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58 现场直播

    第二天一早,陆霜霜一个人在村口埋伏着陆明吉,可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他出现,正纳闷时瞧见陆明吉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刚踏出村口,陆明吉又停住了,摸了摸身上,口袋里空空如也,犹豫了一番又折返回去。

    陆霜霜猜他估计是今早上没要到钱,如今没脸去城里见如烟,于是本着一颗菩萨心肠的陆霜霜,抬手就扔了二两银子在陆明吉面前。

    银子刚好砸在他的脑袋上,陆明吉捂着脑袋张口就骂:“谁他娘的砸我,不要命了吗?”

    四周空空荡荡没有一点人迹,陆明吉纳闷的嘟哝了两句,随后低头看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砸了他一脑袋。

    这一看连眼睛都直了,立刻用脚踩着然后四处张望了一番,见绝对没人发现才低头将银子捡了起来,用袖口擦了擦。

    陆明吉拿在手里一看,果真是枚银子,当下心花怒放走起路来都连蹦带跳的,想都没想其他就朝着永安县去了。

    只觉得今天一定是走了狗屎运,得了上天眷顾,连老天爷都在撮合他和如烟这一对苦命的鸳鸯。

    陆霜霜不远不近的跟在身后,一直到了永安县里,陆明吉轻车熟路的去了那条花柳巷,敲了敲门。

    开门后如烟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昨日刚送完银子的陆明吉今天又有了银子,一次还是二两。

    陆明吉拉着如烟的手又是一番述钟情,可惜如烟时而朝屋内看看,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陆明吉只当是她怕被妈妈发现,也没放在心上,能摸到自己的梦中仙姑,已经让他心满意足感恩戴德了。

    见陆明吉叨叨个没完没了,想着自己房间里的人,如烟有些不耐烦了,抽出手推了推陆明吉,勉强笑道:“陆公子要不先回去吧,如烟还有一些事情要办,明日再陪公子一起饮酒怎样?”

    陆明吉当下有些失落,今日给了二两却连如烟的大门都没能迈进去,明日自己可拿不出这么多钱了。

    “如烟,今天不可以吗?我就想陪陪你,不会碰你。”

    如烟没想到今天的陆明吉这么不好打发,脸上有些不悦,语气也重了几分。

    “都说我有事了,你就一定要为难我吗?公子若是连这点时间都不愿意等,那便罢了,日后也不复相见。”

    陆明吉急道:“如烟,我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这就走,这就走,你别生气!”

    “哼!”

    如烟一拂衣袖,转身进了门里。

    陆明吉追上前两步,险些被关上的门夹了鼻子。

    陆明吉自我安慰一番,如烟定是有急事才会这么对他的,随后给自己打了打气,准备回村里,却在一转身,刚好撞见了陆霜霜。

    陆明吉慌张道:“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陆明吉知道陆霜霜与陆明娇关系贼好,如果让她回去乱说,自己的名声不重要,钱是肯定再也要不来了,当下就紧张了起来。

    陆霜霜白了他一眼,嫌弃道:“把舌头捋直了说话。”

    陆明吉哆哆嗦嗦哪儿能说句完整的话,陆霜霜见他张着嘴,抬手就塞了一个白面馒头放进他嘴里。

    陆明吉叽哇乱叫,陆霜霜凶狠的瞟了他一眼,阴测测道:“你再乱叫,我就拔了你的舌头!”

    陆明吉立刻就消停了,陆霜霜杀的那两头狼他远远看过,至今心有余悸,他可不敢跟陆霜霜当面叫板。

    陆霜霜拉着他的领口,一个纵身就飞进了院子里,陆明吉心心念念的地方,竟被陆霜霜这么轻易的就闯了进去。

    陆霜霜给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陆明吉立刻连连点头,两人躲在如烟的房间门口偷听墙角,听得里面有一男一女的声音传出来。

    “瑞郎,你生什么气呀,那傻子就是个冤大头,我勾勾手他就将银子送上门来,我跟他就是逢场作戏,连手都没让他碰过。”

    那男人喝了一口闷酒,他如何不知道如烟是逢场作戏,就连他也不过是她诸多作戏的对象之一。

    那男人一阵愤懑不平,他自认潇洒倜傥,如今竟还没一个乡巴佬给的钱多,如烟表面上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他的眼神中总让他觉得有几分轻蔑。

    自尊心作祟,男人将怀里的五两银子掏了出来扔在桌上,低声吼道:“小爷有的是钱,你以后不准再跟那个乡巴佬见面。”

    如烟看着桌上的银子心中冷笑,这男人白吃白喝了好些日子,没钱还想充大爷,倒不如那陆明吉真情实意。

    如烟收了钱,自然又换上一副千娇百媚的模样,起身靠在他身上,就主动送上了红唇。

    “那穷酸小子,没钱还长得丑,我看着也不舒服,只要瑞郎说不见,我便不见。”

    那男子对如烟的回答十分满意,双手又不安分了起来。

    陆明吉在门外哭的老泪纵横,可惜嘴里被陆霜霜塞了大馒头,呜呜抽泣的声音完全没有惊动房间里正情意正浓的两人。

    陆明吉倒是也想冲进去,可惜被陆霜霜拽住动弹不得。

    陆霜霜见任务达成,就拽着陆明吉走了。

    出了巷子,陆霜霜将他直接扔在了街角,陆明吉哭着把馒头拔了出来,估计想着扔了怪可惜,自己又还没吃早饭,就又塞了回去,边哭边吃。

    陆霜霜看得一阵辣眼睛,她清楚的看见陆明吉啃了滴在馒头上的大鼻涕,忍不住犯恶心。

    其实不怪乎如烟看不上他,只要脑子正常的女人应该都看不上这样邋遢猥琐的男人吧。

    陆霜霜不耐烦道:“嚎够了吗?”

    陆明吉抬头看她一眼,眼睛里带着一丝怨恨。

    陆霜霜不甚在意,冷声说到:“你恨我做什么?我带你看了一场欢爱好戏你该感谢我才对,要知道这机会可不常有。”

    他说他想看了吗?陆明吉真想骂人,可惜他不敢。

    陆明吉擦了擦眼泪,看着陆霜霜小声埋怨道:“你们家真是没一个好人!你堂兄骗了我的如烟,你又带我来亲眼撞破,你们是不是商量好了的?”

    陆霜霜挑了挑眉,问:“我堂兄?谁啊?”

    陆明吉愤愤起身,指着陆霜霜怒道:“你还装傻,那屋里的不就是你堂兄陆明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