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6章

    二十多个群殴一个。(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最后东倒西歪,龇牙咧嘴倒了一地的人,还有六七个勉强能站起来,身上挨了几处疼痛,面面相顾,不敢再上了。

    萧尤也好不到哪去。

    刚一片混乱的时候,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薅他头发,把他小皮筋给揪掉了......

    现在他一头长发凌乱披散着,脸上身上不知道挨了多少下,但好在对方也没说带刀,都是些棍棒伤。

    萧尤喘了几口粗气,顺过来后,四下环顾了一圈,也没见着徐集给他的黑色小皮圈。

    他上前就近,踢了一脚躺地上装死,不想起来再挨打的男人:

    “起开!”

    男人咧嘴吃痛,顾忌地看了一眼萧尤眸中的不耐,爬着挪了个位儿......

    找了一圈,可算找到地上沾满了灰尘的黑色小皮圈。

    萧尤往身上擦了擦,这才突然想起什么,往边边看向被三四个男人挡面前护住的姬禾渊——

    不走?

    萧尤现在状况也不是很好。

    说实在的,要论打架,他真不如徐集。

    但好就好在他身体结实,抗揍耐打。

    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

    姬禾渊不想逃跑。

    萧尤是把话放出去了,不好收回来。

    又是一番出手后,萧尤舔舐了一下脸颊处松动的牙床,将溢出的血水含着唾沫咽下,深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轮到你了。”

    姬禾渊:......

    实在是失策。

    宣启闵都已经提醒,他还以为二十来个人够用了,没想到连个长头发的萧尤都制不住......

    当然,萧尤没那个特殊恶心的癖好,真把姬禾渊给那啥了。

    ...

    几分钟后,他把绑他来时的坐身边的面包大哥拉了起来,让他拿着钥匙,开车把他送回学校去——

    他不会开车,又不想在这多等半个多小时让平南来接他。

    免得这半个多小时这二十多个人身上的伤痛缓和过来,要再上一波,他是真扛不住了。

    大哥看了一眼不远处地上捂着裆痛苦的老板姬禾渊,到底还是听话,问司机身上要来钥匙,开车再把人给送回去——

    大哥在萧尤的搀扶下,都有点想哭了。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大半夜的,把人绑来,让他打他们一顿,完事之后再把人给送回去?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

    三个小时后。

    萧尤刚处理完身上的伤,正是生理困意难熬时,徐集突然打来了电话——

    要是往常,电话响到第二声就该接了。

    这会,萧尤嘴角挽起,不紧不慢地用手腕上的黑色小皮圈把长发绑起来后,才滑向接听键——

    “喂,怎么?”

    萧尤故作冷漠,别说语气变化,连个《了》字多余都没加。

    电话那边的徐集沉默了十来秒,声线压低:

    “DNA亲子鉴定结果早四个小时前就出来了,你是万俟啸亲生的。”

    对于这个早就在徐集一手掌握拿捏的结果,萧尤没有一点意外。

    “嗯。”他淡淡应了一声,“所以这个结果,对你之后的设想和发展,满意吗?”

    杀了他的母亲,囚禁他的父亲,追杀了他二十年,如今还想在死后,把他们一干人等全部拉入地狱给他陪葬。

    这样的人,徐集竟然一手策划,让他认贼作父,就为苟且偷生。

    就算真如她设想,他是活了下来。

    哪怕万俟啸最后病重死去,这件事也会成为鲠在他心口的一道耻辱郁闷。

    正想着,只听电话那边的徐集继续沉声:

    “刚刚接到的洛杉华生大道庄园那边的消息,万俟啸,自杀了......”

    萧尤顿时皱眉:“什么?”

    “是挨不过病症,自知没什么活路,想早点解脱?”萧尤猜测。

    徐集否认:“不是,他才刚做完心脏手术,要有这个轻生的念头,多此一举是何必。”

    萧尤没有说话了。

    徐集懂萧尤这个时候的沉默。

    万俟啸大概是知道萧尤是他的亲生儿子,知道二十年前的那个女人没有背叛自己,这二十年来每天的自我愧疚和惦念,在这一刻都崩溃了......

    现在的死、对万俟啸来说,确实不是惩罚,是解脱。

    很快,萧尤淡淡:“他自杀也好。如果是这个结果,那还不算膈应恶心,对大家都好。”

    既不脏了他的手,也没了顾虑威胁。

    徐集:“......”

    又是一阵沉默后,徐集一口长重的吐息:

    “他把个人的身家资产全部留给了你,用公司的股份和其他成立了一个慈善机构,他的一双儿女也有部分遗产分配......”

    但萧尤是最大的得益者。

    光是那些给他的身家资产明细,足足有快一盒A4纸多.....

    保守粗略估计,得有俩百亿美元左右。

    萧尤对万俟啸所谓的身家资产没有任何概念。

    他对他的遗产也不感兴趣。

    只是言语中,多少有些嘲讽的意味:“这也在你的计算当中吧?恭喜你如愿。”

    依靠一张亲子鉴定,摆脱万俟啸对他的威胁之后,那自然也会因这个身份,获得他财阀帝国的巨大利益。

    徐集没有吭声。

    聪明如她,怎么可能没有会想到这一层。

    但这绝对不是主要目的。

    而且没想到万俟啸会在知道结果后就自杀......

    沉默代表承认。

    萧尤阖眸,有些疲惫地揉了揉眉心:“既然你喜欢,你问问看需不需要我的签名手印身份证什么的,我直接寄给你,你就在洛杉把手续都办了,那些遗产,我全部都转给你。”

    徐集:“......”

    电话那边萧尤的语气,让徐集头回对钱财,尤其是百亿美元的赠送丝毫没有愉悦兴奋的感觉。

    又是一番沉默后,俩个人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什么话说了。

    或许,他们都在等彼此说点什么。

    随便说什么都行。

    只要服句软,说声好听的。

    最后,萧尤还是那个在感情中的急性子,没有按捺住,再次发声:

    “徐集,你之前跟我有牵扯关联,是不是因为觉得我身份不一般,所以才对我照顾的?”

    萧尤以前傻。

    可他现在不傻。

    之前徐集起初几次试探他的身份。

    在西斯酒吧打工的时候,她时有拉拢他,拉着他一块开小差,就因为她看得清,知道平南不敢拿他怎样,所以才搭上他,自信地那般有恃无恐.......

    徐集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