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2.皇都,罗玄

    陈安认真道:“没开玩笑,我和娘子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再加上黄彬的事,所以我才打算变卖这些酒楼。(wap.k6uk.com手机阅读)”

    贾万贯见陈安不像做样子,就小心问道:“陈公子打算卖多少。”

    陈安笑眯眯地说道:“就按你之前说的价格,一千灵晶如何?”

    贾万贯手一抖,苦笑了起来。

    “陈公子,之前咱们的确是有些误会,但您也不用这么埋汰我吧?您应该明白这些客栈酒楼值不了一千灵晶,况且……我真拿不出一千灵晶出来!”

    “八百?”

    陈安接着试探道。

    “两……两百。”

    贾万贯伸出两根手指。

    “七百!”

    “……”

    最终,以五百灵晶的价格,青风县的所有酒楼被贾万贯买了去。

    至于陈安,则是收获五万积分。

    之前为双方父母兑换了杂灵根还剩下16334积分。

    积分:66334.

    距离百万积分又前进了一步。

    并且,这也就意味着不再只是打工赚的钱才能兑换积分了。

    陈安的积分就将会有更多的来源。

    “这些酒楼可就交给你了……”

    临走时,陈安佯装不舍地与贾万贯告别。

    贾万贯挥泪送走陈安与宁凝。

    等李智回去复命之后,宁凝才疑惑地问陈安:“为何你要将酒楼卖给他们?”

    五百灵晶,这些酒楼和客栈不到十年就能赚到。

    陈安抬头看了看天,“因为这天下真的快乱了。”

    宁凝一愣,就听到陈安继续说道:“如今皇朝官员都能这般随意的任免,可见朝廷已经腐朽不堪了,当今太子监国,有志却无才,更会加剧皇朝的衰落。

    届时,只要有地方民不聊生,各大宗门总会有人跳出来。

    以前乾元皇朝威震各宗,一是因为实力,二是因为独立的各大宗门并不能对其产生威胁,但只要找到朝廷失德的理由,各宗就会不约而同的共同反抗朝廷的控制。

    当第一个宗门站出来之后,其他宗门肯定不会错失这个好机会。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知微见著,青风县换成了这样一个县令。

    那整个神州其他地方恐怕也不比蜀州好多少。

    如果神州大乱,那这些酒楼留着也没用。

    “还有一点,”陈安补充道:“我本意是想让咱们父母来管理青风县的酒楼,可见了周县令翁婿俩之后,这个想法是断然不能再实施了,他们虽然不敢对我们如何,难保不会对咱们父母不利。”

    宁凝点了点头,说道:“既然神州将乱,那咱们是不是不应该去北方?”

    “去,”陈安道:“而且是必须去,北方反倒是咱们的机会,别看乾元军队在南荒损失惨众,但却并未伤及乾元皇朝的筋骨,北方依旧留有大量乾元士兵,我们反倒要抓紧时间拉拢这些人,尤其是武季!只要动乱爆发,那他们就能为我们所用。”

    宁凝想了想,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陈安道:“你也想推翻乾元皇朝?”

    陈安看着她,微微点头。

    “即便我们不去做,也会有人去做。

    但若是被别人成功了,这个世界也只会多一个乾元皇朝罢了,我们一样会被新的皇朝管辖、约束,甚至是消灭……”

    “可是,”宁凝道:“咱们怎么才能做到不成为下一个乾元皇朝?”

    顿了顿,宁凝接着说道:“即便你能摒弃掉对权利的yu望,但咱们的子孙后代呢?如今的乾元皇朝不就是这样?当初乾元暻建立皇朝的时候,未尝不是你这样的想法。”

    陈安沉默了片刻,道:“你可曾听过三皇?”

