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0.叫我叔

    陈安没理会贾万贯的聒噪,而是盯着小黄,缓缓开口道:

    “决定了?”

    小黄一怔,想了想点头道:“贾老板能给我想要的。(看啦又看小说网)”

    “他能给你什么?”

    “哼,”贾万贯见陈安不理睬他,冷哼道:“自然是实力、钱财和地位。”

    “这些,我一样能给你!”

    陈安摇了摇头。

    小黄一滞,也微微摇头道:“你修为尽失,现在恐怕连我都不如,哪里还会想到我这个下人。”

    “你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下人?”

    陈安笑了起来,“我和曲如意可从未将你当作下人看待。”

    “没将我看作下人?”小黄讥笑道:“我跟了你们整整四年时间,酒楼客栈无一不是我在打理,赚的钱财我分文不取,这也就罢了,我知道你们仙家得忙着修炼,四年时间毫无怨言。

    可你们呢?曲老板在的时候你还经常来,可她离开了,几个月的时间你从未来过一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酒楼的老板。

    有你们在酒楼自然是不会有麻烦,可你们走后,那些麻烦接踵而来,我连解决的办法都没有,只能低声下气的去求官府的人。”

    陈安想了想,纳闷道:“你为何不去归元剑宗寻求帮助?”

    小黄一愣,还真特么没想到这一茬……

    “去了又如何,如今周县令赴任,贾老板身为周县令的女婿,青风县就不会再有他人眼馋酒楼的生意!”小黄嘴硬道。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为你们做了好几年的事,可你们呢?曲老板将这些年赚的所有钱财都给了你一走了之,你却只是给了我一粒一品的补天丹,打发我一本随处可见的炼体功法,这不是将我当下人看待是什么?”

    陈安沉默了下来。

    他明白了。

    是因为在小黄眼里,自己给的没有一旁这位……嗯,周县令的女婿给得多。

    话说那周县令的女儿究竟是什么样才会选这么个女婿。

    不过话说回来,陈安确实给得不多,至少目前来说没给太多。

    而是,最重要的一种东西,保证了小黄修炼能顺利的杂灵根他并不知道,陈安也不会明说。

    不过,即便如此,也不是他能背叛自己的理由。

    陈安突然有些庆幸起来没为小黄兑换更好的灵根。

    陈安道:“补天丹的事,是这位贾老板告诉你的?”

    贾万贯昂首道:“没错,我还给了他二品补天丹,连同炼气法门。”

    陈安摇了摇头,笑道:

    “你可知道他只是杂灵根,根本无法成功炼化灵气进入炼气期。”

    小黄和贾万贯同时一愣。

    小黄是完全没接触过正统的修道之法,而贾万贯却是看小黄有锻体的修为,认为他肯定生有八种基础灵根的。

    这就是信息不通的弊端。

    当然,贾老板哪里会真正在意小黄的事……

    能给他二品的补天丹,都是看在那八座酒楼客栈的面子上。

    “你是杂灵根?”

    贾老板不可思议的问道。

    随后,他懊悔地嘀咕道:“那我补天丹不就浪费了么……妈的那可是一万灵石!”

    ……

    小黄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又看了看陈安。

    “杂灵根又当如何?”

    陈安道:“杂灵根就是终其一生,也只能在锻体期徘徊。”

    “不可能!”小黄难以置信道:“你那是明明说等我锻体九层之后传我炼气之法的,难道你骗我?”

    陈安点点头:“没错,我骗了你,气不气?”

    “嗤,”宁凝看着陈安又变得不正经起来,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过笑了笑之后,她立刻又恢复了冷面仙子的模样。

