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8章 我家夫君可没这么傻

    阳光,在天穹上洒落,照亮大地。(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璀璨剑光,划破长空、向着远方疾驰。

    空宁身与剑合、迅速的自山兰县城中飞出,远离了那诡异莫测的两个妖鬼。

    然而身后跟着的青衣女子,却始终不远不近的吊在身后,完全甩不开。

    烈阳下,那青衣女子喊道。

    “夫君,等等妍儿嘛。你跑这么快,妍儿快跟不上了。”

    苏妍可怜巴巴的说道,像是一个被渣男抛弃的可怜妻子。

    空宁闷头就跑,却是完全不搭理身后的妖女。

    虽然从那两个诡异妖鬼的围杀中逃出,但身后这蝎子精的存在,依旧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空宁才不信对方的鬼话,什么真心喜欢他。

    又不是没长脑子,已经栽过一次,空宁不可能在同一个女人身上再栽一次。

    他沿着婉儿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打算去找少女碰头。

    以他对婉儿的了解,那丫头绝不会就这么逃走的。

    等诛邪古剑自动护主的剑光停下,婉儿肯定会回山兰县查看情况。

    自己如今一路过去,只要双方再次碰头,便可以掉头对付身后紧追不舍的苏妍。

    最次,也能逼退这诡异莫名的蝎子精。

    而这样的打算,显然瞒不了苏妍。

    空宁的身后,响起了女子悲伤的声音。

    “夫君,你宁愿相信一个刚认识不见的蠢丫头,也不肯相信妍儿了吗?”

    “妍儿真的对你没有恶意啊……”

    身后的妖女继续演戏,不断的开口挽留空宁。

    然而空宁周身剑气森然、始终警惕着妖女的接近,并且一言不发,只知道闷头跑路。

    很快,剑光飞入了群山之中。

    那群山之中的小小县城,迅速的被抛在身后、消失在视野之中。

    空宁他们,已经飞进了荒无人烟的深山之中。

    放眼望去,广阔天地间,俱是浓密山林、嶙峋怪石。

    空宁的遁光虽然不及诛邪古剑的护主剑光快,但速度也不慢。

    很快,便飞出了近百里远。

    视野中的山林,越来越陌生。

    身后的妖女,还在紧追不舍。

    闷头赶路的空宁完全将对方的话当耳边风,根本不敢停留。

    璀璨剑光,猛然间划破长空。

    然后,似乎穿透了某种无形的屏障。

    空宁的身体,猛地一僵。

    体内的妖力,在一瞬间远去、再也感觉不到。

    同时远去的,还他的意识、神魂。

    他的神魂,似乎飘了起来,再也觉察不到身体的存在。

    急速奔驰的剑光,因此而消散。

    御剑而飞的空宁,直挺挺的倒向下方、在惯性的作用下,在天空中划过一道不断坠落的弧线。

    狂风,在身边呼啸。

    空宁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飞速坠落,可他却浑身僵硬、什么也做不到。

    强烈的失重感,撕扯他的身体。

    却在空宁即将砸落在山中时,幽幽清香扑面而来。

    那紧跟在空宁身后的青衣女子追了上来,笑嘻嘻的张开双臂接住了空宁,将浑身僵硬的空宁横抱在胸前。

    熟悉的女子体香,在鼻间萦绕。

    空宁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却发现浑身僵硬。别说挣扎了,竟然连眼珠都动不了。

    他直挺挺的躺在女子的怀中,眼睁睁的看着女子抱着他降落在山林中。

    苏妍得意的笑了起来:“都让夫君别跑那么快了,夫君非不听。真是不听话。”

    抱着空宁落在群山之中,苏妍伸出手指不断在空宁周身上下划过,封锁了空宁的四肢百骸、奇经八脉、气海丹田。

    然后才抱着空宁往来时的方向走,一边走一边道:“夫君,你别用这种眼神瞪着我嘛,又不是妍儿害的你。是你自己的原因,离开山兰县太远了就会如此。”

    “公公婆婆虽然是坏蛋,但有句话却说对了。你们乃是一体,彼此不能分开太远。”

    “咱家门口的那株老槐树,虽然看起来不算高大,但根须却已经在山兰县的地下蔓延开来,覆盖了整个山兰、乃至周边的群山。”

    “你跟公婆目前都只能在槐树根须覆盖的范围内活动,一旦离开这个范围,就会像现在这样,身体与灵魂分离、失去对躯壳的掌控。”

    “不然婆婆为什么要干坏事?因为它也想浴血重生,然后走出山兰县、脱离此处的樊笼啊。”

    苏妍将空宁横抱在怀中,笑嘻嘻的低头望着他,道:“别瞪着眼睛嘛,夫君,来笑一个。妍儿难得跟你坦诚相见,这种时候咱们夫妻不是应该甜蜜拥抱、互诉衷肠吗?”

    苏妍抱着空宁往回走时,隐约间,空宁感觉自己似乎又穿过了某种屏障。

    而穿透那层无形的屏障后,他身体的感觉迅速回来了。

    神魂,再次与身体相合。

    然而妖女的妖力却封锁了他的全身,让他无法运转妖力、挥剑杀敌。

    空宁只能软绵绵的躺在苏妍的怀里,看着对方抱着他飞向群山深处。

    空宁的眉头,微微皱起。

    “你要带我去哪儿?”空宁问道。

    阳光下,苏妍笑靥如花。

    “当然是带夫君回去祭奠妍儿那些惨死的亲人啊。”

    “妍儿的父母亲人、弟弟妹妹,当初被夫君一把火烧成灰,死得可惨了。”

    “现在妍儿终于跟夫君放下了所有伪装、坦诚相见,咱们不得回去祭奠一下它们吗?”

    “妍儿当初,可是立下誓言、要报这血海深仇的。所以只能委屈夫君,忍受一下了。”

    抱着浑身绵软的空宁,苏妍嬉笑道:“不过夫君放心,妍儿会很轻的,保证不会让你有痛苦,更不会折磨你的。”

    “你到时候就当睡一个再也不会醒来的觉就好,闭上眼,就一切结束了。”

    苏妍嬉笑着,说出了无比可怕的话。

    空宁冷冷的望着她,道:“你不是说,你已经跟你父母断绝关系、不帮它们报仇了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苏妍眨了眨眼睛,理直气壮的道。

    “夫君说的什么傻话,妍儿可是坏女人呢。”

    “坏女人说谎话骗人,这不是很正常吗?”

    “夫君可不要告诉妍儿,说你真信了妍儿的谎话哈。”

    苏妍笑嘻嘻的道:“我家夫君,看起来可没有这么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