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1.一剑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有一刹那。(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陈安的气海中,多彩的灵力仿若彩霞,灵力之元不再吞噬由各种属性的灵力融合的五彩斑斓的灵力,反倒还反哺着祂们……

    陈安的脸上浮现出喜色。

    他睁开眼,对宁云说道:“前辈,只差冰了!”

    宁云点点头,看向在李源面前已经颇为狼狈的丁钰,“就差你了!”

    丁钰松了口气,立刻一剑荡开李源。

    李源早已注意到了陈安那边,可丁钰之前宁愿受伤也要将他拦下来,现在宁云又说出‘只差你了’这种话,让李源有些疑惑。

    至于陈安被宁云摄来,李源根本没想过他们会让陈安来破自己的黑潮。

    黑潮马上就能成型,只要完全笼罩此方天地,李源相信,没人能逃出自己的掌心。

    想到这里,李源冷静下来,继续向黑潮输送着自己的灵力。

    漫天的黑烟此时已经完全遮盖住了天穹,无尽的黑在战场上蔓延开来……

    丁钰回到宁云身边,诧异的看着陈安:“小子,这么快就将其他属性融合了?”

    “耽搁了一会儿,”陈安道:“前辈,快些吧。”

    丁钰也不迟疑,伸出手抵住了陈安。

    陈安顿时感到一阵刺骨的严寒游遍全身。

    “不行啊!”陈安大叫道:“你这灵力我根本吸收不了!”

    仅仅是眨眼的时间,陈安全身就凝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丁钰收回手,看向一旁的宁云:“你不能帮帮忙?”

    宁云两手一摊,道:“虽说我能将你的灵力转化为阴阳之力,但五行仙诀也只能将阴阳之力重新转换为金木水火土五种灵力,就别吝啬你那【冰灵玉】了。”

    “冰灵玉?”陈安重复了一遍。

    丁钰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

    他迟疑了一会儿,才咬牙拿出一块菱形的冰晶。

    冰晶棱角分明,即便是在黑暗中也散发着刺眼的白光。

    “此乃冰灵玉,冰魄宗之所以名为冰魄宗,便是因为宗门所在的仙山中有一块巨大的寒冰之魄,与他们青莲宗那片莲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且冰魄对冰系的修仙者效果更好,冰灵玉,便是冰魄之心诞生的!”丁钰傲然道。

    “冰魄是冰灵晶吗?”陈安疑惑道。

    “别讲你那些成年旧事了,快将东西给他。”宁云催促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丁钰道:“冰灵玉整个冰魄宗也只有两枚!这枚便宜你了!”

    丁钰将冰灵玉拿到陈安面前。

    手‘轻轻’一捏。

    冰灵玉瞬间碎了。

    不过,碎掉的冰灵玉中流出一道冰蓝色灵光钻入了陈安的气海穴中。

    系统面板中。

    陈安的灵根属性一栏里中除了风雷之外,又多出了一条冰灵根。

    只是陈安还在感受着冰灵玉的玄奥,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当那道灵光钻入陈安的身体之中时,丁钰那冰冷刺骨的灵力顷刻间令陈安感到舒适起来。

    “这……”陈安诧异了。

    “哼,”丁钰一边持续输入着灵力,一边道:“各系灵石都是出自灵脉之中,一整条灵脉也凝结不了多少灵晶,冰魄比之灵晶也分毫不差,更何况这冰灵玉。”

    “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比如火灵玉?”

    陈安感受了一番体内的变化,最后在面板上看到多了一条冰灵根天赋。

    以及,归元剑法后面的熟练度显示为:精通(伪)。

    难道是因为宁云帮助自己暂时融合了其他属性的灵力?

    “没错,无论是何种灵玉,都是可遇不可求之物,这个世界,就连知道灵玉的人都少之又少。”

    陈安明白了。

    原来让人生出灵根并不是自己的专利。

    那未来……自己是不是就能用灵玉来掩饰让普通人获得灵根的事了?