    即便如此,贾万贯也被她的笑容给惊到了。

    甚至忘了心疼补天丹的事。

    不过,一想到起初宁凝那令人胆颤的眼神,他又迅速收敛目光。

    小黄目光呆滞。

    当一个人一直处于平凡之中时,那他就会轻易接受命运的不公。

    但当他有了希望,并且尝到甜头,再打破他的这个希望,那他的反应往往就会比正常人更激烈几分。

    正如现在的小黄。

    最初陈安说他能修炼,并且给他丹药,让他真的感应到了空气中那股不同寻常的气。

    那一刻他是兴奋的,兴奋得根本来不及考虑自己能修炼的根本原因不是丹药,而是陈安。

    随后,当他听说那是补天丹,而一品补天丹不过是忽悠普通人的时候,他又信了,是呀,自己或许本来就能修炼。

    当他服下贾万贯送的二品补天丹之后,他切实感知到了修炼速度的提升。

    因此,他更笃定了心里的想法。

    也因此,他对陈安的忠诚也逐渐消失。

    现在,当他听到自己不能再进步,此生最多锻体九层之后,他感到绝望。

    甚至,比他当初一直认为自己只能做一个普通人还要绝望。

    “你骗我!”小黄眼睛充血,看向微笑的陈安。

    他甚至都忘了在场的人比他强的数不胜数。

    “你骗我!”他重复了一句,随后,竟是握拳向陈安冲了过来。

    “不用帮忙,”见他同手,陈安脸色也沉了下来。

    宁凝迟疑了片刻,收回了手中的灵力。

    陈安冷笑的看着冲上来的小黄,即便他此时没多少灵力可以动用,但区区锻体期的小黄还没那个能力能伤到他。

    在宁凝疑惑陈安会用什么手段接招时。

    陈安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把爆裂符。

    “老子这些东西本来是用来对付异兽妖物的,对付你这小畜生也不算用错了地方。”

    旋即,在其他人讶异的目光中,陈安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张符箓,嘴里念叨了两句敕令,爆裂符便自己燃烧起来。

    燃烧后的爆裂符本身化作飞灰消散,但仍有一道火红色的符箓状灵光被陈安夹着。

    符箓由符纸与符文组成,爆裂符的力量实则是由符文的力量,符纸不过是保存符文的承载物罢了。

    随后,红色灵力组成的符箓被陈安朝小黄扔了过去。

    而小黄那里猜得到陈安会使用氪金的手段,躲都来不及躲就被爆裂符集中。

    他的胸膛顿时冒出一团火光。

    轰!

    巨响在后院传出,吸引了不少之前没注意这边的人的注意。

    只见爆炸的地方出现一团灰黑的烟雾。

    根据烟雾不死人定律。

    小黄咳嗽着从烟雾中钻出,仅仅一个汇合,他就没了再战之力。

    当然,这其中也有陈安作弊的成分在。

    也是一张爆裂符威力并不大,若是陈安手中所有的爆裂符都用上的话,把衙门夷为平地绰绰有余。

    不过,都处于对立了还讲究这些的话,无一不是蠢货。

    小黄胸前精美的布料被炸了一个大窟窿,好的锻体之后的他身体要比普通人强上不少,还能初步使用灵力护住胸口,否者这一张符就足以要他的命。

    站起来后的小黄只得捂住胸口站在了罗万贯身后。。

    罗万贯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从储物袋里随意拿出一件衣物扔了过去。

    “穿上,丢人的家伙。”

    然后,他重新转头看向陈安。

    尤其是他手中那叠符箓。

    一张符箓就有炼气期一击的威力,这一叠少说也有百张,即便是身为筑基期的他也在心里惦念着要不要对陈安出手。

    还有陈安一旁的宁凝,也让罗万贯颇为忌惮。

    “小子!”

    罗万贯说道:“你要炸了县衙不成?别忘了你们依旧是受朝廷管辖!”

    见他搬出朝廷,陈安笑了起来。

    这是知道自己没了优势,搬出后台的典型做法。

    “你也看到了,是他先对我这个凡人动手的,朝廷可没规定修道者对凡人出手,凡人还不能反抗的吧?”

    罗万贯一滞,脸色黑了一点。

    朝廷当然没这个规定,又有哪个修道者教训一个凡人还被凡人伤的。

    罗万贯试图讲道理。

    “你们的事我知道,你们虽救了黄彬一命,但黄彬也任劳任怨为你们白白做了四年的事情,依我看这份恩情也差不多还了。”

    陈安点点头,认同道:“没错,今天起,我们两清了。”

    罗万贯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几位请回吧。”

    “我跟他之间的情分是两清了,但有些东西可还没完。”

    陈安伸出手,对小黄说道:“拿出来吧,一共八家酒楼和客栈,房契应该都被你保管者,这是曲如意攒钱买下的,房契上写的应该不是你黄彬的名字吧?”

