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3.陪你变老

    变化莫测,谓之神,无拘无碍,谓之通。(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所谓神通,便是既能使人莫测他的所以,又能为所欲为而了无障碍。

    简单来说,神通便是比之术法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手段。

    造化之道与简单的元素之道,就如神通与术法的关系一般。

    所以才说这五彩的神光蕴含的道则对陈安是一座金山。

    只是气海破碎,筋脉尽毁,没有灵力,即便陈安将造化之道领悟到极致没用。

    等等……陈安突然想到,斡旋造化不就是一种无中生有的能力吗?

    这空间……不会是……

    想到这里,陈安再一次陷入了入定之中。

    现实中,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

    陈安依旧躺在床上,丝毫不见醒来的迹象。

    虽说他的呼吸已经趋于平稳,却犹如一个活死人一般,宁云用尽了手段也无法让陈安醒来,甚至无法通过神识沟通陈安的灵魂。

    最终,宁云得出结论,非是陈安不能醒来,是他不愿醒来。

    至于为何不愿醒来……恐怕是因为陈安还暂时无法接受自己变成普通的人的命运。

    这一个月的时间,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蜀州个大宗门以青莲宗、冰魄宗为首建立起了一个名为“蜀山”的联盟。

    宁云丁钰为正副盟主。

    有趣的是,陈安作为拯救了蜀州的英雄,被任命为联盟的荣誉长老。

    那一剑,不仅是蜀州,整个乾元皇朝都传遍了陈安的名字。

    【新星榜】上,陈安的名字高居榜首,是这样描述的:

    金丹之躯,比肩渡劫!

    短短八个字,令人动容。

    不过后面的细致介绍就不那么美好了,大抵就是说陈安用一身的修为为代价,斩杀了李源,此生很难再有重修的机会,不过,鉴于其作为,新星榜会将陈安的名字永远挂在榜首的位置……

    也是吉祥物的含义。

    所以,陈安目前的地位很高……

    也仅仅是地位很高。

    在五彩空间内的陈安虽没有与外界沟通的能力,但他却知道自己被任命为蜀山长老一事。

    因为在蜀山成立当天,陈安就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当他选择是的时候,系统又一次升级了。

    ‘叮,检测到宿主就职管理层,系统即将升级……升级已完成,【福报系统4.0】竭诚为您服务。’

    原来系统升级的新方法是升职。

    陈安还真没想到这一点。

    这意味着系统又有新的功能上线。

    第一次系统升级是因为自己同时有了多个职务,系统多了一个【绩效考核】,这东西是把双刃剑,算是在约束陈安,让他不要想着为了积分就肆意妄为。

    第二次升级则是因为自己能力的提升,有了金色品质的技能后系统开放了每月一次的抽奖机会,算是单纯对陈安能力提升的奖励。

    至于这一次……

    【年终分红】:恭喜宿主经过努力走上了高级打工人的道路,成功跻身高层,特开放年终分红功能,任命宿主为管理层的势力每年净利润的百分之一将作为年终分红以积分的形式发放给宿主。

    注:一切解释权归系统所有。

    百分之一……

    陈安不知道其他宗门的利润是多少,但归元剑宗曾经作为青风县境内唯一的正牌宗门,每年从朝廷和青风县赚取的灵石大约是百万左右,这是抛去各种成本和税收之后的净利润……

    乙等宗门的话,怎么也得翻十倍吧?

    那整个蜀州联盟,不得百倍?

    想想看,现代一个省的龙头企业,一年的净利润怎么也得上亿了吧?

    “蜀山”联盟不就与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一亿灵石的百分之一也有一百万,换成积分就是十万。

    也就是说,未来陈安什么也不用做,只要蜀山这个联盟还在,每年就会有至少十万积分进账。

    这……活着真好!

    外界一个月的时间,陈安已经在此处空间里呆了三十年了。

    陈安很确信是整整三十年。

    之前那斑斓的五彩霞光如今已经被陈安吸收殆尽,他对“造化”二字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别问具体是什么。

    懂的都懂!

    “该出去了!”