    “别高兴得太早了!”丁钰见陈安愣神,出言打断了他的想法,“灵玉让你的身体不再排斥冰属性的灵力,但冰系灵力依旧很难与其他系的灵力相融……”

    不过,他很快又顿住了。

    只见陈安手中挥出那斑斓的灵光中,赫然就有他熟悉的冰灵之力。

    “你怎么做到的!”丁钰怔住了。

    陈安挠了挠头,“有了前几次,融合灵力也没您想象中那么难。”

    丁钰诧异的看了陈安一眼,不再多言,他知道,陈安能这么快融合这些灵力,绝不是他说的熟能生巧这么简单。

    不过,原因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陈安理论上已经有了能使用那一招的基础。

    他看向宁云。

    宁云点了点头,对陈安道:“接下来,你只需要出剑就行,不用管消耗有多大,也不用在意是否能承受得住。”

    话说到这个份上,陈安也明白过来。

    或许这一剑下来,自己即便性命无碍,也会留下莫大的隐患。

    但这只是宁云他们认为的,陈安心中,只要他不死,有系统在所有问题都不是事儿!

    “知道了,来吧!”

    陈安面无表情说完,闭上了眼,‘黯秋’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宁云与丁钰见陈安这么果决,钦佩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再扭捏作态。

    两人一同将灵力输入陈安的身体之中。

    陈安顿时感觉气海被顷刻间填满,若是再不发泄出来,这些灵力只需要几个呼吸间就能撑爆自己的身体。

    下意识的,陈安将灵力按照刚才的感觉汇聚于黯秋之上。

    黯秋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剑的强横,激动的颤抖着,那还未成型的剑灵,似乎也渐渐有了自己的意识。

    远处,李源身体中不再有黑烟产生。

    天空中的黑烟,也变成了一座倒扣的黑锅一般将整个战场都笼罩其中。

    并且,黑锅……黑烟不断收缩,战场边缘的人试探的攻击了一番,丝毫不起作用,甚至还因此命丧于黑烟之下,化作了黑烟的养料,尸骨无存。

    包括魔教中人,所有人都开始人心惶惶起来。

    一位身份略低的灵幽宫记名长老见状,惊讶的开口向一旁看戏的星辰问道:“星辰长老,这是怎么回事?宫主要将我们一起杀了不成?”

    “放心……没事!”

    在他真以为没事的时候,星辰心道:‘不是我们,是你们。’

    星辰早就知道了这黑烟究竟为何物,‘黑潮’是他人的叫法,‘黑巢’才是这黑烟的真正名字。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这里的人,包括魔教中人,都会成为黑巢的养料。

    所有处在黑巢中的人都无法逃脱。

    这也是李源当初对杨澜说的留着这些人的真正用处。

    黑巢正一点点向中间收缩着,无数人不再打打杀杀,而是开始思考从中逃离的办法。

    可是,无论什么手段,黑巢收缩的速度依旧不减,凡是没来的及逃离的人都死在了黑巢之下。

    “用土遁!”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响起。

    在场的人,土灵根不少,会土遁的人也不少。

    有人带头,自然有人效仿。

    可惜,没人能成功。

    星辰站在天空之中,笑着看着所有人在拼命的向中间聚集。

    “没用的!”

    他的话让刚刚使用土遁的人脸色铁青。

    这片战场,早已被他用灵阵禁锢了空间。

    遁术,除非有远胜星辰的实力,不然绝不可能在战场中使用出来。

    这……是一场为黑巢准备的献祭盛宴!

    蛊毒宗的毒后看着自己宗门的弟子也是被黑巢吞没,甚至还有几位亲传弟子,气得脸色铁青。

    她靠近星辰,怒道:“你们什么意思,真准备赶尽杀绝?”

    星辰看着她:“今后没有蛊毒宗的毒后,只有灵幽宫毒娘子!”

    毒后一滞,立刻明白了星辰话里的含义。

    她脸色阴晴不定,看了看星辰,又看了看正用如潮水一般的黑烟将宁云三人团团包裹的李源,最后看了看底下依旧在逃命的蛊毒宗弟子们。

    “毒娘子也挺好听的!”

    她妥协了,至于她辛苦培养的那些弟子。

    大不了再花点时间罢了。

    宁凝被小黑和尹霄一左一右守护者向黑巢包裹的正中央靠了过去。

    宁凝全神贯注的看着上面正不断一点点收缩的浓黑污秽的巨型球状物。

    “别担心,他们会解决的!”

    尹霄安慰道。

    “陈安会解决的!”

