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113.血泣

    陈安和宁凝跟着罗玄走进元帅府,府邸中戒备森严,十步便有一岗位,并且不时有一队更强的士兵四处巡逻。(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陈安看这情形,暗道皇宫都没有这般森严吧。

    “罗将军,为何元帅府会这般森严?”陈安不懂就问。

    罗玄头也不回道:“为了保护赵帅的遗体。

    赵帅一生树敌无数,歹人很可能会在他入陵之前破坏他的遗体。”

    陈安一愣,还有人会冒着生命危险做这种蠢事?

    “没那个必要吧……”

    赵毅又不是大乘期。

    “陈兄,当一个人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后,什么事都有可能做出来,况且在很多邪修手中,渡劫期的尸体也有很多用处。”罗玄道。

    陈安听后恍然地点点头。

    这还说得过去,像赵毅这种人,生前树敌无数,很多仇敌在他生时奈何不了他,也是有可能做出在他死后侮辱其尸体的行为的。

    只因陈安不够变态。

    一时间没想到这上面去。

    “不用在意他们,皇都很少会出现不要命的歹人。”

    陈安:“……”

    他不这么说还好,一这么说就让陈安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没多久,陈安两人便随着罗玄走到了一处灵堂。

    跟着罗玄拜了三拜之后,陈安似有所感的看了眼挂在灵堂之上的那柄赵帅生前使用的战刀,似乎里面有某种声音正在呼唤他一般。

    不过来不及多想,几人就绕过了灵堂来到一处书房门口。

    只是谁也没发现,陈安等人离开后,那刀却闪过一抹红光。

    “笃笃,”罗玄敲响了将军府书房的大门。

    里面传来武季浑厚的声音:“陈兄与夫人直接进来便好。”

    闻言,罗玄推门将陈安和宁凝请了进去,等他们进门之后,又贴心的将房门带上离开了。

    陈安进门便看到武季坐在一张书桌前,正认真地在一个折子上书写着什么。

    门被关上后。

    武季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微笑着看着陈安与宁凝。

    他指着书桌对面似乎是提前准备好的两把椅子,“两位请坐。”

    等陈安两人坐下后,他才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的盒子。

    “之前由于南荒战事紧迫,所以未能参加二位的婚礼,甚是遗憾,此乃我个人心意,虽不能完全治愈陈兄,但也足以让陈兄的气海恢复至能筑基的强度。”

    陈安诧异地看了一眼武季,随后将身前的红色木盒打开,一株奇异的花出现在眼前。

    “这……”

    花开七瓣,每片花瓣的颜色都不同,去彩虹一般,还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但这花又确实是天然生长的。

    “此乃七色兰,即便在国库中亦是少有的神药,功效便是为气海破碎者重塑气海,不过这株七色兰年份不高,即便能帮陈兄重塑气海,也只能恢复筑基的修为,要想重新踏入金丹,还需要长期服用其他蕴养气海的灵药。

    陈安打量着眼前的七色兰。

    “之前你还在可惜我修为全失,现在却找到了如此神物,一定是费了不少功夫吧?亦或者,是费了很大的代价吧?”

    武季想了想,实话实说道:“此乃国库之中的重宝,我也会偶然得知有此等神药,师傅死后,元帅之位本是我的,我让出了这个位置,换来了此药。”

    这件事,即便他不说,陈安多打听打听总会知道。

    陈安将天昭令摆在了桌上,与那盒七色兰并排放在了一起。

    “我虽开导了将军一次,但即便没我,将军自己也能走出阴霾,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我想知道,将军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武季见陈安将令牌摆出来之后,眼里对陈安的欣赏更浓了。

    “因为你当初那一剑,假以时日,你必能成为一方巨擘。”

    陈安有些不信,“仅仅是投资?你就心甘情愿让出元帅之位?”

    武季摇摇头,“非是心甘情愿,不过是实力不足罢了。

    我虽有战刀诀总纲,但第九层刀法却只有师傅会,我如今也不过练至八层,恐怕无缘以第九层圆满之境踏入渡劫期。

    所以我不得不让出元帅之位,乾元皇朝的军队,不可能交由一个合体期修士。”

    陈安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所以你是打算等wo日后成长起来之后,帮你重新夺回元帅之位?”

