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09.贾万贯

    面对陈安的循循善诱,陈峰沉默下来。(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随后,在陈安期待的目光中,他微微点头。

    “回去再说吧。”

    陈峰站起身,酒楼也没心思再看了,与陈安径直往家里走去。

    陈家。

    一家五口人围坐在一起。

    宁凝看着陈安拿出的六颗浑圆的丹药,眼里闪过一丝惊疑之色。

    陈安会炼制补天丹让她惊讶。

    这就罢了,但陈安要将补天丹给父母服用就让她很是疑惑。

    补天丹普通人吃了没用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儿子,吃了这个我和你爹真能修炼?”

    白瑾下意识吞咽了一口唾沫。

    面对长生的诱惑,他还做不到像陈峰那样淡然。

    陈安见她这般反应,亦是松了口气。

    这才对嘛,刚才父亲的反应差点给陈安整懵了,正常人谁会嫌命长?

    “对,吃下它,虽然你们的修炼速度会比起年轻人会缓慢很多,但只要勤勉,一样能长生。”陈安道。

    白瑾与陈峰面面相觑。

    陈峰道:“你决定吧,生我与你同行,死我与你同往!”

    猝不及防的一口狗粮塞得陈安饱饱的。

    白瑾脸色红了一下,随后用行动做出了选择。

    她拿起面前的第一颗丹药,含在嘴里吞咽了下去。

    陈安笑了起来,为他们都兑换了杂灵根。

    杂灵根两千积分一个,也正好适合他们刚刚开始修炼用。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陈安现在拢共才两万四的积分。

    明日还得为宁凝的父母兑换灵根,所以暂时只能先为他们兑换杂灵根了。

    随后,陈峰也服了丹药。

    帮助父母踏入锻体期之后,陈安被宁凝拉倒了自己的房间。

    这时,宁凝才开口问道:“他们的灵根从何处来的?”

    “我有赋予别人灵根的办法,剑冢内得来的。”

    系统的事情不能暴露,但却可以编造一个似是而非的谎言。

    果然,宁凝相信了陈安的话,她脸色凝重道:“这个方法不能随意使用,若是有心之人发现,你会有危险。”

    陈安轻笑道:“这是自然,我还没蠢到四处宣扬这么重要的秘密。”

    “嗯,”宁凝点点头,道:“明天随我回娘家。”

    陈安坏笑了起来:“我知道,东西都给他们备好了。”

    翌日,陈安为宁凝的父母兑换了杂灵根,陈安和宁凝又帮他们完成了锻体入门。

    了却了这桩事之后,陈安、宁凝又与陈怡一道回了青风县。

    昨夜陈安找白瑾谈过陈怡的事情。

    随后白瑾找她聊了一整夜。

    其中细节陈安并不知道,总之就是第二天白瑾答应了陈怡留在归元剑宗的想法。

    对此,陈安也不好再说什么。

    其实想想她也不亏。

    青风县城。

    青风楼。

    这是县城里最大的一座酒楼,酒楼二楼的一座包厢中,黄彬穿着一身锦服,恭敬的站在一个满是肥膘的男人身前。

    这男人穿得更是华丽,他搓着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对黄彬说道:“整座县城,共三家酒楼五家客栈,竟然都在那陈安的名下?”

    说话的时候,男人的嘴里还隐隐露出金牙了。

    他整个人无时无刻都显露出四个字:财大气粗。

    黄彬点头道:“贾大人,的确都在陈安手里,不过贾大人您既然与周县令有关系,自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将它们转到您的名下。”

    此人名叫贾万贯,前不久才从锦城搬来青风县。

    原因自然是青风县令换成了黄彬嘴里的的周县令,背靠大树好乘凉。

    自从李源龟缩南荒之后,蜀州的指挥使也换了人,连带的,蜀州很多地方也跟着换了血……

    而这一切陈安并不知情。

    贾万贯“给给给”的笑了起来。

    “你小子不错,”他指着黄彬夸赞道:“可你为那陈安办事,现在却投靠了我,他要是回来,你该怎么跟他交代?”

    黄彬笑道:“大人传我炼气之法,小人自然是站在大人这边的。”

    “哈哈哈,”贾万贯大笑道:“好,识时务者为俊杰!”