    小黄一怔,随后将目光投向贾万贯。

    没了希望,又被陈安教训了一顿,他此时只有巴结贾万贯一条路可走。

    贾万贯看小黄求救似的看着自己,眼珠子转了转,道:“房契,什么房契,你说的那八家酒楼可是我贾万贯花了上千灵晶买来的!”

    上千灵晶……

    陈安嗤之以鼻。

    这县城里除非是像曲如意那样利用修为赚些外快,不然没人能拿出上千灵晶的的现钱出来。

    “买?”陈安问道:“主人都不在,你从哪里买?”

    “什么主人不在,”贾万贯笑着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沓房契,“自己看看,官印盖着的,黑字写着的不就是我罗万贯的名字,我罗万贯就是被朝廷承认的主人!”

    陈安给宁凝使了个眼色,宁凝心领神会,五行灵力化作火焰。

    腾的一下,房契燃了起来。

    触不及防之下,罗万贯想要动手熄灭火焰,但他的灵力哪够,房契顷刻间就燃烧殆尽了。

    “什么房契?”陈安以眼还眼道。

    “你,”罗王眯着眼,“好得很!”

    房契被烧,大不了再做一份,但这梁子却算是结下了,即便宁凝是金丹期,他也丝毫不悚。

    陈安等人身后,穿着官服的周县令正徐徐向着这边走来。

    “发生了何事?怎么这后院又灵力波动啊。”

    一股威严的声音响彻众耳。

    陈安回头一看,这位周县令年级看起来比贾万贯大不了多少,一样肥头大耳的样子,不过他却长了一双鹰视狼顾的眼睛。

    同时,即便修为尽失,陈安也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波动。

    这是金丹才有的波动。

    青风县这样安全的小县城,什么时候会有金丹期的县令愿意来了。

    陈安只疑惑了一瞬,就想起来这位县令的位置似乎不是正经得来的。

    “岳父啊,”贾万贯换上了一副奉承的嘴脸,踱步走到周县令身边,将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上了一遍,最后指着陈安:“这就是陈安,仗着自己有功于蜀州,就厚颜说我买下的那些酒楼是他的,还烧了我的房契。”

    周县令倾听完贾万贯的话,想了想对陈安道:“陈小兄弟,既然你说那些酒楼是你的,可有证据?”

    这摆明了就准备帮亲不帮理了。

    “没有。”

    证据全在小黄那里。

    说实话,陈安挺后悔给小黄修炼的机会的。

    人心不足蛇吞象,小黄若永远做个普通人,可能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

    不过,若小黄真是普通人,恐怕贾万贯会直接将酒楼强占了,他甚至还会性命不保。

    世事难料,就如这般。

    “既然没有,那我这衙门中户房的卷宗里那几家酒楼前几个月就转到了我女婿名下,你空口无凭,我身为县令也只能依律办事了。”

    周县令手放在自己的大肚子之上,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目光却不停的在陈安与宁凝身上流转。

    “小子,听到了吧,今日是我岳父正式接任县令的大喜之日,你们若是再胡搅蛮缠,这青风县可就成下一个永阳县了。”

    他这话说得很露骨。

    永阳县因为毗邻无妄之森的缘故,是没有宗门在境内的,所以其县令才由金丹期的强者担任。

    他的意思,就是陈安再胡搅蛮缠,归元剑宗就别想在青风县立足了。

    陈安盯着他满脸的肥肉,突然笑了起来,“小子也是你叫的?叫我叔!”

    众人闻言一愣。

    就听陈安接着说到:“你岳父叫我小兄弟,你不叫我叔叫什么?”

    贾万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陈安耍了。

    就连周县令亦是收敛了笑容,看向陈安的目光闪了闪。

    “小兄弟,你这辈子既然已经无望修道了,就得学会夹着点尾巴,不然宗门可不一定能保住你。”

    陈安亦是严肃起来:“不是我的我不会要,但是我的,即便你背后站着皇族,也夺不走!”

    掷地有声的话令现场的气氛降至冰点……

    还有一句话陈安没说:既然做了敌人,那不是我的也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