    如今,陈安颇有一种孤寂、沧桑之感,这是一个人独自生活久了才会有的感觉。

    外界。

    陈峰的两鬓突然多了些斑白。

    他推门而入,看向正守着陈安的白瑾。

    “我来守着吧,你去吃口饭,凝丫头今天的手艺倒是有些进步。”

    “我哪还吃得下哟!”白瑾满脸的愁容,她看了看因为躺了一个月脸色愈发病白的陈安。

    “去吧!”陈峰将白瑾拉起,自己坐了下去:“凝丫头为了你可是苦学了一月的厨艺,多少还是吃点,不然儿子若是醒了,看到你这个样子也会心疼的。”

    “唉,”白瑾叹了口气,“真是个好姑娘……咱们儿子若是一直不醒,还是别祸害人家了吧……”

    “别……”

    白瑾、陈峰俱是一愣。

    这话不是出自他们之口,而是床上的陈安。

    两人震惊的转头,便看到脸色苍白的陈安正微笑地看着他们。

    “娘,这么好的儿媳妇,您怎么想着往外面推呢。”

    陈安的话将呆滞的两人惊醒,旋即,白瑾的脸上又流出两行清泪,而陈峰则是忍不住的颤抖着。

    ……

    ……

    “小心些!”

    白瑾和陈峰一人扶着陈安的一条胳膊,走向饭堂。

    陈安苦笑道:“爹、娘,你们不用这么扶着我,我真没事,再怎么样,普通人我还是比得上的!”

    说实话,虽然修为全无,但陈安的身体被宁凝蕴养得很好,他脸色苍白,不过是因为一个月没怎么活动的原因。

    “好了,”陈峰笑道:“你娘为你提心吊胆了这么久,让她扶着你又怎么了,你少说两句。”

    说话的时候,陈峰捏了捏陈安那还算结实肱二头肌,放下了搀扶陈安的手。

    陈安笑了笑,有家人相伴的感觉,真挺好的。

    或许趁着还没修复气海和筋脉这段时间,可以好好陪陪他们。

    饭堂内,一边用灵气维持火候,一边搅动着锅里稀粥的宁凝似有所感,小脸刹时露出喜色。

    她立刻放下锅铲,小跑出去。

    “你醒了!”

    陈安看着眼前脸上还有一点霉黑的宁凝,笑着点点头。

    “嗯,辛苦你了。”

    虽说没能亲眼所见,但听父母的口气,即便自己一直昏迷不醒,宁凝也将她自己放在了陈家妇的位置上,尽心尽力的照顾着二老。

    “不辛苦!”宁凝扬起小脸,笑意嫣然,“我为你熬了稀粥。”

    说到这,她又立刻跑了回去。

    好的是饭堂内的稀粥并未因为她的离开就出现焦糊。

    白瑾笑道:“从你昏迷的第三天开始,凝丫头每天都会熬一锅粥等着你……”

    陈安闻言颇为感动。

    他想了想,问道:“一锅粥熬了一个月,还能吃吗?”

    白瑾一巴掌扇在了陈安头上,轻飘飘地响起“啪”的一声。

    “多大的人了还皮,我告诉你,你若是负了她,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知道知道,”陈安已经挣脱了白瑾的搀扶,当先走进了饭堂。

    白瑾与陈峰面面相觑,陈峰感叹道:“看吧,有了媳妇就忘了娘,也只有我一直陪着你!”

    “能陪老娘我,美的你!”

    白瑾赏了陈峰一个白眼,陈安苏醒后,他们的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宁凝盛了一碗稀粥,“你刚醒,只能喝点稀粥暖暖胃。”

    “嗯,”陈安点头,接过稀粥,小啜了一口。

    “好喝!”

    听到陈安夸奖,宁凝罕见的红了红脸。

    要知道,刚开始熬粥的那会儿,她可是熬坏了好几锅粥的。

    从另一角度来看。

    陈安这么晚才醒,倒是给足了她练手艺的时间。

    陈安又喝了几口,疑惑地向门外望去,哪里还有父母的身影。

    “咦?”陈安看向宁凝,“他们人呢?”

    宁凝努了努嘴,“他们往老祖那里去了。”

    陈安:“……”

    这做父母的,考虑得还真周到,知道给自己留点空间。

    “陈安,”宁凝低声叫道。

    听到陈安答应,她才接着说到:“我会陪着你一起变老的!”

