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章 前世今生意难平

    前世他中学的英语很差,不是学不好,而是根本不想学。(看啦又看手机版wap.k6uk.com)

    *国90年代有三大耻:

    93年还是小学生的他,还看不懂一向坚毅的父亲面对新闻联播留下的屈辱泪水;

    96年还是初中生的他,对于长辈们的憋屈懵懵懂懂;

    但是99年的那个初夏,激愤的他就在锦城漂亮国领事馆的门前,跟着几十万锦城人一遍又一遍的怒吼着“漂亮佬,老子忍你很久了!”。

    那年,锦城七中的外教们也因此有部分人离开了校园。

    上世纪末的高中校园出现外教的身影,在全国也属于非常牛X的了。

    锦城七中很幸运便是如此,因为一些可以大到外交上的因素,锦城七中每年都有那么几个外国教师来交流,有严苛的,有诙谐的,有睿智的,有木讷的,风格迥异,有些老师甚至吴楚之现在都想不起他们的名字了。

    麦克蒂森,漂亮国人,是吴楚之的英语外教。

    据说来*国之前,是漂亮国某某名校的名教,教学方式新颖,比如英语课从来不讲语法不讲课文只放原音电影等,课堂上便是用英语师生讨论剧情讲解世界风俗什么的,一度迷惑了很多的学生家长,认为素质教育便是如此。

    99年后,麦克蒂森和他的部分同胞们撤离了*国,但吴楚之始终认为他的撤离是因为搞大了一个年轻英语女老师的肚子又拍拍屁股不想负责。

    吴楚之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来*国之前是个无业游民兼电影放映员。

    少年慕少艾时,吴楚之喜欢那个充满青春活力、穿着时髦的英语女老师,在那个年代人们眼界刚刚打开时,这样的女孩很扯眼球。

    “未婚先孕”、“怀了鬼佬的种”、“男的跑了”,在**还没有普及的那个年代,这样的标签足以杀人,所以没过多久,那女老师就跳楼香消玉殒了。

    于是吴楚之对整个西方文明充满了仇视,更因为作为一个文学愤青深受当时一些的热血畅销书影响,对英语不待见到顶点,自然英语成绩很差,一直徘徊的90分及格的边缘。高考时因为学校广播间歇失灵导致听力丢分,只考了79分。

    这个年代还是考前填报志愿,在6月拿到志愿表时,即使在面临文综拉分的不利局面,吴楚之依然很中二的只填报了燕京大学经济学这么一个学校一个专业。

    吴楚之认为他就属于燕大,就属于那一塔湖图(博雅塔、未名湖)。

    如果不是最后在班主任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勾选了服从学校调剂,从而去了有锦城七中附属大学之称的蜀大,那么那年他就会以语文139、数学149、英语79、文综251、总分618分超过燕大最低录取线16分却最终落榜成为笑谈了。

    蜀大其实也是985大学之一,就在锦城七中隔壁,有着“锦城七中附属大学”的名号。

    但对于这届只有280人却有60来个清北名额的锦城七中学生来说,蜀大的地位只是老师口中的“你再不好好学习,就只能去隔壁的蜀大读书了。”

    考进蜀大对于吴楚之来说始终是人生经历的遗憾,毕竟他是放弃了保送建邺大学的机会选择高考的。

    虽然前世踏入社会后,最终混的也不比别人差,但沉沦经年,他在意气销磨的岁月里失去了太多太多的美好。

    吴楚之的激动在于这一刻他拥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

    学好英语是他向命运的最后一次低头。

    于是大学里,在还是百分满分制的英语等级考试里,他取得了四级79分,六级83分的成绩,雅思达到了7.5。

    毕业后为了多赚钱,进入外资投行,在一群外国佬和二鬼子的摧残中,说话开始中文中夹杂英文,英文中夹杂中文。

    最终变成了当初自己最看不起的人,这就是所谓的成长。

    听说读写流利,商务谈判全程无障碍交流,这种水平在高考里就算拿不到一百四五,怎么也不会低于120吧。有这40分的加成,燕大稳了。

    看来这是老天爷觉得把自己前世安排的实在没意思,良心过不去,忍不住一脚给踢回2001年来换个玩法?

