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九章 谁来救救俺老刘?

    咸阳城外,满朝文武站的整整齐齐,不时眺望着远方的天际。(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突然一匹骏马疾驰在驰道之上,很快几十匹骏马印入众人的眼帘。

    刘季手持节杖,一马当先,威风凛凛的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恭迎沛侯归国。”

    满朝文武皆拱手一拜道。

    队伍之中,众人心中百味交集。

    赵佗更是感觉一瓶醋坛子被打翻了,这阵势,自己都从未得到过。

    这厮真是官运亨通啊!

    刘季拉紧马缰,连忙翻身跳了下来,对着满朝文武大臣拱手道:“诸位大人,不敢当,不敢当啊!”

    文武百官看着刘季笑的合不拢嘴,纷纷撇嘴。

    这是典型的吃到嘴里,还说不好吃吗?

    就在这时,关卡外,一辆巨大的青铜驷马战车缓缓驶来。

    黎晰亲自驾车,来到刘季面前,大声喝道:“典客丞刘季听宣。”

    刘季立刻收起笑容,跪了下去。

    一旁的文武大臣,与一众围观的百姓,纷纷跪了下去。

    “大秦始皇帝诏令,国有刘季,大秦之幸矣!”

    “孤身入夜郎,感化异国番邦,举国归秦。”

    “立此不世之功,君之贤名,应载青史标榜,传颂之。”

    “古有吕公佐周之美谈,今有沛公襄秦之佳话,福泽四海,万世千秋。”

    “敕封刘季为沛侯〔关内侯〕,拜上卿,以盛良臣之名。”

    “乘御驾驷马战车入宫,享文武百官夹道相迎。”

    “望天下臣民以此为荣,以报家国。”

    “布告天下,咸使闻之。”

    黎晰念完之后,笑呵呵的看着刘季道:“沛侯,请吧?”

    “臣刘季,拜谢陛下天恩。”

    刘季俯首一拜,然后神色尊敬无比的一步一拜,朝着几米外的战车跪拜而去。

    两旁的文武群臣,顿时议论纷纷。

    瞧瞧,人家这做人的境界。

    非但没有半点侍功自傲,反而步步谦卑。

    当然也有不少人,心中诽谤不已。

    痛骂奸佞之臣,只会阿谀奉承,献媚于圣主。

    没多大会,刘季总算来到了战车处,缓缓站了起来,用双手拍去衣服上的灰尘,方才一脸谨慎小心的走上了战车之上。

    “沛侯,坐稳了。”

    “驾!”

    黎晰提醒了一句,然后便扬鞭驱马转向,朝着咸阳城驶去。

    满朝文武不管心中愿不愿意,皆再次拱手一拜:“恭迎沛侯。”

    刘季哪里敢坐,站在上面,心中感慨万千。

    驰道两旁早已围满了人群,他们不断的欢呼着,欢迎帝国英雄归来。

    在无尽的欢呼之声中,刘季遥想当年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泗水亭长。

    如今却已封侯,足以光宗耀祖了!

    大风起兮云飞扬,

    欢呼海内兮归故乡。

    名动天下兮传四方!

    没想到我刘季还能有今日啊!

    刘季感觉幸福来的这么快,自己都要幸福的晕过去了!

    不过很快,驷马战车便驶入了咸阳宫,看着四周的亭台楼阁,刘季渐渐恢复了一些冷静。

    “吁……”

    战场缓缓停在了承天殿外,长长的阶梯下。

    “沛侯,到了。”

    黎晰对着刘季笑着道。

    “多谢符玺令事。”

    刘季心中颇为不舍的走下了驷马战车,然后对着黎晰拱手一拜道。

    “分内之事,无须言谢。”

    “陛下还在等着沛侯呢!”

    黎晰客套了一番,提醒道。

    “对,对,对!”

    “多亏符玺令事提点,否则还差点忘了。”

    “告辞。”

    正所谓礼多人不怪,刘季再次拱手道,然后便转身朝着长长的阶梯走了上去。

    爬上长长的阶梯,刘季已久满头大汗,看了一眼高大的宫门,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整理了一番衣裳,便大步走了进去。

    “臣刘季,拜见陛下。”

    刘季走到大殿中央,看着上方处理国事的嬴政,当即躬身拱手一拜道。

    “刘爱卿回来了,快快免礼,坐。”

    嬴政放下了手中的毛笔,十分客气道。

    刘季顿时有些受宠若惊,自从入咸阳以后,陛下可从来没对自己这般温和,客气过。

    “谢陛下。”

    刘季再次拱手一拜,然后走到一旁,屈膝跪坐下来。

    “爱卿一路辛苦,朕让人备了膳食,很快就好。”

    嬴政看着刘季,眼神炙热,就好像发现了一块绝世珍宝。

    “陛下,臣惶恐。”

    刘季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对嬴政道。

    陛下眼神怪怪滴,怎么感觉有些渗人呢?

    “爱卿立下不世之功,兵不血刃拿下夜郎,怎会惶恐呢?”

    嬴政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热情无比道。

    “臣心中明白,以臣之功勋,不足以列侯。”

    刘季十分有自知之明道。

    进入咸阳宫之后,他就有些回过神来,细思极恐。

    拿下夜郎,虽然是大功一件,就算封个侯,也不用弄出这么大排场啊?

    自己真不配……

    但又想不通,陛下为何要这般做?

    君心难测,君威似海啊!

    “爱卿多虑了,立下大功自然当赏。”

    嬴政笑着道,一副你想多了的样子。

    “陛下,夜郎使臣还在驿馆,随时恭候陛下传召,献上夜郎千里舆图以及夜郎王呈表举国归秦国书。”

    刘季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了,直接奔入主题道。

    “不着急,既然都来了,还能跑掉不成?”

    “眼下最重要的是为爱卿庆功,今晚朕要在章台大摆筵席,以贺爱卿不朽功勋。”

    嬴政似乎对夜郎的事,根本不放在心上,而是毫不掩饰对刘季的赞赏道。

    陛下今日是吃错药了吗?

    刘季感觉要疯,这感觉不对劲啊!

    为何感觉陛下总像是在坑自己呢?

    可仔细斟酌一二,又没发现哪里有问题啊?

    “陛下,国事为重。”

    “为国尽忠,为陛下效力,乃臣之本分。”

    刘季十分乖巧的低着头,一副谨小慎微的样子道。

    果然能说会道,难怪能让夜郎兵不血刃归秦。

    这家伙的确是个人才啊!

    “爱卿还想要何赏赐,只要这天下有之,朕必不吝啬。”

    嬴政看着刘季,十分大方道。

    刘季感觉心微微一颤,连忙道:“陛下的恩赐已经是滔天之赏,臣何德何能,能够承蒙陛下厚爱啊!”

    说着说着,刘季就眼角泪光闪烁,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

    “那这样吧!”

    “朕听说你从夜郎带回来,几名胡姬藏于咸阳别院之内。”

    “也别藏着了,朕为你做主,直接纳妾归府。”

    嬴政看着刘季,笑意连连道。

    刘季差点就给跪了,陛下咋能不闹吗?

    您是嫌臣死的不够快吗?

    真带回府,纳为小妾,那母老虎还不把自己给吃了?

    刘季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陛下果然够腹黑啊!

    谁来救救俺老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