    宁凝摇摇头。

    陈安道:“远古时代,人族逐渐发展壮大为各大部落,从而出现了第一位皇,他创造八卦、文字、渔猎之法、婚嫁制度,被人族尊为天皇……

    而第二位皇却并不是他的子嗣,他与天皇同样贤德,他亲尝百草,用草药治病;他发明刀耕火种,创造了农具,教民垦荒种植粮食作物;他还领导人族制造出了饮食用的陶器和炊具。他被人族尊为地皇……

    第三位皇同样与前二位没有血缘,他播百谷草木,大力发展生产,始制衣冠、建舟车……而整个人族在这位人皇手中才得以统一,尊号人皇。

    三皇均是以贤德尊皇,其后还有五帝,便不与你多说了。

    总之,皇朝的继承者不一定非得是咱们的子孙。”

    宁凝沉默了下来,良久,她才道:“若是我有孩儿,若是他要做皇帝,若是他没你要求的那般贤明,可我依旧想让他成帝。”

    陈安一怔,宁凝的话让陈安亦是沉默了良久。

    确实,这是个实力至上的世界。

    怎么可能完全摒弃私心。

    善良如宁凝也不能。

    见陈安沉默,宁凝却笑了起来。

    “好啦,无论如何,宗门与朝廷的矛盾都不可能完美解决,权利的诱惑无休无止,无论是朝廷或是宗门,其实性质都一样罢了,南荒没有朝廷,宗门不也一样统治着凡人?

    乾元皇族失德,总得由有德之人取代。

    与其让别人,还不如咱们自己来。”

    宁凝的话让陈安茅塞顿开。

    只要是统治者,都会有私心。

    陈安要推翻乾元皇朝,根本原因不也是因为答应了剑冢内那位老祖?

    什么为了苍生,那不过是现今乾元皇朝失德才有的理由罢了。

    如果乾元皇朝并不失德,反而外御妖族,内灭魔道,不约束其他宗门的发展。

    陈安依旧是要想办法覆灭它的,这是世仇,既然传承于归元剑宗,那这仇就不能不报,这无关对错,只是立场不同罢了。

    只是这个根本原因被其他包含大义的原因掩盖了。

    当然,取代它之后,陈安也的确是想要让这个世界的仙道重新昌盛起来,而不是像现在的乾元皇朝一般约束仙门,阻碍仙道的发展。

    陈安看着宁凝,突然发现,她有时候真如自己的指路明灯一般,在自己心绪不通达的时候,一句话就能让自己豁然开朗。

    或许。

    是因为所有人都将自己看做了救世主的原因。

    导致自己下意识的将推翻乾元皇朝这件事当做是为了拯救苍生。

    从而一直考虑着如何让皇朝与宗门达到平衡……

    宁凝的一句话让陈安彻底明白过来。

    让朝廷和宗门平衡其实很简单。

    让它们都变成自己的不就行了!

    ……

    ……

    中州。

    皇都。

    身为整个神州最大的一个城池,每天来往于皇都的人口不下百万。

    而皇都中的常住人口就有上千万,蜀州最大的城池锦城也不到它的十分之一。

    由于路途遥远,青莲宗的众人并未选择御剑去皇都,而是改用了飞舟。

    陈安也免于了站飞剑的痛苦。

    没有修为在身的他,即便能抱着宁凝也是站不稳当的。

    说起皇都,陈安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李麟所说的青楼女子也有修为在身。

    只是可惜现在有宁凝守在一旁,也不方便去瞧瞧。

    当陈安等人抵达中州境内时,天上的飞舟以及御剑的人明显密集了起来。

    而且普遍修为都不低,鲜有金丹期修士独来独往的。

    用前世的一句话来说,在这里,随便扔一块砖头,都有可能砸到一个强者。

    当然,这只是比喻大能很多罢了,真扔一块砖头的话,那砖头更有可能变成一柄飞剑向你这边飞回来取你狗命。

    皇都城门口,尹霄控制着飞舟落下。

    陈安等人从飞舟上下来后,径直走向守在城门口的士兵。

    因为那里也站着一只类似于他们的队伍。

    “这位居士,”尹霄客气道:“我等是代表蜀州各门前来吊唁赵帅的”

    陈安打量着雄伟的皇都城门,以及一旁观察他的人。

    听闻过蜀州之事的他们一下就猜出了陈安等人的身份。

    有人看向陈安的目光带着一股钦佩,但也有人很是淡漠。

    这只队伍的人数可比青莲宗的多了不少。

    这次受邀参加赵毅葬礼的宗门都是甲等。

    所以蜀州才由青莲宗赴礼。

    尹霄带队,其下是元婴期的小黑和吴谦的父亲吴湛,而后就是陈安、宁凝、吴谦三人。

    虽说才六人,但有踏入合体期的尹霄带队,青莲宗也不会坠了蜀州的颜面。

    那城门令亦是客气的回礼道:“前辈请在此稍作等候,一会儿就会有人带你们去客栈下榻。”

    尹霄点点头,带着陈安等人站到了一旁。

    他看向一旁的那只队伍,笑呵呵地对一位头戴八卦束冠的老道说道:“在下蜀州青莲宗尹霄,道友从哪里来的?”

