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七章 到底是谁更丢人

    董荣荣拿了桌上的文件,胡乱的翻了几下后扔回给谢永年。(看啦又看小说网)

    男人面子上挂不住,气势明显有发虚。

    “你闹够了没有!?”

    董荣荣被擒住了手腕,猛的向后一推,整个人摔在地上。

    谢时既不拉,也不走,抱着胳膊看着两人,眸子中满是玩味。

    地上的人先是一愣,随即嗔怒的看向谢永年。

    对方清了清嗓子,整理着被扯乱的衣领。

    “阿时,你先出去,那东西绝对不能发出去,有时间我再跟你说。”

    管家看得出父子两人间的隔阂,况且目前的情况,他也确实不适合在场。

    谢时推开一旁人的手,目光淡然的扫过两人,才转身出去。

    管家紧跟了出去,步履匆急,“少爷,老爷这些年身体一直不好,您尽量……”

    不等对方把话说完,谢时已经开门离去。

    看着那道冷寂的背影,忍不住一声叹息。

    看来这父子间的疙瘩,是很难解开了。

    秘书一直在公司等着,左右两难。

    一边是顶头上司,另一边是顶头上司的老子,谁她都惹不起。

    听外面有动静,这才从桌子上爬起来。

    对方径直走向办公桌,手里拿了份文件。

    “东西发出去了吗?”

    小助理缴着手,满脸犹豫,“还没有,董事长说……”

    “谁才是你老板?”

    谢时神色冷了下来,连声音都带着寒气。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没人能让你走,你尽管按我说的做就行。”

    早就预料到谢永年会以工作相逼,他这么说也算是给对方打了一针安心剂。

    符家书房内气氛压抑,连呼吸声都透露着几分沉重和窒息之感。

    符文成坐在木椅上,审视着眼前的人。

    “你知不知道你给符家丢了多大的人!?”

    对方声音威怒,给人不小的威慑力。

    符珊却是异常的镇定,淡然把目光投了过去。

    这无异于更是激怒了符文成,拿了桌上的东西直接砸了出去。

    “你堂堂的符家大小姐,要是被人知道了耍这种龌龊的小把戏,让别人怎么想我们符家,怎么看我。”

    U盘砸到了脸上,女孩儿只是微微侧身,却没有躲开。

    被砸的地方上很快便红肿了一块儿,与周围白皙的皮肤相比,显得十分的突兀。

    U盘本来就没有多少重量,却还是砸成了这个样子,可见对方用了多大的力气。

    符珊伸手抚上了那片红肿,眼眶发红,声音带着颤抖。

    “我丢人?那你的好儿子就给你长脸了?”

    提到符巡,桌子后面的人眉头越发紧蹙,显然又被激怒了几分。

    “你的好儿子上个星期才被人拍到跟哪个嫩模从酒店出来,两人还手牵着手,恩爱的很。”

    “你给我闭嘴!”

    女孩儿话音刚落,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脸偏向了一旁。

    符文成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对面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现在在说你的事,别牵扯到你哥!”

    符珊愣怔在原地,眸子中透露着不可置信,随即便是一片悲凉。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如此。

    符巡不管犯了什么错,都能轻易的被原谅。

    而她只要稍微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便会招来训斥。

    处于高中叛逆期的符珊也曾试着反抗过,专门找了人在校门口拦人。

    而符巡早就逃课跑了出去,根本找不到人影。

    几人等了好一会儿,也见不到人,不由得火气大了几分。

    恰巧他新交的女朋友闯入了符珊的视线,眼神不由得沉了下去。

    推着一旁的黄毛,“看到那个女生没有,去拍几张她清凉的照片过来。”

    身后几人有些犹豫,其中一人转着手里的铁棒,目光猥琐。

    “我说符大小姐,刚开始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这样得加钱。”

    符珊懒得跟他们计较,直接把钱包扔在了对方身上。

    本想来只是找人教训一下符巡,让他以后把尾巴收着点儿。

    谁知对方走得早,几人白等了一场。

    但只要是能涉及到符巡的事,她不屑于用什么样的手段,目地达到了就行。

    即使符文成看不惯她,为了面子,也会摆平一切。

    几人把女孩儿逼到了角落,目光猥琐的在她身上游移着。

    对方没经历过这种事,清亮的眸子里还是惊慌之色。

    “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几个混混模样的青年不断逼紧,脸上带着猥琐的笑容。

    “干什么,哥哥闲得无聊,陪你玩会儿呗。”

    “不要,求你们不要这样……”

    女孩儿死死的拽着自己的衣服,用力的捂紧了胸口,不断后退。

    终究是人数和力量上相差悬殊,领头的黄毛被咬了一口,巴掌直接甩了出去。

    ”臭*子,敢咬老子,看我不打死你!”

    雨点儿办的拳头落了下来,女孩儿蜷缩着身子,在地上颤抖着。

    “行了,赶紧拍照片,一会儿有人来了。”

    符珊上前拦住几人,目光定格在地上的人身上。

    几番撕扯过后,女孩衣不蔽体,大片的肌肤裸露在空气里。

    而一旁的众人则是唇角挂着笑,满载而归。

    隔天符珊就让人把照片发了出来,挂在了学校的论坛上。

    一时间,女孩儿成了全校人的焦点。

    符巡是否因此颜面扫地不能肯定,但女孩儿是成为了别人口中超讽戏弄的对象。

    成了他们争斗之间的牺牲品。

    符文成顾及颜面,联系了学校私下解决。

    女孩儿中度抑郁,最后转了学,便没有再听说过消息。

    而符珊对此并不以为然,反而觉得是对方罪有应得。

    错就错在了跟符巡有关系,怪不得她下手狠。

    只要是她想要得到了的,就必须要得到,用什么方法无所谓。

    从书房里出来,符珊紧绷着的表情瞬间垮掉,豆大的泪珠划过脸颊。

    一旁的保姆拿了冰块,却被她一手挥开。

    “都给我滚!”

    女孩儿面色阴鸷,娇俏的面孔变得狰狞,眸底的寒意凌然。。

    都是来看笑话的……

    都是来看她笑话的……

    符珊脑子里盘旋着这个想法,眼神又冰了几分。

    时念……

    都是因为时念礸……

    拳头被用力握紧,指甲掐进了肉里也浑然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