    前世的吴楚之,高考失利后遭受人情冷暖,从而性格大变,大二期末的暑假,从小青梅竹马的女友实在无法忍受他失去上进心的样子,不辞而别出了国。

    女友的离去打醒了他,大三开始通过注会、司考,毕业后进入投行,成为保代,对于金钱的渴望让他多年来全身心的扑在事业上,因为几个跨国并购案成为投行巨擘,实现了财务自由。

    赚钱实际上是想证明着什么,赚到钱后却发现什么也证明不了,或者说一切毫无意义。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戏剧,当你努力大鱼大肉吃饭的同时也仅仅是为了有口饭吃而已。

    当他有资格喊出莫欺少年穷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终究还是个输家,输给了时间。

    手机你可以等等再买,说不定到时候更便宜,而女孩的青春却等不起。

    同学聚会,吴楚之从不参加,虽然当年高考毕业时那些的冷嘲热讽时过境迁后可以原谅,虽然他拥有打脸一切不平事的能力。

    他不去的原因只是很难去接受,那些年如同精灵般的少女已作他人妇,素手调羹汤。

    与其失望,索性,还是不见了罢。

    男人有了钱,身边自然也就少不了女人的围猎。

    吴楚之渴望着拥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却长期单身着,不是因为洁身自好,而是30来岁后的他已分不清楚身边的女人到底图的是什么。

    长期的觥筹交错而忽视身体管理,吴楚之在30岁体重已达到110公斤。

    这样的体重让他很难相信,来到的是爱情。

    痴肥,带来的也有好处,毕竟在商务谈判里,他那满身锋芒可以深深埋藏在脂肪所诠释的憨厚中,在最关键的时候肥肉里弹出的刀最是难防。

    但痴肥带来了更多的坏处,别的不说,他还记得那年那个清纯实习生眸中的亮光。

    夏夜燕京的金融街办公室里,裙下的金色T-back,在大理石的反射下隐约可见,也许是发现了吴楚之那放肆的眸光,实习生脸越来越红,不安的腿却微微的分开。

    那夜的月色很白,如女孩那闭不拢的长腿一样白皙。

    面对这样的办公室诱惑,吴楚之选择了转身离去。

    他没有问题,性别男爱好女,显然让女孩闭不上腿的不是他那肥的变形的脸和秃顶的头,而是刚刚到手的那笔仅个税就大八位数的奖金。

    没多久,在家里长辈的介绍下,吴楚之和一个人大附小的数学老师相了亲。

    小钟老师人很漂亮,也很贤惠,烧的一手好菜,也持的一个好家,虽然蜀南女子脾气不算好,但也知冷暖晓寒凉。

    在恰当的时间遇见恰当的人,在自己想结婚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合适的对象,自然顺理成章的结了婚。

    但就像婚礼亲吻新娘时吴楚之闭眼脑海中飘过是的那句歌词“可惜不是你”,没有爱情的婚姻自然也就走不下去,终究无终。

    经历了一次短暂婚姻后,吴楚之又继续在事业上奋斗了几年。凭借着这十来年的努力,他在燕京、鹏城、锦城等地有了几十处的房产。

    春风得意,生活无忧时,吴楚之转身回到了象牙塔,去了燕大教书。好吧,十八年前没有做成燕大的学生,那十八年后就做燕大的教授。

    这种中二病,很吴楚之。

    2021年春夏之交一个深夜,正在燕京家里批改学生论文的吴楚之糖尿病眼病爆发了,却因为身边无人发现,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最终失明。

    仅仅一年后,吴楚之因为糖尿病并发症引起瘫痪失去自理能力,彻底躺进了一家养老院。

    又三年后,半辈子挣下的家业也救不了他了,一声叹息后吐出了在人世间的最后一口气,结束了这没意义的一辈子。

    再见到光时,已经是2001年高考考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