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0.黑潮

    李源的话让宁云和丁钰同时愣了一下。(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尤其是宁云。

    他盯着李源,缓缓开口道:“既然你知道上古四大仙门,就应该明白,没有归元剑宗,蜀州的人恐怕早就成为了妖魔口中的血食,何来现在富庶的蜀州?既然剑冢选定了陈安,他的命运岂是你能左右的!”

    说完,宁云掠过了丁钰,直面李源,唏嘘不已:“我曾见过那位前辈……当初我不过炼气的修为,不幸遇上两尊大妖,本以为会成它们口中的腹中餐,千钧一发之际,是前辈用手中之剑斩杀了它们。”

    他口中的前辈,就是陈安在剑冢内见过的那位老人。

    宁云接着道:“前辈最痛恨的便是妖魔,你噬魂宗虽不比血骸门和乱魔窟,但门下弟子依旧修炼邪功、滥杀无辜,就凭这点,噬魂宗永远也不可能在蜀州立足!”

    说完话,宁云撤掉了对落魂钟的压制力量。

    随后,在李源诧异的目光中,宁云含笑举剑。

    “上千年没怎么动手了,就是不知道这剑法生疏了没有!”

    “老宁,你行不行啊?”丁钰瞬间破掉了宁云营造出来的高人气质。

    不过宁云没管他,一股阴阳之力在他四周弥漫。

    宁凝修炼的【五行仙诀】,是他教的,但五行仙诀实则却是归元剑宗的的另一上乘功法,当初宁云就是从归元剑宗宗主处学来阴本,这也是为何五行仙诀的阳本会与归元剑诀出在同一墓穴。

    宁云曾经跟随过那位老人一段时间,但老人说什么也不肯收他为徒,只是传了半部五行剑诀给他,直到不久前宁凝才将后半部分从剑冢里带出来。

    他不知道那位前辈为何会这么做。

    若是陈安知道这些,一定能猜到是因为那位前辈使用了神通看到了未来。

    但是,陈安远远的看见宁云施展五行仙诀,心里却是想到了其他地方。

    他看了看宁凝,五行仙诀的阳本可是她从剑冢中带出的,但宁云修行的也是五行仙诀,可他却是渡劫期……

    答案呼之欲出,宁云是行了采阴补阳之事才突破金丹的。

    至于那个倒霉女人,陈安猜测应该也是宁凝要对自己做的事情那样,事先被他娶进门,青山镇的宁家,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件事才诞生的。

    宁凝能有八品资质,说不定是宁云隐藏的基因在作怪。

    若不然就宁凝他爹那样的普通人,能生出三四品资质的就烧高香了。

    蚯蚓再如何变异,也不能直接就化龙。

    陈安以一种奇怪的眼神认真打量了一番同样注意着天上的宁凝,赞叹不已,宁凝是宁云的血亲晚辈,催婚等所有的事情就都能解释通了。

    毕竟自己这样优秀的男人,女方家长谁不喜欢?

    天空中。

    宁云手持青莲剑,炉火纯青的五行仙诀被他使出,刹那间天地变色,云雾滚荡……

    这天仿佛变成了黑白两色,就连落魂钟散发的黄色灵光也迅速被吞噬一空。

    五行仙诀在宁凝手中还只能将五行之力转化为阴阳之力,但在他的手中,连蕴含着道则的能量依旧能被他吸收转化。

    再加上他领悟的净化之道,这世间的道法恐怕都对其产生不了作用。

    事实证明,宁云是真的行!

    落魂钟没了用武之地,李源亦是面色凝重起来。

    他高估了落魂钟的能力,亦是低估了宁云的实力。

    双方已经图穷匕见,没有再说废话的意思,当宁云拿出底牌时,这场战斗就注定了不会和平收尾。

    以德服人不行!

    那便战吧!

    李源亦是没有退路,或者说灵幽宫没有退路。

    他可以再等上千年时间,届时一定能成为这片天地数一数二的强者。

    但灵幽宫等不了。

    跟随他的星辰和各位长老也等不了。

    李麟更是等不了!

    宁云出手,即便显露出能压制李源的实力,丁钰也并未干看着,打架还讲道义单挑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就在他打算上前与宁云再次合攻李源时。

    宁云却感到一阵不安。

    “退!”