    宁凝的话让尹霄一滞,无奈地摇了摇头,连他都不怎么确信宁云他们能解决,这丫头却那般盲目的信任着陈安。

    陈安可只是个金丹而已……

    “若不是因为陈安有解决之法,老祖也不会将陈安摄去。”

    似乎察觉到自己话里的一丝不妥,宁凝脸色微红的解释道。

    当所有人都处于死亡的阴影之下时,就再无正魔之分了。

    刚才还打得热火朝天的战场中人,无论正魔,现在都相互挤在了战场的正中央。

    战场外的黑巢不断收缩,黑色的‘锅’变成了‘鸟笼’,所有人都像一只只刚被关入鸟笼中的鸟雀一般,无助的哀鸣着……

    鸟笼顶部的正中央,黑球包裹住陈安三人,宛如一颗肉瘤一般,不停的收缩,又不停的膨胀。

    里面,丁钰一手为陈安输送灵力,一手维持着灵力之盾将三人包裹起来,不至于让那这黑潮收缩得太快。

    外面,李源朗声道:“二位最好是臣服于我!不用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你们的灵力,只会滋养黑巢!”

    但里面依旧是毫无动静。

    李源狞笑着伸出右手,张开五指,乌黑的灵力绽放,随后又紧握成拳。

    包裹陈安三人的黑球立刻加剧收缩起来。

    里面,丁钰苦笑道:“还有多久,这东西太邪门了,我都将咱们四周冻成冰晶了,它还能不停的吸收其中的灵气……”

    陈安依旧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

    仿佛病入膏肓,又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一般,若不是冒着金色光芒的‘黯秋’还在说明着他依旧在凝聚这那一剑,连丁钰都以为他要死了……

    宁云此时也是闭眼专心的护着陈安那脆弱的身躯。

    若是没他护持,庞大的灵力顷刻间就能将陈安给撑爆!

    这个过程,陈安的气海中,无边的五彩神光宛如实质一般凝聚在一起,灵气……灵液……灵晶……陈安现在就宛如一个中转站一般,将宁云丁钰的灵力聚在一起,这五彩的灵力由气态变为液态,再由液态转化为固态。

    五彩的灵力变成了五彩之石。

    这由纯粹灵力转为成的晶石,散发着世界本源的气息。

    “咔嚓……”

    陈安的气海逐渐在破碎着。

    接连不断的破碎声响起,即便有宁云的力量在护持陈安,但他的气海却依旧承受不住如此庞大的能量。

    ‘快,还差一点!’

    宁云的脑海里,陈安的声音在催促着。

    随后,宁云不再护持陈安的气海,加大了灵里的同时,只是将陈安的心脉护持住。

    气海中,在宁云撤回稳固气海的灵力之后,“咔咔咔”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

    “啪~”

    眨眼间,陈安的气海维持不到一息就轰然破碎。

    不过,陈安的气海作为中转站的使命也完成了。

    气海破碎,海量的五彩灵石所爆发出的力量让宁云都差点没能护住陈安。

    他全身都散发出五彩的灵光,宁云不断用阴阳灵力修复着他皲裂的身体。

    这一瞬间,对陈安来说却一眼万年。

    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女人,正用手拖着五色之石,在填补着天上的窟窿。

    女娲补天?

    陈安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想法。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体内的五彩灵力全然凝结于一剑之上。

    一剑斩出……

    浓稠的黑烟化作的黑色圆球不断膨胀着。

    一道道神异的五彩光芒从黑球中向外渗出。

    外面的李源见状,又将更多的黑烟源源不断的向黑球汇聚去。

    可是,在他惊诧的目光中,再多的黑烟也阻挡不住五彩神光,最终,黑球瞬间化作虚无……

    战场中,人们只看到那黑球一点点变大,然后轰然破碎,接着,笼罩在黑暗之下的世界顷刻间变成白昼。

    五彩神光冲破黑球,径直向着李源而去。

    李源甚至都没来得及躲闪,就被那硕大无比的五色光柱击中。

    神光去势不减,带着李源,抵在了厚厚的黑巢之上……

    接着,时间似乎是停下了一瞬,一眨眼的世界静止之后,黑巢破碎,五色之光带着李源直冲天际!

    所有人张大了嘴看着这宛如神迹的一幕。

    黑巢之上,那个巨大的窟窿中,阳光透了进来,压抑的黑暗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