬间被撕碎,露出他那古铜一般的身躯。

    容不得他羞愤,雷龙卷在他的四周停顿下来,外人只能看见旋转的雷霆之中一道模糊的人影。

    男子的面容从起初的淡然变为诧异,最后演变为难以置信。

    他没想到,自己那同阶都无法破开的防御,会被一个小小金丹期破了。

    雷霆麻痹着他的感知,让他皮肤开始皲裂时毫无疼痛之感,接着风刃沿着他的肌肉纹理一点点切割着,如庖丁解牛一般。

    他没有痛觉,却能闻到一股焦糊味。

    这是他的血肉被撕裂后被雷霆烧焦的味道。

    可惜,当他反应过来想躲避时,已然为时已晚。

    当雷龙卷散去时,空气中连焦糊味都没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