    令行禁止,丁钰立刻与宁云远离了李源。

    就见周遭的云层之中,竟然弥漫出滚滚黑烟,黑烟逐渐遮盖住日光,越来越广阔,完全望不到边际。

    而那黑烟的源头,就是李源。

    极度危险的气息从黑烟中传出。

    方圆数十里的天地,这一刻似乎都被黑烟给封闭住了。

    底下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纷纷停手看向那黑色浓烟,无论是谁,身处黑烟之下都感到一阵极度不详的压抑。

    黑烟逐渐覆盖住整片战场。

    “你得到了‘影魔皇’的传承!”

    李源笑了起来,“你知道的还挺多。”

    “这究竟……”丁钰惊异道。

    “上古时代,魔道三大魔皇之一的影魔皇,他的独门绝技就是这漫天的黑烟。”宁云屈指一弹,一道净化灵力打在黑烟之上,却无法祛除它,反而使得那片黑烟翻涌得更剧烈了一些。

    他顿了顿,接着道:“如你所见,任何东西沾染上黑烟都会使它更沸腾。黑烟所过之处,即便是能吞云吐雾的真龙都会连渣也不留,没人知道这黑烟是什么功法,但我们称之为——黑潮!”

    “那岂不是无敌了?”

    宁云摇了摇头,“并非无敌,但以五行仙诀的力量恐怕很解决黑潮,因为黑潮本身就是属于极阴之力。”

    丁钰一愣,随后问道:“谁能解决?”

    “乾元暻的乾元不灭体,赵毅的战刀诀应该都能强行破除黑潮。”

    丁钰闻言,两眼翻白,“乾元暻一千年没出过世不说,赵毅此时恐怕还在血战魔道那两尊渡劫高手吧!”

    宁云低头看向下面的战场上,“还有那一招倒是可以!”

    “不可能,暂且不说他使不出那一招,就算你借力让他强行使出,凭他金丹期的实力,使用了那一招之后他自己也会连渣也不剩!”丁钰脱口而出。

    为了等待归元剑诀出现新的传人,冰魄宗一直都担任着镇守剑冢的任务。

    别人只是知道剑冢是由天玄圣宗负责。

    只有两位老人明白冰魄宗为何会将宗门建立得离剑冢这么近的真正原因。

    所以丁钰在宁云说出那一招之后才会立马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归元剑诀的最后那一剑。

    “五行仙诀天生就是为了归元剑诀传人领悟归元存在的!”

    宁云目光平淡,“本来我打算让凝丫头跟着陈安一同成长,未来有她在,陈安自然能水到渠成一般将归元剑诀练至圆满,可今日,除了他,恐怕没人能止住这黑潮蔓延。”

    “可他呢?”丁钰亦是看了眼陈安,“没有法身,恐怕不等他使出那一剑,就会让他的身体被能量撕碎。”

    宁云深吸了口气:“我会用阴阳之力护住他的**,保证他能活下去。”

    丁钰沉默了下来。

    他明白,宁云口中说的能保证他活下去,是只能保证他活下去,至于其他后果,没人知道。

    “可他的资质恐怕并不能使出那一招。”

    宁云抬头看着漫天的黑烟,“这是唯一的办法,陈安能被前辈选中,自然是有他的过人之处!你不相信我,也应该相信前辈。”

    丁钰不再言语。

    而是用行动告诉了他。

    宽刃巨剑化作一道通天冰霜巨剑,巨剑深入浓烟之中,冰封之力与黑烟的污秽腐蚀之力对抗着,冰封与腐蚀交替上演,却收效甚微。

    丁钰见状,冲向依旧在驱使浓烟成型的李源。

    一剑劈下,万丈剑气临头向李源落去。

    可惜,那骇然的剑气嵌入了骨甲之上,可依旧没能完全劈开这大乘期玉骨所铸的盔甲。

    在所有人眼中,就是这能将万仞之山都碾平的一剑,却被一个六尺高的男人用身体挡下了。

    恐怖至极是视觉冲击。

    陈安感叹这渡劫期的实力,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顷刻间他就到了宁云的面前。

    陈安:“……”

    这隔空取人的本事,让陈安一脸懵逼。

    底下尚还在关注事态的宁凝等人亦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种时候,宁云将陈安摄去是为了干嘛?

    “前辈,”陈安疑惑道:“您找我?”