    不过,黄彬不知道的是,贾万贯完全是做做样子而已。

    从未接触过修炼体系的黄彬并不知道,以他杂灵根的天赋,修炼到锻体九层就到顶了,贾万贯也并无逆天改命的东西帮他,只是用了一卷普通的炼气之法就将他哄骗住了。

    届时,酒楼转到贾万贯的名下,即便陈安回来,他也能将这件事推到黄彬身上。

    甚至是……让这件事死无对证。

    陈安和宁凝将陈怡送回归元剑宗之后,就下山进了青风县。

    走在青风县的街道上,陈安又遇上了一个熟人。

    永阳县捕头,李智。

    他带着两个捕快亦是走在青风县街头。

    “李大人,”陈安见他盯着自己看,先打起了招呼,“许久不见,你们这是?”

    “陈安?”李智想了想,才记起陈安,“你怎么在这?”

    不等陈安回答,他一拍脑门,“对了,差点忘了你是归元剑宗的弟子了。”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也听说了你的事,还有些不信,今日一见,没想到你的修为真没了,唉……可惜。”

    陈安笑了笑,道:“没什么可惜的,能救下整个蜀州,损失我个人的修为又何妨。”

    李智和身后的两个捕快肃然起敬。

    “你们?”他又看了看宁凝,眼里不再带有上次那种异样的眼光,“这是回来省亲的?”

    陈安:“……”

    这特么怎么都把自己当成入赘的了。

    陈安笑着点了点头:“你们呢?别告诉我又是在抓逃犯?”

    李智讪笑道:“这次倒不是,只是青风县新上任了一位姓周的县令,我们大人让我们带些无妄之森的东西来祝贺。”

    “周县令?”陈安低声问道:“他人怎么样?”

    “说实话,”面对现在的陈安,李智也没什么保密的想法:“这周县令似乎跟新上任的指挥使有些关系,甚至在朝廷里还没有官籍。”

    陈安一愣,乾元皇朝如今已经*败成这个样了吗?

    “那青风县岂不是……”

    陈安话没说完,就被李智打断了,“陈兄,你与夫人是修道之士,就别瞎掺和官府的事了,如今连我们永阳县都只顾得了自己……”

    陈安点点头,暂且收起了好奇心。

    “李兄,你这个方向,是还没到县衙吧?正好我去县衙也有事要办,不如咱们一道走。”

    若是以前那位县令,陈安还打过几次交道,要将酒楼转到陈峰名下自然不会费什么力,可现在知道了县令换人之后,陈安心里就没底了,别又出现那种瞎眼的官吏,狗仗人势还浑然不怕。

    李智听后,欣然同意了陈安的想法。

    路上,他还一个劲的夸赞陈安舍生取义的壮举。

    那热切模样,弄得陈安也不好意思了。

    “李兄真的谬赞了,”陈安摇头道:“在下也不过是恰好符合前辈的要求而已,出力平息这场事端的还是两位前辈的功劳,我不过算是药引罢了。”

    “哎,”李智摆手道:“没有药引药效也发挥不出来不是么。”

    说到这里,李智诧异的看了眼宁凝。

    “夫人为何一直都不说话?”

    宁凝看了她一眼,清冽的声音从她口中响起。

    “你是夫君的朋友,我不便穴嘴。”

    李智对陈安又高看了几分,他悄悄竖起大拇指,赞道:“蜀州像陈兄这样的男人可不多了,说来惭愧,我家那位若是有贵夫人一半懂事,我睡觉都能笑醒。”

    “哪里哪里,”陈安是有苦说不出,这成亲之前还好,宁凝对自己百依百顺的,成亲之后呢,她觉得好就百依百顺,她若是觉得不好,那就会想方设法让陈安百依百顺,尤其是一手撒娇的功夫。

    怎一个强字了得!

    “陈兄,你去县衙所为何事?”

    陈安想了想,道:“说来惭愧,这些年有了些积蓄,就在青风县盘了几家酒楼和客栈,这不……我们打算在青莲宗常住了,所以这边的酒楼我就打算过户到我爹的名下。”

    “原来如此,”李智佩服道:“陈兄果真是人中龙凤。”

    一路上几人说说笑笑到了衙门口。

    青风县衙门此时亦是张灯结彩的样子。

    本应该庄严肃穆的县衙此时却是像极了风月场所。

    “胡闹!”李智忍不住暗暗啐了一口。

    “确实是有点胡闹了。”陈安附和道。

    几人随即步入县衙,两个衙役装扮的人走上前来,“几位是来送贺礼的吧?不知是哪位大人?”