    陈安一怔,随后便明白过来,她这是认为自己没了修为,顶多只能再活几十年了。

    修到金丹之后,修士就能让样貌维持很多年,甚至还能让身体逆生长,当初雷鸣踏入金丹至少就年轻了二十岁。

    宁凝作为一个女人,能对陈安说出陪他变老的话来,就足以证明她对陈安是动了真情的。

    陈安笑了笑:“你听过这样一句话吗?男人至死是少年!”

    宁凝狐疑地摇了摇头,问道:“是因为少年之志永远不会变吗?”

    “不,”陈安摇头道:“是因为无论多大年纪的男人,都喜欢年轻貌美的姑娘。”

    宁凝一滞,随后小声道:“我明白了……”

    陈安不知道她明白了个啥,不过看样子是打消了的想法。

    之后,宁凝也没在提过陈安不能再修行的事。

    那句陪你变老的话。

    足以比肩任何情话和承诺。

    ……

    ……

    陈安喝完一碗稀粥就不再进食了,如今他灵力全无,又三个月未能进食,即便有宁凝的灵力蕴养,但他的肠胃也会受不了一下子吃太多的东西。

    随后,陈安和宁凝二人就被叫到了宁云身边。

    那里,陈安和宁凝的父母都提前等候着。

    “身体感觉如何?”宁云先是打量了一番陈安,说不清为什么,灵力全失的陈安却更有仙气了一些。

    “托您的福,”陈安笑道:“正常的生活应该没问题。”

    白瑾和韩娟对视了一眼,均是松了口气。

    在她们心里,两家的香火传承应该是稳了!

    宁云并未从陈安口中听出责怪和不忿的意思,这让对陈安更是满意了些。

    “虽然不敢保证,但老朽会尽力为你寻找能修复气海的方法的!”

    陈安轻轻点头,他知道,这只不过是老叟给他的一个安慰罢了。

    就连系统也只有一种办法能让陈安彻底康复。

    而这种办法这个世界肯定是没有的,也就是说,除了系统,谁也没能力让陈安重踏仙道。

    要知道,即便是普通人,不能修行也只是因为没有灵根和资质,但气海和筋脉确是存在的,只不过是闭塞了而已。

    但陈安的经脉和气海,却是完全毁了,这意味着他的身体永远也无法留住天地灵气。

    老叟亦是不再多言。

    他也没做出过河拆桥的事。

    “你应该猜到了,我们将你们叫来,是准备让你们完婚。”

    他开口后,陈安和宁凝二人都很平静,陈安是猜到了他们的目的,而宁凝则是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对于陈安来说,宁凝这个媳妇说是白给的都不为过。

    单论男女之情,宁凝是个极为简单的姑娘,她的心里没有其他姑娘那种患得患失、欲拒还迎……

    在她心里,喜欢就在一起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哪怕最初只是因为陈安长得好看。

    不过后来,陈安的所作所为,以及那一席立身立命的话,让宁凝逐渐在心里也接受了这个男人。

    她虽然也会害羞,也会吃醋。

    但说到成婚,在她看来也不过是一件像饿了吃饭、渴了喝水这样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

    扭捏作态?

    在她身上是不可能出现的。

    陈安最喜欢的就是她这点。

    和宁凝在一起的时候,才是陈安最轻松舒心的时候。

    况且,她并不知道自己有办法能重新修炼。

    也就是说,她是做好了未来几千年都孤寂一人的准备。

    这对她来说很不公平。

    这个世界无论是凡俗的夫妻,还是修仙的道侣,可不兴什么再嫁的思想……

    而且以陈安对宁凝的了解。

    她也不是个会再嫁的人。

    可她却依旧能义无反顾的选择嫁给自己,所以与宁凝成婚,陈安没有丝毫迟疑地点了点头。

    想到这里,他又想到了苏柔。

    并不是因为陈安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

    人这一生中会喜欢很多人,这只是人类作为动物最原始的yu望。

    并不能说明什么。

    文明之所以称为文明,是因为人类能克制住那些最原始的yu望和贪念。

    而陈安之所以这个时候想起苏柔,是因为她去冰魄宗的原因逐其根本还是提高寿元。

    那个没什么野心和理想的温柔师妹,做出这些决定完全是为了未来能与陈安并肩。

    即便有无数能提高寿元的方法,筑基和金丹的寿元都有很大的差距,更何况是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