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7章 醉翁之意

    烈阳下,一袭青衣的女子从屋檐上飞身降下。(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张开双臂飞向了场中的空宁。

    万人围观中,田氏废宅外僵持的局势,因此而破。

    满脸笑容的血姑,面色阴鸷的白石,两个老鬼对视了一眼,甚至没有出言商量,便瞬间达成了共识。

    老妇人径直的迎向了前方的苏妍,而老鬼,则直接冲向空宁。

    森然的剑气,在阳光下再次升起。

    琼光剑典——心剑了尘!

    锐利的剑意,携带着直击人心灵的诡异之力,径直斩向前方的老鬼。

    那面容阴鸷的老人浑身散发出恶臭的气息,体表,开始长出诡异的绿毛。

    面对那斩击心神的剑气,这老鬼毫不退避、直接迎面冲了上去。

    锐利的剑芒落在它身上,却是毫无损伤。

    而它与空宁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了十步之内。

    恶臭的腥风,迎面扑来。

    空宁的心中,无比惊愕。

    他那一式心剑,斩击神魂,乃是对僵尸恶鬼之类的死物最强的杀招,专门克制此类鬼物。

    然而这一剑落下,那老鬼竟然毫无损伤?

    难道这东西不是恶鬼僵尸?

    空宁心中惊愕,同时飞身后退。

    锐利的剑芒,再次从他手中挥出。

    剑华斩天!

    而另一方,一身青衣的苏妍已经同满脸笑容的老妇人相遇在一起。

    双方的距离,甚至已经近得快要贴面而对。

    老人的手中,垂落了长长的骨鞭。

    却在这时,一道黑影猛地从苏妍裙下飞扬。

    迅猛得几乎连残影都看不见。

    老妇人脸上的笑容猛地一窒,连忙挥动手中的骨鞭。

    然而那黑影却快得超乎寻常。

    一瞬之间,便扎中了老妇人的肩头。

    无法言喻的剧烈疼痛,疼得血姑惨叫一声,直接在原地消失、化作一滩恶臭的尸水。

    随后,围观的人群之中,一个戴着傩戏面具的老人走了出来。它取下面具、露出了血姑那铁青的脸。

    这时,它终于看清了那苏妍裙下的黑影是何物。

    那是一根巨大的蝎尾。

    婴儿拳头大小的毒刺上,尖锐的倒钩看得人头皮发麻。

    “好狠的毒桩,”血姑铁青着脸道:“若非有替死之身取之不绝,一招之差险些被你害了性命。”

    说完,她却是站在原地不动了,没有再去找苏妍麻烦,似乎不打算出手了。

    苏妍讶异的望着她,嘻嘻一笑:“多谢婆婆放一条生路。”

    说完,青衣女子直接舍了这诡异的老妇人,合身扑向了前方的老鬼。

    锋利剑气纵横之间,那老鬼正与空宁相杀。

    眼见青衣蝎子精合身扑来,而那本该阻拦苏妍的血姑却站在一旁看戏,老鬼目疵欲裂。

    “血姑!”

    老鬼怒吼一声,却也不敢停留。

    它应付空宁的琼光剑气,都只能勉强压制,再来一个诡异莫名的苏妍,绝对无法招架。

    毫不犹豫的,老鬼舍了空宁、也逃到了一旁。

    烈阳下,那分别了十几天不见的夫妻两人,终于再次照面。

    百米之外的四面八方,全都是戴着诡异面具的涌动人影。

    前方,是那笑嘻嘻的扑过来的妻子。

    空宁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疾!”

    手捏剑诀、口中吐出一道寒光,空宁立刻与镇灵剑合一,化作璀璨剑光飞向天际。

    却是趁着苏妍还未近身的空隙,直接开溜。

    而一袭青衣的苏妍也不在意,笑嘻嘻的跟在他身后、追了上去。

    “夫君等等,带上妍儿一起嘛!”

    御空飞天而走的苏妍,在后面紧随不舍,大声呼唤。

    双方距离拉近的瞬间,空宁几乎忍不住要出剑斩妖。

    然而苏妍裙摆飞扬、满脸笑容,那裙下的诡异毒刺却不见踪影。

    刚才她一招就险些毒杀老妇人的恐怖画面,空宁看得真切。

    只要双方距离拉近到三丈以内,空宁便要直接出剑。

    但苏妍虽然能轻松追上空宁,却一直保持着距离在三丈之外,明显觉察到了空宁的戒备与杀意。

    她笑嘻嘻的道:“夫君真是戒心重呢……”

    而田氏废宅前,浑身绿毛的老鬼愤怒的望着血姑,怒道。

    “你就这么放他们走了?那黑色瓦罐你不要了?”

    “还有我们的任务!”

    “你放走青石走,接下来还能做什么?你告诉我!”

    “你没有活着的血肉之躯,如何完成任务?!”

    老鬼又恨又怒,恨铁不成钢。

    那站在人群前方的老妇人则呵呵一笑,道。

    “不要激动,白石。”

    “他们跑不远的。”

    “你清楚,我们三暂时都离不开山兰县。”

    “所以那黑罐就先寄放在青石那里,回头再取。”

    “至于血肉之躯……我已有了更好的目标,并且已经到手了,不再需要青石。这点你应该清楚,不然你也不会来这里。”

    “待我完成一切、凝聚血肉之躯降世,我便会去找到青石,夺回黑罐。”

    “不过在那之前,得先解决你,”血姑笑呵呵的道:“难得你从槐树里出来,我可不能再放你走。”

    “这满城的傀儡,可不是为了对付青石。乃是专门唤出来,为你而准备的啊!”

    血姑的话语,听得老鬼面色狰狞。

    “先天道体!这田氏废宅里的那具先天道体,果然是被你带走的!”

    愤怒的望着四周那密密麻麻的人群,老鬼怒道。

    “好算计!感情你摆出这么大阵仗,原来不是针对青石,而是冲着我来的是吧?”

    “先天道体的气息,也是你故意泄露给我知道的?就是为了把我从槐树里引出来?”

    “血姑啊血姑,真有你的。”

    老鬼面色狰狞的吼道:“但你算盘打得响,也得手底下见真章。”

    “我若拼尽一切,就算会败、也不会让你好受!”

    那无数带着恶鬼面具的人影包围中,老鬼怒吼连连、不断威胁。

    然而满脸笑容的血姑却笑呵呵的朝它走去,完全无视了它的怒吼。

    那四周挤满的人影,也全都跟着血姑走了上去。

    田氏废宅外的空地,越来越少,人头涌动间、面色狰狞的老鬼不断咆哮。

    但却不断后退。

    到最后,彻底被那些戴着诡异面具的人影所淹没。

    山兰县中,响起了老人凄厉的惨叫声。

    一声又一声。

    似乎遭受了某种惨烈的折磨,听得人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