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72章:他的小东西还在帝都等他

    司夏站在那里,替男人拉了拉厚重的棉袄,握住他瘦弱的的肩膀让他坐在一个已经掉漆的椅子上,手掌间的骨感压的他微微有些疼。(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好了,你吃饭吧。”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冷的像是一尊雕塑一般,可是再细看,那眸中分明汹涌了波涛的感情。

    眼前的人,可是他的父亲!

    男人裹得很严实,穿着两三件的毛衣,端坐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拿起筷子,看了一眼司夏,像是在问着他的意见一般。

    “吃吧。”司夏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奈的说道。

    ‘好,好好。’男人用力点着头,拿起筷子搅动着饭菜,有一滴巨大的眼泪顺着苍老的脸颊落在了碗里,很咸很苦。

    ……

    边境。

    白茫茫一片,一眼望过去,仿佛世界都被穿上了一件雪衣。

    白雪在刺骨的空气中胡乱飘摇着,偶尔浮起地上的散雪,让人根本看不清视线。

    冷,巨大的冷,包裹全身的冷。

    这里的空气温度是零下十三度。

    白茫茫的半山腰处,驻扎着一片临时做好的部队,有几个穿着厚厚的棉衣和帽子的人站在那边,勉强伸出戴着手套的手,努力的在地上做着篝火,却没有任何火光,偶有一点碎星,那些人沾上雪花的睫毛下的眼睛就会陡然亮起,再随着冷风吹去,没有任何温度。

    最后,他们无力的垂下手去,转身回到了狭小的帐篷里。

    一个巨大的防风帐篷处,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幽深的看着外面的白雪飘落,穿着一身白色的雪貂披风,精致的宛如雕刻的五官紧紧的皱起来,高挺的鼻子被冻的微红,衬托的更加坚毅,他的眼底,在满片白雪的承托下,更加冷冽,他的身后,是大片的人工造暖炉,衬托着干净整洁的大概一百平米的帐篷满地暖烘烘的。

    “江总,这温度……”萧亚拿着一个更大了披风走过来披在他的身上,颔首道,“还是不要站在门口。”

    “样什么时候打好?”江以寒转过身去,薄薄的唇抿成一根线,直勾勾的看着萧亚,眸中的压迫感似这外面的白雪,让人冷汗顿起。

    “对不起,江总,这个样因为天气原因没有办法,并且这雪太大了,我们也暂时回不去。”萧亚带着手套,一字一句的说的无比坚毅,却感到头皮在发麻。

    这几天,江总一直盼着外面的雪能停掉,总是想着要回去,美名其曰要回去处理公司的事情。

    但是!他早就看出来了,其实就是想去见林小姐!

    以前他们出去出差两三个月都没有着急要回去,这才几天,一个星期不到就要着急去找林小姐了!

    男人有了家之后果然都不一样了。

    “怎么那么慢?”江以寒的眉头更深了一些,背过手去看着外面的雪又转过头来说道,“现在这里还是没有信号吗?”

    “是的,江总,等几天就会有人来接我们的,你放心好了。”萧亚恭恭敬敬的说着,“这里有充足的食物和水。”

    顿了顿又道:“还有暖气。”

    他们在采样的时候被困在了半山腰,又遭到漫天的大雪,是回不去的。

    今年冬天,是不是冷的快了一些。

    “什么时候能有信号?”他的小东西还在等她,他不能让她等太久。

    “等我们出去。”

    忽然,雪又大了起来,几乎飘到了帐篷里面,带来一阵寒冷。

    下一瞬,江以寒站在那里,手指微微蜷曲了一下,眯了眯眼睛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起来了一般,却是盛大的冷意。

    “江总,进去坐坐吧,这里太冷了。”萧亚上前一步,搀扶着江以寒来到帐篷的暖席里坐下。

    江以寒点点头坐在靠近暖气的椅子上,过了一会,才感到全身的温度上升了一些。

    今年冬天,怎么会那么冷?

    仅仅是一会,就冻得血液都要变成冰块了一般。

    不过帝都怕是要好些的。

    他转眸看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眉头皱的更深了一些,不由自主的握紧了藏在披风下的手,随即又完全松开。

    小家伙还在等她,他一定可以回去。

    想到她软乎乎的小脸,偶尔会笑,偶尔张牙舞爪的,像个小野猫。

    想着想着,江以寒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弧度,指腹暗暗摩挲着手心。

    萧亚见主子的表情千变万化,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生怕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忽然瞥见他的笑容,微微一愣,只见他的笑意从眼角一直蔓延到眼中,嘴角蔓延到全身。

    江总,几乎从来不那么笑。

    ……

    林绵从帝都大学回到庄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在学校图书馆看了一会法学的书,一抬头就看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她打车回到家里,今天管家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忘了来接她,打电话让她先自己回去。

    她今天特意用了打车软件,但是没有打到江以寒,是个陌生的司机,把她送回了家。

    林绵端坐在餐厅的椅子上,她脱去了厚厚的卫衣,穿上了一件普通的家居服。

    夏妈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偶尔在墙面上投射出来忙碌的影子。

    “诶,今天的地暖总算是修好了,再修不好,我就要去跟江总投诉了!”夏妈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稀疏的眉毛紧紧皱起来,一路碎碎念叨着。

    “现在修好了就好了。”林绵坐在那里,看着桌子上的菜,漫不经心的说着。

    “什么啊,就是看江总不在家,平时江总在家,来修理的可积极了!”夏妈又从厨房里愤怒不已的走出来,把最后一道菜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话落,林绵的目光一窒,低下头去心里有了异样的感觉。

    江以寒还没有回来呢。

    “但是还好,江总估计过几天就回来了。”夏妈穿着围裙,擦了擦手,继续碎碎念。

    很快就能回来了吗?

    下一瞬,林绵的眸光再次绽放开光芒,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有了些许食欲,咽了咽口水,

    “夏妈,我饿了,我想吃饭了。”她垂下眸子,抽了抽鼻子轻轻的说道。

    “好啊,小姐饿了就快吃啊,前几天小姐都没有好好吃饭,别到时候少爷回来,小姐瘦了……”夏妈弯腰替林绵收拾好碗筷,笑着说道。

    “嗯。”林绵淡淡的应着,坐在那里拿起筷子夹起一块鸡肉放在嘴里,大口的咀嚼着。

    忽然,她的动作顿住了,转眸又确认一遍:“夏妈,江先生真的是过两天就回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