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六章 谁轻谁重

    唐晓这边虽然已经拿到了视频,却被经纪人给要了过去。(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符家在魔都也算是有头有脸的,符文成也不是一般人能得罪的起的。

    时念一个人呆的发闷,便索性把手机丢在一旁,独自到外面散心。

    天空晴和,阳光不燥。海风迎面拂来,带着丝丝的咸味。

    她舒服闭了眼睛,感受着大自然轻柔的抚弄。

    一旁有人招呼她,是个卖水果的小摊。

    “来,丫头,过来尝尝看,我们这儿的水果可甜了。”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一大块儿芒果,时念咬了一大口。

    甘甜的汁液划过喉咙,留下一股清香,这几天的消闷也被冲散了几分。

    想着多买几个回去,时念拿了一旁的袋子。

    “师傅,什么价格?”

    摊主笑着搓手,黝黑的脸上彰显着敦厚朴实。

    “嘿嘿,好吃吧。我儿子也爱吃芒果,但就是会过敏。明天他结婚,都沾沾喜气,我给你打五折......”

    拿着袋子的手一顿,她记得他也对芒果过敏。

    医院的人排着长龙,队里的女孩儿踮着脚朝前面张望,又蹙着眉看向一旁。

    座椅上的人脸色通红,脖子手臂上隐约能看到一些小红点儿。

    “你不能吃芒果怎么不说啊。”

    女孩儿拿着药,按住他的手,“别挠,我给你上点儿药,忍一忍。一会儿护士过来给你打点滴。”

    少年眸子朦胧,但依旧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人,乖巧的点了点头。

    因为发烧的缘故,白皙的脸颊上透着阵阵潮红。

    额前的碎发有些被浸湿,骨节分明的手指穿穴在其间,随意拨弄着。

    看他的手又要挠,时念拉过那只略微红肿的胳膊,用掌心轻抚着。

    对方的手掌温热,被拂过的地方的瘙痒似乎也有所减轻。

    谢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无意识的握紧了胳膊上的手。

    ……

    “丫头,丫头!你还买不买了?”

    时念思绪被拉回,放下了手里的袋子,抱歉的摇了摇头。

    酒吧的灯光昏暗,宋梓看着瘫在沙发上的人,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这才正常了几天,就又来我这儿买醉。”

    对方衬衫的两颗扣子解开,领带也被拉松,隐约可以看到锁骨。

    薄唇间叼着根烟,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扣着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

    “谁特么来你这儿买醉。”

    谢时仰口灌了口酒,在嘴里含了片刻,才看到喉结滚动。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很想见到时念,想的有儿发疯。

    视频已经给了助理,估计这会儿已经发出去了。

    宋梓扛着旁边的人,“诶,这次我可是帮了你大忙,你准备怎么谢我?”

    “你上次看的车,明天到。”

    听到车子的瞬间,沙发上的人差点儿跳起来,抱着旁边的人直接香了一口。

    紧接着脸上就被呼了一巴掌,对方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五指印清晰可见。

    尝到了甜头,宋梓不仅懒得计较,又叫人上了几瓶好酒。

    “爷,今天肯定给您伺候好了。”

    谢时给自己满上,随意的挥了挥手,“下去吧,想静静。”

    “好嘞,小的这就把静静给您找来。”

    看着宋梓欢脱的背影,谢时不禁感慨,他怎么就认识这么一个二百五。

    正当忧郁气氛快要营造起来的时候,一个电话给他拉回了现实。

    “老板,这个视频……暂时还不能发出去。”

    正在倒酒的手一顿,吐了唇间的烟,谢时把夹在颈间的电话拿了起来。

    “怎么着,符家打到咱们总部了?”

    助理那边犹豫了半晌,才开口道,“不是,老板就是那个……董事长说……”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就听到一个愠怒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儿呢,赶紧给我回来!”

    谢时把手机拿远了点儿,对面的声音震的他耳朵疼。

    回去的时候,管家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少爷,老爷在书房等您。”

    看对方连衣服都没放,眸底凝着寒气,面色寡淡的就要进去,急忙拦住了他。

    “那个,老爷现在心情不太好,您看您还是……”

    “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错开眼前的人,径直走了进去。

    谢永年正在闭目眼神,听到开门的声音,才睁开了眼睛。

    谢时不动声色的坐到了对前,淡定与对方目光相接。

    两人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谢永年先开了口。

    “那个视频不能发出去,你也别再折腾了,这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

    对方闻言微微抬眸,眉头微蹙,眼神冰冷看向对面的中年男人。

    “什么事在你眼里都能轻易的翻篇儿,怪不得当年我妈落魄成那样,你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时,我……”

    不等男人说完,谢时声音凌厉的打断他,“你能,我不能。”

    “你,你这孩子怎么就分不清谁轻谁重呢!?”

    刚不久前,符珊过来一顿哭诉,说是为了留住未婚夫的心,才迫不得已这样。

    符文成自知理亏,也放软了态度。

    两家合作的项目,由原来的五五分变成了四六分。

    谢永年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况且日后两家还有可能会有更深入的合作。

    再说,时念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也不值得费心思去在意。

    因为她与符家为敌,实在不划算。

    凭任何一点儿,都没有撕破脸的道理。

    谢时长腿交叠,靠在椅背上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这个只管生了他,却没有尽到半分父亲责任的男人。

    也是他母亲爱了一辈子的男人。

    “是,谁轻谁重你最分得清。我母亲轻,你的事业公司最重。”

    提到邵婉秋,谢永年的姿态顿时低了下来。

    “小时,爸爸都说过了,当年也是迫不得已,你……”

    门倏地被用力推开,女人紧盯着两人,目光凶狠。

    管家紧跟其后,拉着门口的人,却被对方一把甩开。

    “滚开!”

    女人径直走到谢永年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没有丝毫的犹豫。

    顾及到旁边有人,谢永年感觉面子上挂不住,用力的把女人推搡开。

    “你又发什么疯,有病吧!”

    “你敢打我,长本事了是吧,别忘了你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董荣荣毫无顾忌的闹着,丝毫没有顾及到旁边有人,半分脸都没有给他留。

    谢时抱着胳膊在一旁看热闹,并且拉住几次想要上前劝阻的管家。

    “烨儿马上就要回来了,你又把他叫回来干什么!?”

    听到这句话,谢时的眸子顿然冷了下来,甚至带了几分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