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48

    大脚星人把智脑环放上圆台的一瞬间,周围响起了一阵音乐。(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众人便纷纷停了行动。

    “智脑确实很重要啦,不过不是这场游戏我想设置的钥匙哦,扣除错误怼一次识别机会,大家再接再厉~”摊主的声音从天上响起。

    智脑都不是,还能是什么?

    “看来这次纯属是解谜了。以往还有争夺环节。”奎尔耸了耸肩。

    大脚星兄弟泄气地坐在圆台边上,鳞片人情侣幸灾乐祸。

    北六一和奎尔两个看戏人开始转起脑子。

    “一直近在眼前,没有说是在哪里近在眼前,有可能是在生活里,也有可能就是这个游戏里面。”奎尔分析道。

    “是,听刚才摊主说的话,他应该指的是游戏里面。所以一直的话,那就是这个东西不一定在宝藏附近,而是从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就有了。”北六一接道。

    “难道是我们身上藏着什么道具?如果这样的话,那难道每队都有一个钥匙...也不对,那就成了三把了,正确的钥匙按规矩只有一把。”奎尔开始翻看自己身上。

    鳞片人情侣往这边看了看,又开始嘀嘀咕咕地耳语。

    北六一看了他们一眼,继续思考着。

    一直近在眼前,宝藏,钥匙。摊主说,是他想设置的钥匙。

    鳞片人情侣又开始行动了。

    北六一瞟了他们一眼,继续思考。季末祭,灯火大会......

    鳞片人情侣开始绕着圆台来回看。大脚星兄弟则开始搜彼此身上有没有什么道具。

    “奎尔,你知道季末祭和灯火大会的背景吗?或者说,含义?”

    奎尔思考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凑近北六一耳语道:“一年一次的灯火大会,相传是大脚星历史上两个重要的人,一个是负责民生的政治家,一个是研究科技的学者,不知道他们的性别,也不知道他们是家人或是伴侣,但他们彼此相爱,但彼此总是见不到面,于是他们约定在年中季末祭相见,这一天一直在一起,要一起看灯火,在温暖的灯火里面,感受彼此的温度。后来这个节日普遍被认为是团圆的节日。”

    北六一这才知道,灯火大会原来有这样一个故事。

    “其实我有一个想法。”北六一抬头看奎尔。

    “其实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奎尔眨了眨眼。

    北六一挑了挑眉,率先往圆台走去。

    他们这两个看戏人的突然行动,让另外那两组马上侧目,姿态防范了起来。

    但很快他们就发现,俩人手里压根啥也没拿。

    看来也是想来圆台周围找线索的。

    鳞片女看着他们两个,好心提醒道:“你俩找不到什么的,我们俩已经把这圆台里外看了三遍,根本没有拿得下来的东西。”

    北六一笑着说:“我们有点想法,来看看。”

    鳞片人情侣看着他们靠近了圆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们俩身上。

    北六一又抬头看着奎尔道:“你确定咱俩的想法是同一个?”

    奎尔露出笑容:“说不准,试试。”

    北六一吐出一口气:“三,二,一。”

    两个人同时把手放在了圆台上,看得另外几人直发愣。

    一阵音乐响起,天空又传来摊主的声音:“心有灵犀啊!你们分析得很对,这一届我的设计灵感不再是争夺和寻宝,而是解谜,原型就来自于大脚星灯火大会的传说~现在陪在你们身边的人才是一直近在眼前的宝藏呢!”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继续道:“真是太感人了!这就是我想要的节目效果!现在游戏结束,感谢大家的参与!”

    眼前的星海在他说完后一下子黑了下来。北六一摘下了头盔,对面也刚刚摘下头盔的奎尔看了过来,二人相视一笑。

    “聪明人组合就是我俩。”北六一满脸高兴。

    奎尔也一脸笑:“走,拿奖品去。”

    北六一理了理在头盔里挤乱的头发,扣上锅盖帽子,跟着奎尔从幕后小房间来到了幕前。

    一阵掌声响起,刚刚围观看完全程的路人们都在鼓掌。

    “好了,没找到宝藏钥匙的两组也别灰心,我摊专门准备了灯火大会纪念品给几位,都是很漂亮的哦!”摊主笑眯眯地把特色纪念品给了鳞片人情侣和大脚星兄弟。

    “现在公布我们的冠军超级奖品——最新款随心灯火发射器,这个发射器可发射一次定制小烟花哦~一定能给二位带来最完美的灯火大会!”

    摊主很是得意地把灯火台递到北六一和奎尔手上。

    两人离开星海宝藏的摊位,北六一买了点祭上的特色小零食,又到处逛了逛,时间也差不多了。

    他们坐上极光镇的空中电梯,到了灯火大会观赏区。

    此时人已经很多了,二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位置,灯火大会便开始了。

    充满电子感的灯光烟火在空中排列变换,一个个五彩斑斓的图案讲述着灯火大会的故事。

    周围人声嘈杂,北六一和奎尔则都没说什么,抬着头看那场表演到结束。

    灯火表演结束后,两人在附近找了安静的地方散着步。

    “我看出你最近心态出了一些问题。”奎尔打破了安静的氛围。

    北六一笑了笑:“是...所以你带我出来玩吗?”

    “我看过你一些资料,你这种靠自学升学的确实,少见。我大概能理解你的难处。”奎尔道。

    “也不算什么难处,就是努力没结果对我来说实在是...”北六一的声音小了下来。

    她确实很努力适应过了,只是她从小的经历让习惯太难更改。

    “为什么一定要听课呢?你没听说过聪明人从不听课吗?”奎尔忽然笑起来。

    北六一睁大眼抬头看他,不相信这话是一个任职教授说出来的。

    “别这么看我,”奎尔笑着说,“我是说真的。你有思考过课程设置的意义吗?”

    北六一:“为了让大家学会知识?”

    奎尔点了点头:“你看,就是这样。上课就是为了绝大多数人能明白知识。所以只要你自己能学会,也是用不着听课的,只需要把问题问老师就好了。”

    北六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作业怎么办?”

    “会的就抄,不会的、不熟的,要好好做。”奎尔狡黠地眨了眨眼。

    北六一愣了一下,然后大声笑了起来:“你是不是上学的时候就这么干的?”

    奎尔也跟着笑起来:“被你发现了,可惜你现在没法告诉老师了。”

    北六一笑着笑着,擦了擦眼泪。她实在不怎么懂变通,从来没发现规矩是可以绕过去的。

    “关于你落下的那些知识,虽然我不想你叫我教授,不过我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学术教授呢。这段时间,我给你补课,很快就能追上来了。”奎尔俯了身,眼神温柔地看着她。

    北六一忽然感觉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下来。

    一个人单打独斗了这么久,都忘了也可以是时候去依赖一下身边的人的帮助了。

    “我也知道你直播的事情。你想认真上学的话,肯定是没办法兼顾维持直播的。我也看到很多人议论你,讽刺你,不过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所以我支持你的决定。”

    这种坚定又沉稳的鼓励,让北六一忽然觉得,他确实很适合做一位教授。

    她不是个爱哭的人,此时也没能挤出几滴眼泪,她就只能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奎尔:“谢谢,我说真的。”

    奎尔笑着叹了口气,给了她一个拥抱:“我希望你能很快找到自己的路。”

    北六一深深地回拥了他一下。奎尔的身上总是有一种森林的味道,可能是精灵族独特的体香。

    那天晚上他们聊了很久,在最后的灯火中结束。

    北六一用了随心灯火发射器,一行字在二人眼前绽放。

    “北六一和奎尔,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