    武季笑道:“未来的事说不准,但陈兄对我有恩,这件事也算报恩,而且我看好陈兄,相信不出百年,陈兄的名字必能响彻寰宇。”

    陈安大概明白了武季的想法。

    既然元帅之位注定没机会得到,那就主动舍弃,还能换取一定的利益。

    只是这个利益的好处集中到了陈安身上罢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陈安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武季。

    那就是战刀诀的第九层刀法陈安懂,还特么直接死圆满之境。

    这是系统灌顶的好处,而且,陈安若是修行战刀诀,肯定能比修行归元剑诀还快,并且不会出现瓶颈。

    这样的话,自己只是六品资质的问题也能得到解决。

    不过,陈安依旧不打算重修战刀诀,因为造化之道的缘故,归元剑诀才是陈安最适合修行的功法,即便战刀诀同样是橙品功法,但贸然改修的话,进境虽快却后劲不足,得不偿失罢了。

    想了想,陈安还是觉得暂时不将自己会战刀诀的事情告诉武季。

    并不是没有理由,若陈安真想告诉他第九层刀法的话,可以请他演示一下前八层,自己再装作武学天才一般‘推导’出第九层就行。

    能使出一剑归元,谁又会不信自己有那个能力?

    陈安坐在椅子上,左手枕着右手,右手枕着下吧,思考了一番后问道:“还有一个问题,这天昭令,可是能被你感知到?”

    武季笑了笑,点了点头。

    随后,他收回天昭令,“这东西毕竟是陛下赐予我的,里面的精神烙印是怎么也无法祛除的,当初也是为了能日后好找到陈兄才出此下策。”

    陈安面无表情道:“既然如此,那将军还是将此物收回去吧?”

    武季含笑将令牌收了回去,又伸手将七色兰推得离陈安更近了些。

    “此物陈兄应该不会拒绝吧?”

    陈安自然是不会拒绝七色兰,即便只要宁凝能干一些,用不了几年自己依旧能恢复,但谁又能拒绝超级加倍的效果呢?

    见陈安将七色兰收起,武季又正色道:

    “我这次邀请陈兄来,一是为了将七色兰亲手交到陈兄手中,二是为了师傅入皇陵一事。”

    “皇陵?”陈安重复了一遍,问道:“可是我想的那个皇陵?”

    “没错,”武季点头道:“正是暻帝的坐化之地。”

    说起乾元暻,陈安来了兴趣,“武兄,可否如实告诉在下,暻帝真的坐化了?不是闭关寻求突破到大乘期的办法?”

    武季苦笑的摇头道:“若暻帝真在,乾元皇朝何故能变成这般模样!”

    他说的确实有道理,但陈安不信。

    或许谁都被其骗了呢?

    问不出自己想要的答案,陈安便好奇道:“元帅有机会入皇陵常伴先帝身旁我能理解,但你与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武季道:“皇陵中有一件仙器,名曰【镇魂珠】,此物对灵魂受损的人用处极大,而李源,如今就处于灵魂受损的状态。

    但元帅的遗骸必须入皇陵,所以咱们只能尽力防备。

    我知道蜀州成立了蜀山联盟,所以我想请宁云前辈或是丁钰前辈能抽出手来助我一臂之力……”

    “为何选我们?”陈安狐疑道:“朝廷应该还有其他渡劫期修士吧?尤其是皇族,他们难道没人吗?”

    武季摇头道:“皇族老祖正闭关,不到生死存亡之际是不会现身的,至于其他人,我信不过,尤其是其他宗门的人。”

    闻言陈安看了眼宁凝,对方冲他点了点头。

    “咳,”陈安道:“敢问镇魂珠离开皇陵,会对其产生影响吗?”

    武季一愣,摇了摇头。

    陈安接着道:“那可否将镇魂珠送给我?”

