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61 纠缠

    陆霜霜被云霆突如其来的举动打得措手不及,捏住云钦脖颈的手顿时松开,云钦瘫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息,而陆霜霜则被云霆抱了个严严实实。(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云霆心智不全,虽然平日里杀人如麻,却是个实打实的缺心眼,当年让他接受召邪身死魂灭的结果费了云钦不少功夫,如今再见到活着的召邪,云霆顿时觉得陆霜霜刚刚揍云钦还是揍得轻了。

    老大明明没死,竟然敢如此诓骗他!

    陆霜霜手顶着云霆的额头,将他推开,就见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想往自己身上蹭,那模样邋遢得与唐蕴刚死了爹差不多。

    陆霜霜只觉得脑瓜仁生疼,最见不得这种哭天喊地的场面,抬腿就给了云霆一脚,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

    “滚滚滚,再敢靠近,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云霆趴在地上一个翻身而起,从小已经被召邪揍得皮糙肉厚,这一飞踢对他而言根本不痛不痒。

    翻身起来云霆又追着陆霜霜去了,陆霜霜见状烦的转身就跑,甚至用上了轻功,一时竟将折磨云钦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云钦缓过气来,看着漫山遍野被追的鸡飞狗跳的两人,仿佛回到了曾经在祁山之上的时光。

    练刀的云岚和云亦,温酒赏雪的云墨和云阳,畅谈着女儿家话题的云瑶、云香和云溪,上蹿下跳的云霆和云霄,还有永远在角落里阴沉的脸的云蝎,加上首座上昏昏欲睡一袭红衣邪肆的召邪……

    曾几何时他们十三个人也是一起出生入死,同甘共苦的家人,可如今分崩离析、生死永隔。

    召邪的死讯传遍江湖之时,他们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武功之高,若非自愿绝不可能受制于人,即使江湖群雄群起而攻之又如何,只要守着祁山天险,断没有被攻破的可能。

    可直到召邪真的身死魂灭云钦才知道,云岚早已经带着云瑶云蝎等人背叛了剑指江湖,只是没想到,对付召邪所用的方法竟是他研制的“九幽”!

    九幽之毒,天下至毒。

    召邪为了抑制毒素扩散蔓延,究竟经历了什么剥血削骨的疼痛和折磨,云钦仅是看到陆霜霜现在的相貌和身高便约摸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那种疼痛非常人所能忍受,与一截一截敲碎骨头,撕裂每一寸肌肤的煎熬更甚,许多人在最疼的时候忍受不了选择自尽的数不胜数。

    云钦立在原地,不躲也不逃,即使并不是他对召邪下的毒,但让她承受这一番苦楚的自己,也算得上罪魁祸首。

    陆霜霜被云霆追的心烦意乱,实在忍无可忍,双腿在树干上借力一跃,一脚便踹在了身后云霆的脸上,直接将他踹飞了出去,砸在一块石头上。

    云霆头磕在石头上顿时就晕了过去。

    陆霜霜终于松了口气,世界总算安静了。

    陆霜霜回来见云钦脊背挺直,朝她而跪,眼中一片坦然,没有畏惧与惶恐,仿佛下一刻就算陆霜霜打碎他的天灵盖,他也断不会有一丝怨言。

    陆霜霜心中愈渐烦躁,她只想偏居一隅,安安稳稳的度过最后的日子,不想再与曾经的人和事有半分牵扯,可总是事与愿违,不断被卷进麻烦之中。

    初见云钦时确实愤怒难忍,恨不能将其剥皮抽筋碎尸万段,可被云霆一番折腾下来,感觉心中的仇恨和愤懑又没那么强烈了。

    比起临危之际刺她一刀的云岚,当时并不在祁山的云钦向她下毒一事本就没有证据,只是以前的召邪被仇恨蒙蔽,下意识的认为是他下得“九幽”,如今再见到云钦消瘦颓废模样,和看她时眼底深深的自责,陆霜霜却怎么也不信是他害了自己。

    冷静下来的陆霜霜负手而立站在云钦的面前,俯视着他道:“我给你一刻钟时间解释。”

    云钦面露惊讶,曾经的召邪眼中揉不得一粒沙子,就算不是云钦下得毒只怕也要先打断一条手臂再说,如今竟然肯安静的听他解释,云钦不可畏不吃惊。

    “不愿意说,那就去死!”

    陆霜霜上前一步,云钦立刻拱手道:“我说。”

    云钦娓娓道来:“当年我受命回了药王谷,临行前云岚于祁山脚下向我索要一枚无色无味的毒药,说是朝廷有意联合江湖中人围剿剑指,他想冒死潜入队伍中,向领军之人投毒,我未疑有他,便将九幽之毒交于他,本想那领兵之人一旦中毒必定会熬不住痛楚向祁山求药,如此也算能拖延一阵时间等我回来。”

    云钦语气中带着浓烈的痛苦与自责,接着说道:“我没想到他会将药用到你的身上,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中毒,你根本不会战败,如今,你若心中有怨,是打是杀,云钦绝无二话,只求阿召多宽限些时日,我会尽力找到解毒的办法。”

    说到后面,云钦话里竟带着一起乞求的意思,似乎料准了陆霜霜会拒绝他的建议。

    陆霜霜闻言后心中却无波无澜,即便只是他的片面之词,心里也相信了云钦的说辞,只是至于解药一事,陆霜霜却并不是十分在意,她始终记得云钦曾说过,九幽无解。

    九幽之毒带给她那段时间的折磨和痛苦如今也回想不起什么了,比起再经历一遍,就这般闲云野鹤的活上个三五年清净日子,再找个没人的山头寿终正寝才是陆霜霜此刻的想法,活的久了……真的很累……

    陆霜霜平静道:“你走吧,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去过你们自己的日子,如今江湖中已经没有剑指江湖了,你我前世今生恩怨纠葛至此一笔勾销,今生也不复相见。”

    “阿召!”

    见陆霜霜转身要走,云钦上前想要阻拦,却在靠近的一瞬间,陆霜霜转身一掌挥出,将云钦打出七八米,云钦并不气馁,起身又追上去,陆霜霜被纠缠得烦闷不堪,手中运了五分内力,以云钦如今的状态,若挨上一掌,只怕两三个月都下不了床,挥掌之际,听得身后有人唤到:

    “霜霜。”

    陆霜霜一滞,立刻撤了手中内力,转头朝着身后之人笑的灿若桃花,以此来掩盖她此刻的慌乱。

    “阿瑾,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