    他的声音显得很平淡,但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

    宁云微笑道:“我想你也应该想明白了我们为何会对你另眼相看。”

    “嗯,”陈安认真的点头:“我知道我很优秀。”

    见宁云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陈安立马改口道:“因为归元剑宗。”

    宁云点点头:“我刚刚注意到了,你那一式风雷之剑确实不错。”

    “多谢前辈夸赞,”陈安道:“不过,也只是融合了风雷而已,还差得远呢。”

    “不必妄自菲薄,”宁云看了一眼正拼命阻止李源的丁钰,直接道:“我助你将八种属性一起融合如何?”

    陈安一惊,这怕不是什么好事。

    他才金丹期,两种属性的融合剑式就掏空了他的身体,更别说八种了。

    “前辈,”陈安苦笑道:“你有话直说吧,若是晚辈能做到的,定当竭尽所能!”

    宁云赞许的看着陈安:“既然如此,我也不同你拐弯抹角了。”

    他指着黑潮:“这黑烟曾经是魔皇之物,当年你的祖师,也就是你在剑冢见到的那位,曾经就用归元剑的最后一式击败那尊魔皇,所以今日,我想借你之手,重现当年那一剑。”

    “别开玩笑了您,”陈安讪笑道:“那老……老祖是大乘期,当然能使出那一剑了,可我才金丹,还是金丹初期……能斩一个元婴就让我没了再战之力了,别说对付这漫天的黑烟了!”

    陈安现在离那些弄弄的黑烟非常近,就只是这样就让陈安心悸了,完全生不起与之对抗的心。

    宁云笑了笑,一掌搭在了陈安背上,阴阳之力瞬间将陈安的气海给填满了,而且,气海中的灵力甚至都不用转化,就变成了归元剑诀特有的灵力之元。

    “这!”陈安震惊了。

    宁云道:“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五行仙诀修炼出的阴阳灵力能完美契合你的身体,今日,你可以借用老朽的灵力,施展出那一招!”

    陈安点头,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五行仙诀也是归元剑宗功法!”宁云简单解释道:“一人不能同时修炼两门功法,归元剑诀又很难练至大成乃至圆满,所以修炼归元剑诀的人,身边都会有一位亲近的人同时修炼五行仙诀。”

    “充电宝!”陈安恍然。

    宁云一愣,陈安口中冒出的那些词汇他总是得思考一会儿才能明白其中含义。

    “你是风雷灵根,将之比喻为充电宝也不为过。”

    “所以说,”陈安想了想,问道:“是不是只要有修行五行仙诀的人在,谁都能轻易掌握归元剑诀?”

    陈安能这样想,完全是因为当初在剑冢时那位老人对自己的资质完全不在意,反倒更重视外面宁凝的安危。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宁凝更重要。

    宁云却是摇摇头:“就算是在归元剑宗,修炼归元剑诀的人也很少。”

    “为何?”陈安疑惑道,“有大批造就强者的机会,为何不用?”

    “这我就不知道了,”宁云道:“我当年并未拜入剑宗,能知道五行仙诀对修炼归元剑诀有用就不错了。”

    “你们还要讲到什么时候!老子快顶不住了!”

    远处,丁钰的声音响起。

    宁云这才回归主题。

    他抵住陈安的后背,“放宽心神,我会用阴阳之力在你身体中依次演化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你尝试将它们融入风雷之力中。”

    “冰呢?”陈安道。

    宁云一滞:“冰正在前面顶着。”

    随后,宁云严肃道:“闲话少说,你只有一次出剑的机会,用心去感受,切记莫要随意尝试……”

    当他的灵力涌入陈安的身体之中时,陈安已经闭上了双眼。

    体内,灵力之元经过宁云的演化,重新化作了阴阳之力,随后,又由火开始,逐渐生出其他四种灵力。

    这是陈安从未体验过的感受。

    身体一会儿仿佛置身火海,一会儿又感受到了生机勃勃的木灵之气。

    两种相克的属性竟又能完美的交融在一起。

    陈安轻轻呼出一口浊气,旋即试探着控制体内的五行灵气,起初,五行灵气被他纳入气海之中时,立刻就被气海中的灵气之元蚕丝殆尽,陈安根本来不及让他们相生融合。

    “再来,”宁云的声音落入陈安的耳中。

    陈安凝神重新敛息,这次,他将精力集中到了火之灵力上,雷火相生,对陈安来说,五行之中的火才是最容易掌握的。

    很快,如陈安所料,火之灵力渐渐与陈安的风雷灵力有了相容的迹象。

    陈安欣喜之下,三种灵力却又立刻排斥开了。

    “凝神静气!”

    陈安点点头,这次他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