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7 暗度陈仓

    那女人手中绞着一方丝帕,一双媚眼如丝,朝着陆明吉眨了两下,陆明吉浑身一颤,感觉自己连魂魄都被勾走了一般。(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公子日日来看如烟,让如烟好生感动。”

    那女人拖长了尾音,说起话来挠得人心痒痒。

    陆明吉壮着胆子上前一步,拉着如烟的手道:“如烟,你放心,我一定会凑够钱给你赎身的。”

    如烟将手从陆明吉手中抽了出来,执起手帕擦了擦眼眶,故作娇柔道:“能得公子这句话,如烟即便是身陷囹圄也甘之如饴。”

    见如烟眼眶红红的,陆明吉立刻就心疼不已,赶紧把今早在陆威那里要来的一两银子塞到了如烟的手中。

    “如烟,银子我会慢慢凑的,这些你先拿着,买点好吃的,可别再哭了,我会心疼的!”

    叫如烟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嫌弃,不过还是将银子收下,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说到:“真是苦了公子了,如烟一定会等公子攒到足够的钱来替我赎身的。”

    陆明吉还想在说什么,却被如烟打断道:“公子,如烟的时间到了,不能再陪公子谈心了,公子快些回去吧。”

    陆明吉也知道如烟身份特殊,如果耽误她太长时间,会被妈妈打骂,于是不舍的点头答应。

    “如烟,你快些进去吧,我等你进去了我再回去。”

    “好。”

    如烟转身进了门里,透过门缝对陆明吉笑了笑,然后将门关上。

    陆明吉觉得,能见到如烟这一个动人心魄的笑容,今天这一番爬山涉水的辛苦都变得甜蜜了起来。

    陆霜霜趴在墙上将一切看入眼底,等陆明吉出了巷子,陆霜霜一个纵身翻进了院子里。

    这院子正面是一家青楼,规模不大,姑娘也就七七八八吧,像如烟那样的女子在陆霜霜眼中也就是个庸脂俗粉,奈何陆明吉这辈子只怕没见过比她更有魅力的女人了,一颗心都全部扑在了上面。

    如烟关上门转身就露出了一副嫌恶至极的嘴脸,使劲儿用手帕擦着被陆明吉抓过的手,骂骂咧咧的进了房间。

    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在,见如烟回来,立刻上前搂着她的腰身,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那男子道:“这傻子你还没打发掉呢?”

    如烟瘪了瘪嘴,嫌弃道:“穷是穷了点,不过还能扣出几两银子,不然指望你给我买胭脂花红吗?”

    那男子捏住如烟的下巴,将她拉向自己,佯怒道:“怎么,这是在嫌弃我没用了吗?”

    如烟一撩丝帕,抬手勾着男人的脖颈,抛了两个媚眼,笑的风情万种。

    “哪儿能的事呀,如烟就这么一说,你可别多想。”

    那男人唇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附身吻了上去,吻到如烟险些喘不过气来。

    如烟娇嗔道:“瑞郎这是想吃了我吗?”

    那男子一顿,眼神中顿时被yu望充斥,霸道的抱起如烟转身扔在床上,粗鲁的拉扯着她的衣服。

    片刻之后,房中穿出娇喘声阵阵。

    陆霜霜可没听这种墙角的心思,嫌恶的转身离开了。

    这陆明吉真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蛋,被人耍的团团转,还不忘给人送钱。

    不过知道这层原因,陆霜霜也比较好出手了,心里制定了计划就回了跟杨佑约定的地方。

    杨佑蹲在一家面馆铺子的墙角里,手中抱着陆霜霜的装蛇的背篓,颓废得就是隔壁讨钱的叫花子都比他看着精神。

    陆霜霜过去朝着他脑门就给了一巴掌,怒道:“瞧瞧你这德行,阴湿倒阳的哪儿像个男人,打起精神来,准备跟恶势力战斗,将阿娇抢回来吧!”

    一提起陆明娇,杨佑立刻来了精神,也明白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好,深吸了两口气,站起来耸耸肩,换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跟着陆霜霜喊道:“与恶势力战斗吧!”

    这一声中气十足,顿时街上行人纷纷向他们看来,陆霜霜拍拍杨佑结实的肩膀,鼓励道:“不错,就是要这样的气势!”

    杨佑鼻腔里发出一阵如牛一般的闷响,然后挥了挥拳头,做出一副要揍人的架势,周围行人见状纷纷退让,免得被这两个傻子给误伤了。

    陆霜霜带着杨佑去了聚宝商行,朱成原本热情的上前招呼,见到怒目圆睁瞪着自己的杨佑,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这模样不像是来卖东西的,到像是来讨债的。

    陆霜霜安抚道:“掌柜的放心,这大兄弟正在练气势,咱别管他。”

    朱成偷摸瞟了他两眼,杨佑一直怒视着他,让朱成坐如针毡。

    看着陆霜霜眉眼弯弯,朱成敢肯定她是故意的。

    最后五条尖吻蝮蛇以三十两的高价成功售出,陆霜霜捧着钱袋,开心的出了聚宝商行,徒留朱成跌坐在椅子里欲哭无泪。

    回村的路上,陆霜霜将朱成多给的五两银子给了杨佑,杨佑死活不肯接受,陆霜霜最后只得搬出陆明娇来,说她受了委屈要豪吃特补,这钱是给她补身体的,杨佑这才收下。

    这几日杨佑都住在陆霜霜家里,陆明娇一天没有被放出来他就不放心回杨家村去,陆霜霜便给他在唐蕴的屋里用桌子搭了一张简易的床凑合着。

    等用过饭回到房间里,陆霜霜才将今日在县里所见讲给白瑾听。

    白瑾沉思了片刻,抬头问陆霜霜:“你打算怎么做?”

    陆霜霜摩拳擦掌,唇边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说到:“秘密。”

    白瑾无奈一笑,就知道陆霜霜不会这么容易告诉他的。

    白瑾宠溺道:“又是要亲亲才能说的秘密吗?”

    陆霜霜点点头,朝白瑾撅着嘴。

    有些事情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热炕头。

    白瑾最近跟陆霜霜的关系突飞猛进,像亲亲这种小场面已经难不倒他了。

    白瑾像小鸡啄食一样轻轻的吻了上去,或许是害怕陆霜霜不满意,又附赠了一枚香吻。

    陆霜霜奸计得逞,这才将自己的计划讲给白瑾听。

    白瑾听完只是嘱咐了一句“注意分寸”,没有丝毫劝阻陆霜霜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