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章 人生若宛如初见

    “叮叮叮……”

    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吴楚之的思绪,随即便是一连串的广播声传来:

    “本场考试结束,请考生立即停笔,若考生再作答,即视为违规处理。(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请监考老师收取试卷,收卷收取完毕后,考生方能离开教室。”

    这广播声是前段时间学校音乐老师录制的,声音很甜美,只是间杂了滋滋的电流声。

    周围的同学们都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放于大腿上,等待监考老师依次收卷后再行离开。

    收卷时,考场内没人会发出声音,谁又会在这个人生最重要时刻和自己的命运过不去。

    广播声一遍遍的重复,临近中午,窗外的蝉鸣也愈加喧嚣,广播里滋滋的电流声惹人心烦。

    收卷完毕,吴楚之随着人群走出教室。

    ——————————————————

    “楚楚~”一阵足以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招呼声从后面传来,楚楚是他的小名,同学间称呼时用西蜀话叫楚之太拗口,所以大家一般都叫他楚楚或者楚哥。

    但在西蜀用普通话以咏叹调的声音打招呼的,这辈子也就孔昊这个死党了。

    “滚!叫爸爸!”十多年没见了,何况前世的天人永隔。

    吴楚之忍住了转身一把抱住这个死党的冲动。

    孔昊,吴楚之光屁股时就认识的朋友,从小学到高中分科前的同班同学,以高考总分702的身份考入华清大学计算机系,一分之差惜败当年的理科状元。

    更让人惋惜的是,当年高考孔昊是因为考场喇叭失灵被活生生的吞掉了12分。

    虽然这次高考,孔昊还是进入自己的理想大学华清大学,自己的理想系计算机系。

    但没有省状元的身份,没有拿到实验班的通行证,丧失了很多本该属于他的资源,后来在被迫远走国外。

    所以也无怪十几年后的前世人们回顾历年状元人生时,发现当年的状元早已泯然众人。

    还没等吴楚之回过神来,一阵大力袭来。

    “孔日天,你真的日天了,最后两道大题的题型你全压中了!哥的飞机梦这次应该稳了!”带着兴奋却又咋咋呼呼的声音引来无数人的回头。

    吴楚之和孔昊则根本无需回头,便知道必是卓浪这货。

    卓浪,也许是名字起的太浪了,家境优越,一副好歌喉再加上篮球还能玩出一手花活,娃娃脸长得还有那么点小帅,所以从小到大桃花不断。

    同样也是因为英语听力的影响,卓浪这次高考落榜重本,被二本录取。

    前世的他没去二本报道,而是选择了复读,但次年其父因涉及西蜀电信贪腐案入狱,失去经济来源,家道中落。

    失去父亲的保护后,卓浪酒后心情不好,与人斗殴时致人伤残而吃了八年牢饭,出狱后便音信全无,和所有人失去了联系。

    有同学说,曾经见到卓浪在一个快递站送着快递。

    久不见两人的吴楚之眼角其实已经湿润了,大力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我滴!”

    “狗日的轻点!”两人皱着眉头骂道。

    那年真好,少年风华正茂,谈笑风生。

    ————————————————

    三人勾肩搭背,晃晃悠悠的走向教学楼出口,一路上卓浪都在不停的絮叨着孔昊和吴楚之押题的准确率。

    “文学常识和作文题被楚楚押中,数学两道大题被孔日天押中,我感觉真的是老天爷都在帮我!”

    “你们说我是不是拿了主角模板?是不是进了大学就要开创属于我的传奇?”

    “诶!你们说那些小妹妹些知道哥考那么好,会不会更迷恋我?”

    ……

    “嗯嗯……你说的都对!”孔昊决定到高考结束前都不再搭理这货。

    “迷恋你脚臭还是母豆儿(方言,指娘炮)啊?现在不要想屁吃!还有一科,给爸爸稳住!”吴楚之狠狠的拍了拍卓浪的头骂道。

    这货家里三代单传,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其实现在这个时期能管住这货的,也就无论唱歌还是篮球都能稳稳压住他的吴楚之。

    “说了别打头,翻脸了啊,再说,那些小妹妹不就是馋哥的脸吗?”卓浪摸摸头不服气的说。

    一边说着,一边走着,卓浪斜睨着双眼还在左右打望着,一副生怕别人看见刚刚被吴楚之教训的样子,转瞬却是一愣,拍了拍吴楚之的肩膀,指了指三楼下操场边的那道身影,咧嘴笑道“树下有块望夫石。”

    上午考试完毕后,已临近正午,正是阳光暴晒之时,面向操场的楼梯转角处隐隐约约的可以闻见跑道传来的橡胶味。

    操场周边大片的树荫簇出了一片片阴凉,紫薇树下的女孩身影逆着光俏然站立。

    也许就算是盛夏肆虐的骄阳,也会对清澈明净的镜湖温柔以待一样,阳光从树叶的囚堡里逃出,只是为了把她的发梢染上淡淡的金黄。

    这个场景他很熟悉,因为从初一开始,过往两千多个日子里,她总是这样静静站在这里等待着他一起放学回家。

    而吴楚之也总是很不老实的,三步并作两步跳下楼梯赶到她的身边,心安理得的接受她对于自己不好好走路的嗔怪,抢过她怀里抱着的大水杯,狠狠的灌下一口后还给她,待她扭紧后再一起走向自行车棚。

    为什么要抢女孩子水杯,因为甜啊。

    如同路漫兮之于吴思明,夏明乔之于李子阳,慕婉莹之于唐斗斗,萧蓉鱼之于陈汉升……无论时代的更迭,高中校园大抵如是。

    哪个少年不曾是濑户一贵?哪个少女又不曾是苇月伊织?

    她是秦莞(wan,三声),莞尔一笑的莞。但吴楚之总是把她叫做秦莞(guan,一声),因为秦关属楚。

    秦莞初中时身形便早早的长开了,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雪藕般的柔软玉臂,细削光滑的长腿,一双漆黑清澈的杏眼,柔软饱满的嘟嘟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那绝色娇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已然已是亭亭玉立。

    大学时172的身高,再加上从小练过舞蹈的身材,即使在美女如云的燕师大也被公认为是近10年来最美的校花。

    此时的秦莞166的身高还不算太高,但站立时不自觉的挺直腰和玉颈,下巴微微含着,双肩下压、肩胛外开,反而给人至少有170的感觉。

    庭前紫薇初作花,容华婉婉明朝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