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章 这辈子,你有没有为谁拼过命

    走过三十三阶,一改常态,这一次吴楚之走的很缓慢却很坚实。(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在距离她还有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下,吴楚之笑了笑,对着左右两个死党说道:“我买几个橘子去。你们就在这里,不要走动。”

    “买橘子?啥意思?”卓浪一脸懵圈。

    秦莞知道,她的楚楚又在起坏心思了,却只是浅浅一笑,包容着他的一切,过往的岁月皆是如此。

    孔昊正准备动手,修理吴楚之这个意图升级做爸爸的渣滓时,却发现这败类把手里的透明文件袋向他怀里一扔,转身快步向后面教学楼跑去。

    别说懵圈的卓浪和孔昊,就连秦莞也瞪大了那双杏眼,微微张开的嘟嘟唇看起来愈发娇艳。

    吴楚之没跑多远,不过是快速转身爬到了之前默数的第二十四阶上,深深的看了一眼楼下惊诧的三人,默念着“二十四阶”随即撑着扶手纵身一跃。

    落地很稳。

    “第十八阶太高了,不安全,也就是个仪式而已。”吴楚之这样想着,他们应该不会介意。

    敛去高中男孩眼里的阳光,吴楚之看了一眼秦莞,故作深沉的对着两个死党说:“这辈子,你们有没有为谁拼过命?”

    卓浪:?这货不会是考砸了吧!

    孔昊:??败类这是傻了?

    秦莞:???妈妈说的没错,男人至死是少年。

    吴楚之一把抓过孔昊的手,扯着他便向校门口快步走去。

    “莞莞,文件袋交给你了。”

    “他们这是私奔了?”卓浪表示看不懂今天的吴楚之。

    “嗯,他们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马!”略带委屈的秦莞只好蹲身捡起吴楚之的文件袋,拍了拍上面的尘土,不紧不慢的往他们跑远的方向跟去。

    “不知道楚楚又在作什么妖!”秦莞边走边想,嘴角却不自觉的上扬着,她喜欢这样不守陈规的他,或者说她喜欢他,所以喜欢他的一切。

    吴楚之确实是准备作妖了,仔细的想了想,他还是挺符合重生人士的三大模板:满世遗憾、情债未了、罹患重病。

    所以,他并不用担心时空管理局的哥们儿突然出现,被以纠正内部渎职问题名义给人道毁灭。

    重生嘛,既然老天爷赏脸给了机会,那该浪就得浪,不逆天改改命,难道还指望着第二次重生?

    秦莞和他的上一世的错错错,其实根源便是吴楚之在这次高考失利后的自卑心态。

    如果卓浪当初没有复读,他的爸爸卓卫国也可以早早的进京,脱离后面的窝案牵连。

    如果孔昊当初进入华清时是状元,那么就可以入选姚班的早期雏形试验班,获得更多的资源,何至于需要出国。

    这一切的遗憾都是根源于2001年7月9日的英语听力考试。

    那天,为了迎接第一次高考英语听力,学校刚更换了所有教室的广播喇叭。

    而恰恰正是这新喇叭出了问题,虽不能说是质量问题,只是不符合听力要求罢了。

    道理其实很简单,这批喇叭的频率响应是从100Hz开始的,而低于100Hz的基频在英语听力中却是很常见的,再叠加喇叭本身的杂音,于是在高考过程中,这些语音信息便会被喇叭给“吃掉”。