    李智皮笑肉不笑道:“永阳县罗大人。”

    两个衙役一惊,随后堆笑着恭敬道:“原来是罗大人麾下,几位请后院暂作歇息,宴席正在准备。”

    陈安两人显然也被当做李智一伙了。

    李智看了看陈安,对两位衙役道:“你们这大摆宴席的,衙门的事还处理吗?”

    衙役摇头道:“周大人吩咐了,今日休沐一天,无论什么事都得等到明天,你们是有事情要办吗?”

    李智刚要说话,陈安挡住了他,笑道:“小事,今日是周大人上任的日子,我们那点小事就等着明天吧。”

    衙役笑了起来,道:“不错,免得惹周大人不悦。”

    陈安等人在衙役的指引下来到了后院,县衙后院确实是给县令准备的休息场所,但有些地方依旧是给其他公家办公用的,此时却被周大人完全清理了出来。

    李智强忍着怒气坐了下来。

    “这与土匪何异?”

    骂了一句后,他对陈安道:“陈兄刚才为何要拦下我,直接户房的人给你将事办了就行。”

    “不急,”陈安双眼微眯的盯着某处,“有些事情得先处理掉才行。”

    后院的另一处角落,黄彬亦是看到了陈安。

    他顿时低下了头,拉了拉旁边贾万贯的衣袖。

    贾万贯正欢天喜地的数着白得的八张酒楼和客栈的房契,并没注意到黄彬的拉扯。

    黄彬见状,用力了几分,险些把贾万贯手中的房契给弄掉。

    “干什么!”贾万贯怒道。

    “大人,”黄彬怒了努嘴,“那就是陈安。”

    “哦?”贾万贯狐疑地向陈安这边看了过来,当他看到宁凝的时候,眼睛亮了起来,“好俏的小娘子。”

    宁凝循着陈安的目光看向贾万贯这边,恰好与他的目光接触到一起,还听到了他的感叹,眼神顿时变得锐利起来。

    贾万贯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吓得立马收回了目光。

    “那个女人是谁?”贾万贯冒出冷汗来。

    “啊?”黄彬正在思考怎么应付陈安,咋一听贾万贯的问话还没反应过来。

    “陈安旁边那个?”黄彬想了想道:“听说陈安修为尽失之后当了别人的小白脸,兴许就是那个女人吧。”

    宁凝的脸色更冷了几分。

    “怎么了?他们说什么不好听的了?”

    陈安见宁凝脸色变了又变,随即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他们说我们郎才女貌!”

    陈安:“……”

    这话就是一旁毫不知情的李智也不信。

    “算了,”陈安笑了笑,“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说完,陈安当先走了过去。

    “小黄,”远远的,陈安就喊道:“几个月没见,你倒是壮了不少。”

    黄彬听到陈安叫这个久违的称呼,一时间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从他开始修炼后,这几个月的时间变化日新月异,谁见了他不得叫一声黄掌柜、黄老板的?而贾万贯的到来,更是让他看到了变得更强的曙光。

    见小黄不说话,陈安双眼眯了起来。

    黄彬:忠诚度32.

    现在他的忠诚度比路人也强不了多少。

    “这位是你的新老板?”

    陈安走近两人后,索性开门见山地说道。

    此时的黄彬明显要陈安还强,但在毫无修为的陈安面前还是抬不起头来。

    他低估了陈安,亦是高估了自己。

    “你就是陈安?”贾万贯这才从宁凝一个眼神的阴影中回过神来。

    他想起这是县衙,有周县令在,谁能把他怎么样?

    想到这里,贾万贯腰杆也挺直了不少。

    “对,”陈安坦然道。

    贾万贯看起来虽说有修为在身,但修为顶多也就筑基中期左右,陈安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哪来的自信。

    “我听过你的事,”贾万贯笑道:“朝廷也将对你舍命保住蜀州的嘉奖给了你们蜀山联盟了,只是可惜你应该是用不上了。”

    陈安眼色一凝,难怪他有恃无恐,看起来他知道不少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