    那老道亦是一位合体期,看上去并不是很瞧得上蜀州新秀青莲宗。

    不过,他也没傲慢道不回答。

    只是说了简简单单的五个字,“青州,紫云宫。”

    听到青州,陈安的目光闪了闪,心道青丘不就是在青州么?

    那他们,是否也参与了青丘之事呢?

    尹霄见老道对自己爱答不理的,也没厚着脸皮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因此,双方虽站得不远,但泾渭分明……

    很快,一位将军装束,一脸坚毅的人来到了陈安等人面前。

    “各位久等了,本将是城卫军副统领罗玄,由我来负责安顿你们。”

    陈安注意到,罗玄到的时候,那城门令明显诧异了一下。

    他也没料到会是罗玄来接陈安等人。

    很快就有了答案,只见罗玄刚介绍完自己,就对陈安行了一礼。

    “你就是陈安吧,武将军的事多亏你了。”

    “客气了,应该的。”

    陈安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极为诧异。

    心思百转之下,很快就想到了一个东西,【天昭令】!

    这东西一定能被武季感应到。

    要不然也不会在自己刚抵达这里的时候就换了人来接待自己。

    “几位跟我来吧。”

    罗玄对陈安等人邀请道。

    旋即,看也没看紫云宫的人,就当先向里走去。

    紫云宫的那位老道终于忍不住瞪了旁边的弟子一眼。

    那弟子立刻心领神会,忙道:“罗将军,我们紫云宫呢?”

    罗玄回头,歉意道:“稍后会有人来的,我今日只负责青莲宗的人,麻烦各位多等一下了。”

    老道闻言,轻轻冷哼了一声,闭上了双眼。

    出言的那位弟子也尴尬不已……

    尹霄则是畅快的笑了起来。

    “罗将军请!”

    “道长请!”

    几人稳稳的走在街上,街边的人见罗玄的样子自觉让出了一条道。

    在皇都,即便是达官贵人也得给城卫军几分薄面,更何况那些普通百姓。

    很快,几人就到了一处豪华的客栈。

    罗玄将几人请了进去,安排好房间之后,对几人道:“各位暂且在此处歇息,虽修道之士多已辟谷,但各位也可尝尝中州的美食,应该不比蜀州的差。”

    尹霄笑着点头道:“多谢罗将军了!”

    罗玄摇摇头:“不必,都是应该的。”

    说完,他转头对陈安道:“听闻陈兄到了皇都,武将军想请你去府上一叙,不知陈兄可否抽出点时间跟我走一趟。”

    陈安想了想,点头道:“那还麻烦罗将军带路了。”

    宁凝见状,给小黑使了个眼色。

    小黑上前,欲要跟上陈安。

    陈安制止了他,道:“没事,罗将军会保护我的。”

    罗玄闻言,坚毅的面庞露出一丝微笑:“各位放心,在皇都,没人敢拿陈兄怎么样。”

    “罗将军,”宁凝道:“我是他夫人,是否可以陪他一同赴约?”

    陈安无奈的看了宁凝一眼,这理由找得真好。

    同时心里有些感动。

    罗玄沉吟了片刻:“夫人请!”

    宁凝冲陈安眨眼笑了笑,挽上了他的手。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陈安微微摇了摇头,也就仍有她跟着了。

    其实,若是真有危险,连眼前的罗玄都挡不住的话,那宁凝跟着也是没用的,陈安知道她的想法。

    无非就是死也要陪着自己一起死。

    两人跟着罗玄,又走了很长一截路,才走到一处府邸前。

    与陈安预想中不同的事,这处府邸并不是武季的府邸,而是赵毅的府邸。

    府邸大门之上清楚写着苍劲有力的“元帅府”三个字。

    陈安看着这三个字,犹如面对千军万马一般。

    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

    “这是元帅亲手写的。”

    罗玄的眼中涌现出一丝伤感来,不过很快隐匿了下去,对陈安和宁凝做出邀请的手势,道:“两位里面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