    听力考试第一次进入高考,缺乏经验的考场完全没有备用措施,考场上考生们只能自认倒霉。

    就算考后学生、家长闹的再厉害,锦城七中下课了一大批领导,也于事无补,很多人的命运就此发生了不应该的改变。

    ————————————

    从教学楼门口穿过操场到校门口警戒线并不长,直线距离也就不足200米。

    锦城七中学校地处锦城繁华的电脑城商圈内,临近南北纵向主要干道新南路。

    考试期间,烈日下静默等待的家长们,在交警的默许下对道路进行了封闭。

    其实,2001年锦城的交通主力依然是自行车,距离这个城市私家车数量的爆发式增长成为私家车第四城还有几年。

    家长自发的封路行为并未对城市交通的造成太大的影响。

    在这个城市里,锦城七中就是锦城的骄傲,一直重视文教的锦城人对此非常的包容。

    在前世的2020年,一直是*国西部时尚先锋的锦城在斗音评选时尚衣服时,让人大跌眼镜的是:锦城七中校服成为最奢侈最名贵的衣服。

    其实也好理解,即使家财万贯、权势滔天,但成绩不好,这座学校的大门就算向你敞开,你也待不下去。

    毕竟全是学霸的世界里,学渣是没有生存的土壤的。

    在这所学校里,考上清北,你的名字最多在墙上的角落里和几十上百人呆上一年,连照片都没有。

    但要是考个211大学,你的大名足以在十年内的学弟学妹们口中流传。

    不是流芳,而是遗臭。

    这里没有其他考点外的喧嚣,走出警戒线只有家长们密集却又轻声的击掌声,虽然并不同班,但家长们并不吝啬的给出鼓励,他们用自己的一言一行去维护着孩子和学校的荣誉。

    来到警戒线外,吴楚之拉着孔昊并没有奔向家长,而是径直的来到自己班主任刘建军的身边。

    在本校高考,本校的老师们自然需要避嫌,只能在考点外守护着学生最后一程。

    刘建军,很有时代感的名字,高一时吴楚之他们的班主任及语文老师,吴楚之的文科火箭班老班,自称“刘大管家”,学生口中的“老刘头”,这个年级的年级主任,高考前提拔为副校长。

    他是吴楚之想逆天改命就必须借的势。

    “二位少爷,考完了不回家休息,这是准备闹哪出啊?”没等吴楚之开口,面对两个得意门生,“老刘头”就咧嘴笑着说。

    刘建军和学生们私下打交道一直都是这么诙谐风趣。

    分班自我介绍时,他说,能进到这个班,老师除了传道解惑外对你们授业上作用其实微乎其微,我的角色就是管家,给你们搞好后勤,准备弹药,打点鸡血,灌点鸡汤。

    事实上高中后面两年,他也一以贯之的这样践行着。

    “老班,这两天听考场的喇叭声音,有很大的杂音,我感觉明天听力要出问题。我打算让您带我去见见后勤的肖主任。”

    面对年轻了二十岁的老班,吴楚之没打算和刘建军绕圈子忽悠,直接了当的提出了诉求。

    “是的,我那个考场也听见有很大的电流声。”

    孔昊连忙帮腔道,虽然他心里有些疑惑,认为吴楚之是小题大做,有些杂音不是正常吗。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死党需要时开始搭台唱戏。

    刘建军闻言,慢慢敛去了脸上的笑容,下意识的向裤兜里的烟摸去,却听见“咳!”的一声,只见吴楚之眼睛左右瞟了瞟示意着,反应过来这还在校门口。

    刘建军是深深了解自己的爱徒的。

    吴楚之从来都不是那种死读书的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上房揭瓦调皮捣蛋的事儿一样不拉,但这孩子处事一贯大气,自身自律性很高,办事靠谱。

    所以就算高一时,教育处把吴楚之和秦莞早恋迹象告知他时,他没像其他班班主任一样谈话、请家长、给处分的大动干戈。

    他什么也没说,连座位都没调整,他相信吴楚之能处理好。

    吴楚之也没辜负他,自律的控制好感情和学习的度,和秦莞的成绩一直稳定上升着。

    砸了砸嘴,正准备开口时,刘建军注意到吴楚之在向旁边挤眼示意着,转头看了看刚走过去的秦旭、何伟、李冠鹏等人,他明白了吴楚之拉着孔昊过来的用意。

    吴楚之叫住了秦旭、何伟等人,当着刘建军的面开始询问他们考场喇叭的问题。

    在吴楚之背对“老刘头”边眨眼边做出“我那考场喇叭电流声很大,你那考场杂音大不?”、“声音平稳不?”这样诱导式的提问下,得到的自然是不太能够听清、杂音很大、声音忽大忽小的答案。

    这里没有什么降智光环的压迫,因为高考只有一次,没有人输得起,有策划过“校服大作战”的学生会主席吴楚之出面挑头,能争取一个更好的听力环境,大家又何乐而不为。

    这时,经过校门的同学们慢慢的聚集起来,听了半响后也从众的说考场喇叭的问题。周边围观的家长听见后也聚拢了起来,开始了焦虑。

    见势已成,吴楚之转过了身看着老班,眸子中满是歉意,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也不想把他敬爱的老班架在火上烤。

    刘建军不是不知道吴楚之提问的猫腻,也不是不知道此情此景被吴楚之设了套,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配合的举动,因为这是他的爱徒,他相信这孩子不会乱来。

    刘建军深深的看了一眼吴楚之,当即一个电话就给后勤部肖主任打去叫他过来。

    等待的过程中,刘建军并没有沉默,向家长们承诺一定重视这个问题,随机点了十来个平时成绩好的同学留下,其他的让家长带回家。

    留下来的同学,他也挨着一个个和学生们交流这考试的情况,拍拍这个肩膀调侃调侃,点点那个额头幽默幽默,并提点着大家今天下午晚上注意休息不要松劲。

    刘建军那慢悠悠的语调和诙谐幽默的语气让原本激荡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

    夏日烈阳中,老刘头却让人感觉春风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