    武季亦是摇头,“陈兄别说笑了。”

    陈安感到有些可惜,不过依旧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会让宁凝传信给前辈的。”

    武季站起来谢道:“那就多谢二位了。”

    事情讲完,陈安便起身准备和宁凝离开。

    但行至灵堂时,灵堂上挂着的一柄长刀却突然红光大盛。

    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中,长刀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陈安这边飞来,随后悬浮在离陈安不足三尺的地方。

    “嗡嗡”的刀吟声响起,长刀不停围绕着陈安旋转着,似乎是在讨好着他一般。

    “血泣,回去!”武季出言,叫出了长刀的名字。

    但它依旧环绕着陈安不停旋转着,让陈安身旁的宁凝都不敢靠近。

    “你是要我带你走?”陈安试探道?

    结果,这柄鲜红,镌刻有龙纹的宝刀竟是停了下来,刀柄处冲着陈安缓缓靠近着。

    陈安试探性地伸出手,血泣自动乖乖落入了他的手中。

    陈安看了眼手中的刀,明明触感如冰冷的玄铁,但却没感到丝毫的重量。

    而武季亦是睁大了双眼。

    这血泣可是比他手中的斩业刀更强的灵刀,甚至在合适的人手中能发挥出仙器的威力。

    他知道血泣剑灵的脾气,除了赵毅,没人能碰得了它,当初他也眼馋师傅这把刀,只是可惜怎么也没能抓住它,可如今这东西却自己飞到了连气海都破碎的陈安手中。

    陈安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武季。

    “这是赵帅的佩刀吧?它好像挺喜欢我的。”

    这,别人尸骨未寒,陈安也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讨要这把还知道护主的宝刀。

    “这的确是师傅的刀,”武季纳闷道:“你修炼的应该是剑诀吧?奇了怪了,它为何会选择你?”

    陈安已经猜到了是因为战刀诀的缘故。

    而且,很多时候,这系统似乎是按照既定的安排一般,自己从系统中得到的,都是不久后有用的。

    上一次那条御兽链,不正是因为遇上了百花仙?

    而这一次又抽到战刀诀,又正好赵帅身故。

    一次的巧合也就罢了,但多次的巧合,陈安有理由怀疑这一切都是系统的安排。

    修仙世界,再加上系统,自己穿越而来的事看起来也不是单纯的自己好运。

    “谁说我不会用刀的?”陈安随手挽了几个刀花,一把大刀被他耍得有模有样。

    武季沉默了,虽然陈安只是耍出了最基本的几个劈砍动作,但他却仿佛看到了一位沉浸刀法多年的刀客。

    “血泣跟了师傅千年,它本是师傅为了战刀诀打造的一柄战刀,既然它选择了你,就请你好好待它吧,希望你莫要辜负它。”

    陈安奇怪地看了武季一眼,这话说得,怎么好像嫁女儿一样,慢慢的不舍和一点点……酸味?

    这家伙不会也馋这把刀吧?

    想到这里,陈安笑了起来。

    无声的嘲笑……

    随后,陈安想要将血泣收入储物袋之中,谁知道它竟然拒绝了,并且,陈安还不能强行将他收进去。

    刚才这把刀可是让宁凝都不敢随意靠近。

    陈安试了几次后,血泣似乎也是来了脾气,刀身的红光闪了闪。

    “行了行了,不放你进去了还不行吗?”陈安连忙劝到。

    他的话音刚落,血泣又恢复了平静,弄得陈安哭笑不得。

    于是,陈安索性将血泣抗在了肩上,等日后准备一副剑匣,将它与黯秋背在身上,其他人肯定很难看出自己是名刀客还是剑客。

    对了,储物袋里还有一块能找到蜀山双剑的玉珏。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仙剑……

    见陈安就这么俘获了血泣的芳心,武季心里酸的不行,不过一想到陈安未来会是自己的一大助力,心里稍微好受了些。

    “行了,陈兄你还是回客栈先将气海恢复了吧……”

    绝不是他不想看到陈安拿着刀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才这么说的。

    陈安笑着告辞了武季,与宁凝往客栈而去。

    武季远远的看着陈安肩上的长刀,呢喃道:“师傅,这就是你的选择吗?希望没有选错人……”

    路上,陈安严肃道:“请师尊来一趟,李源若是现身,便将他永远留皇陵。”

    宁凝点了点头,“我们先回去为你恢复气海吧。”

    回到客栈,两人便见到之前城门口见到的那群紫云宫的人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尹霄等人,“三间上房都被你们占完了,也别说我们欺负你们人少,让出两间给我们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