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0 识破身份

    陆霜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仰着头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有本事就来拿!”

    云霆悻悻道:“我打不过你,你…你不要脸!欺负人!”

    欺负的就是你!谁让你人傻钱多!

    云霆那个悔啊,云钦说他要不回这钱,他起初还不信,如今看来,这女人跟他老大一样蛮横不讲道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云霆张口喊到:“云钦,你快出来帮我。”

    陆霜霜瞳孔瞬间放大,转身的一刹那,看见了从不远处的树后走出来的男人。

    那人一身青色长袍,面容清癯带着丝疲惫,却难掩他周身气质清逸,身体单薄得仿佛风一吹就会倒,远远看着就像一文弱书生,丝毫与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毒王”扯不上关系。

    云钦缓缓走来,每走一步,陆霜霜心中的恨意便被挑起一分,直到铺天盖地的杀气震得云钦不敢再靠近。

    云钦双目中带着不可思议,张了张嘴,却因为颤抖发不出声来。

    陆霜霜见他这模样没有丝毫旧友相见的感天动地,手掌运力,脚下生风,瞬间朝着他的胸口攻击了过去。

    云钦沉溺在见到陆霜霜的激动之中,根本来不及抵挡,刹那之间,陆霜霜的掌风就到了云钦面前,劲风撩起云钦额前的发丝凌乱飞舞。

    陆霜霜一顿,整个人竟在空中停滞了下来,身后云霆拖住她的脚腕制止了她动作。

    云霆运力将陆霜霜扔了出去,陆霜霜一个旋身稳稳落于地面。

    云霆只觉得一阵后怕,丝毫没预料到陆霜霜会突然向云钦下杀手,若不是自己反应够快,那一击若打实了,只怕云钦现在已经一命呜呼了。

    云霆收起刚刚的漫不经心,朝着陆霜霜大声吼道:“你敢伤云钦,我跟你没完!”

    陆霜霜一声冷哼,丝毫不将他放在眼中,冷声道:“那就一起上,今天我就送你们去见阎王。”

    云霆见陆霜霜的神色凌然不似玩笑,当下便认真了起来,以云钦之能,再加上他,今日必定是胜券在握。

    只是当云霆回过头去,满脸挂着泪痕的云钦将他吓了一跳,怎么连一向铁石心肠的毒王现在都爱掉眼泪了?

    云霆急道:“云钦,你咋了?还能打不?不打我们逃吗?”

    云钦丝毫没将云霆的话听进去,只是抬步朝着陆霜霜走去。

    “阿召!”

    一声阿召,让陆霜霜如遭雷击,霎时尘封在脑海中一段又一段的回忆源源不断的涌出,如走马灯一般不停的变换。

    陆霜霜晃了晃脑袋,想要停住这些虚妄的回忆,明明一切都结束了,如今再想起来不过徒增悲伤罢了。

    可回忆却无孔不入,曾经的一切都在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的上演,直到陆霜霜感觉神识越来越不清晰,胸腔中一阵炙热难掩,丹田内力四散乱涌,竟有了走火入魔之势。

    颅顶一阵疼痛袭来,随后丹田之中气息逐渐稳定,陆霜霜神识也渐渐清醒过来。

    入目的是云钦一副担忧的神情,陆霜霜不由得在心中冷笑,暗杀自己的时候他该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呢?如今却做出一副关心她的模样。

    云钦将陆霜霜头顶的银针拔掉,陆霜霜周身运气平复体内躁动的内息,睁眼之间,抬手便钳住了云钦的脖颈。

    云钦也不反抗,就那么呆呆的看着陆霜霜,眉目之中有悔恨、不解和心痛,却独独没有一丝一毫的杀意。

    陆霜霜唇角勾起一抹森冷的笑意,讽刺道:“毒王也不过如此罢了,如今还不是落得我手。”

    云钦武功堪堪算个二流偏上,却能独占剑指江湖杀手榜二的高位是因为他的毒术出神入化,杀人于无形之中,更因善用一种名为“舍身”的毒药,让人若贸然靠近便会因中毒而走火入魔,就算压制毒素不死,随后两个时辰内也会全身僵硬麻痹动弹不得,任人宰割。

    可陆霜霜虽中了“舍身”,却并没有被麻痹,甚至丝毫看不出中毒的迹象,“舍身”之毒竟然片刻就被化解,不仅是云钦,连一旁的云霆也忍不住吃惊。

    云钦没想到抢了云霆银子的陆霜霜会是召邪,只当是什么江湖隐士,担心云霆不敌这才提前在云霆身上下了“舍身”,若知道陆霜霜就是召邪,他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会向她下毒的。

    云钦愧疚道:“抱歉,我不知道是你。”

    陆霜霜无所谓道:“无妨,即使你不给我解毒,这毒也只能影响我片刻。”

    云钦面露疑惑,舍身之毒由他亲自调配,若不用解药,是绝对没有可能提前解除的。

    见他疑惑不解,陆霜霜难得好心的提醒他道:“说来这也是你第二次向我下毒了,可惜了,身为毒王,竟然不知身中‘九幽’之人乃百毒不侵。”

    云钦一滞,浑身开始轻颤,神情恍惚慌乱,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

    “你……中了九幽?”

    陆霜霜仰头大笑三声,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看着云钦就像什么笑话一般开心,捏住他脖颈的手微微一用力,云钦立刻喘不上气,一张脸涨得通红。

    “你在说笑话呢?我为什么身中九幽你心里没点数吗?”

    这种杀人无形的世间至毒,若不是亲近信赖之人,有谁能向她召邪下毒?

    云钦想要说话,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觉得大脑意识开始模糊,痛苦难忍至极。

    陆霜霜并没有立刻拧断云钦的脖子,她在戏耍他,瞬间毙命哪儿有慢慢折磨来的有趣,她准备用世间最残忍的方式,让云钦体验到她曾经遭受的每一寸痛苦。

    这瞬息之间发生的一切,让云霆呆若木鸡,至今仍沉溺在云钦那一句“阿召”之上。

    整个剑指江湖,会这样称呼召邪的,只有云钦一人而已。

    看着陆霜霜的眉目,没有一丝一毫的地方像那个狷狂邪魅,美艳绝伦的女子,可当他知道她就是召邪以后,又觉得她处处都像召邪!

    云霆丝毫不在意云钦是不是快要死了,只是傻愣愣的走到陆霜霜身旁,跪了下去,一双泪眼婆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开双臂就抱了上去。

    “老大,我好想你……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