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五章 是你得寸进尺了

    一旁的人打量着着她,眼神带着些许玩味,半晌才不怀好意的勾起了嘴角。(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感觉到有人覆上来,唐晓本能的想要躲开,却被按住了后颈。

    对方语气浸着笑意,带着几分轻浮,“学姐,你勉强也算是个妹儿吧。”

    “你真是过来找抽的是不是?”

    唐晓本来就烦,现在又经这么一撩拨,顿时挣脱开拳头挥了出去。

    宋梓擒住眼前的手腕,唇角依旧向上仰着。

    “女孩子能不能温柔一点儿,学姐你太暴躁了,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对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行啊,那你先松开,我打死你的时候尽量温柔点儿。”

    两人闹腾了一会儿,直到看她没了力气,宋梓才把人松开。

    一个U盘放到了桌子上,对方拿下巴指了指。

    “不逗你了,我这是来给你送好东西的。”

    女孩儿狐疑的看着他,脑门儿和额头上写着几个大字

    ——老娘信你个鬼。

    大学刚认识的时候,对方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以至于她产生了一种学弟真可爱的错觉。

    可越相处越发现,这人纯粹就是一个白切黑。

    虽然白的明显,却也黑的纯粹。

    唐晓半信半疑把东西**了电脑,还不忘回瞪两眼。

    这小子以前可没少戏弄过她。

    另一边符珊正盯着电脑屏幕,虽然唇角勾着弧度,但眼底却没有丝毫温度。

    手机倏地震动了一下,看到上面的消息,不禁一震。

    谢时的名字赫然躺在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有时间一起出来出个饭吗?我去接你。’

    可能太过于突然,对方很少主动联系她,这样的机会难得。

    符珊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并叫了助理过来。

    “今天晚上我有约,安排狗仔们跟紧点儿,尽量多拍几张正面特写发出去。”

    下午谢时来的时候,对方已经等在了外面。

    “想吃什么?”

    符珊正在系安全带,倏地听到这么一句。

    大脑卡机了两秒才反过劲儿来,惊诧的看着对方。

    谢时打着方向盘,随口道,“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新开的日料店,要去尝尝吗?”

    “好。”

    瞥见不远处的闪光,女孩儿伸手抚上了他的领口。

    “你领带歪了,我帮你正一下。”

    对方微微后错,松了松领口,语气淡然,“我自己来就好了。”

    男人坐在电脑前,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的绕着眼镜上的细链。

    助导在一旁看着,几次试探性的想要开口,最终也只是转动着眼珠。

    “确定这就是全部了吗?”

    “是。”对方趁此机会搭话,“少爷,您真的不回去吗,听说老爷发了不小火。”

    裴汀合上了电脑,像是没有听到对方的话一般。

    小助导看着下楼的背影,无奈的一声长叹,父子两人闹矛盾,他夹在中间难受啊。

    日料店装修风格完全日式,淡雅节制,禅意深邃。

    服务员上齐了菜,又鞠了躬才离开。

    符珊起身倒了清酒,其中一杯推到了谢时面前。

    “阿时,今天你生日,我订了蛋糕本来是要送到家里的,现在让他们送到这里好了。”

    谢时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面前烟气缭绕,看不清表情。

    “随你。”

    东西吃了没两口,符珊就放下了筷子。

    她平时拍戏需要保持身材,一般晚上都不吃饭,也就是对方是谢时这才破了戒。

    没一会儿,蛋糕就送了过来。

    点上了蜡烛,符珊双手拄着下巴,满怀期待的看着他。

    “我买的是芒果口味的,是他们家的招牌,你尝尝。”

    蜡油顺着柱身滴落,把原本松软细腻的奶油砸出了小坑。

    谢时看着眼前的蛋糕,迟迟没有动作。

    半晌,掏出一根烟,借着蜡烛的火焰点着。

    “你手恢复的怎么样了?”

    符珊顿了顿,举起已经拆了纱布的手,脸上挂着笑。

    “好多了,但换药的时候还是会疼。”

    对于谢时态度的转变,她除了惊诧之外,更多的是欣喜。

    眼睛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光,像是小孩子得到了渴望已久的玩具。

    对方长舒了口气,捻灭了手里的半根烟,才把目光定格在她身上。

    “网上的视频你见了吗?”

    女孩儿正在切蛋糕的手一顿,随即笑着把盘子递了过去。

    “什么视频,这阵子挺忙的,对网上的东西没有太过关注。”

    摩挲着受伤的那只手,神情自然道,“是关于时念的那个视频吗,助理跟我说过了,也找过了导演,但他说休息室的监控一直没用着,我也正想着怎么跟粉丝解释呢。”

    谢时从怀里掏出了东西,面色平淡的推了过去。

    “巧了,我这儿有,你可以拿去。”

    符珊看着桌上的东西,瞳孔瞬间放大,但很快便镇定自若。

    “你从哪里找的啊,我都已经让人去办了,效率都没你高。”

    说着,去拿桌上的U盘,却被对方按住了手腕。

    谢时懒得再兜圈子,眉头微蹙,声音透着寒气,“你就这么讨厌时念吗?”

    “你在说什么啊,我......”

    “讨厌到至于用这样的手段,你们不是同学吗,半分情谊都不念的吗?”

    面对质问,女孩儿依旧面不改色,唇角的笑反而更加温柔。

    “蛋糕都买回来了,你尝尝吧。”

    看着眼前的东西,男人眼眸微动,最终还是尝了一点儿奶油。

    屋内的气氛有些压抑,又被他浑身散发的寒气渲染,更让人感到窒息。

    符珊看着对方微蹙的眉头,为自己感到好笑。

    她付出了那么多,还是得不到对方的半点儿回应。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谢时抬眸,默然的看着她。

    对面的人眼眶通红,一字一句道,“我到底哪里比不上时念,她到底哪点比我好,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我?”

    对方这次却没有半分的犹豫,声音淡然却坚定。

    “因为你不是她,因为她是时念,是最特别的那个,也是不可替代的那个。”

    “她不配!”

    符珊声音发颤,指甲扣进了掌心,“她就是一个有娘生没娘教的人,她凭什么……”

    “那你又是凭什么?”

    桌上的东西被收了回来,对上女孩儿蒙着雾气的眼睛,谢时声音凌冽。

    “这次是你得寸进尺了,她怎样,都与你无关这是最后一次。”

    投在她身上目光带着一股无形却又逼人的压迫感,不禁脊背发凉。

    “这样的事最好不要再有第二次。”

    谢时俯身靠近,目光阴沉,“我对你也算是仁尽义尽了,犯浑的方式我应该比你要懂得多。”

    看着那愈走愈远的背影,桌前的人紧攥着的拳头微微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