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章 爸爸能为你们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肖主任名叫肖明成,说起来他这主任一职也是托了吴楚之当年校服大作战的福,连锁反应下斗争的获胜结果。(wap.k6uk.com手机阅读)

    肖主任来的并不慢,没五分钟就跑来了,因为他的女儿肖佩也在这个考点。但这并不妨碍肖主任一路小跑后把自己弄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毕竟打电话叫他过来的是最年轻的副校长,以后日子还长。

    “刘校长,对我们后勤部有什么指示?我们马上办!”

    肖主任一边喘着气,一边擦着汗问到。

    “学生们反应考场内喇叭有些问题。”

    “这怎么可能,上个月才买的新喇叭。”肖主任赶紧答道。

    “确实有问题,杂音太大,人声忽大忽小。”孔昊等人当即七嘴八舌的说起喇叭的问题。

    肖明成知道面前的十来位学生是爷,都是清北种子选手,校方心尖上的肉,周围全是家长,还有个副校长盯着,闹起事来他这职能部门的主任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肖明成转身堆起笑容赶紧解释起来:“不可能吧,同学们,你们要相信学校,为了保障你们这次高考,学校可是花了大价钱买的雅马哈进口喇叭。前面专门组织了三次侧试,教育局也验收通过的。”

    孔昊等人有点没词了,还未走出高中校园的青涩小毛头们确实也不擅长应对这样的情况,于是转头看向了领头羊吴楚之。

    吴楚之却旁若无人的耸着头,扯着校服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对孔昊说着无关的话:

    “还是学校的校服质量好,穿三年都没变色,同样是180,比上次我用我爸他们单位购物卡在王府井买的T恤耐穿多了,可惜以后出了校门就没法穿了。”

    转头看了看肖主任的脸色,继续扯着闲篇儿:

    “诶,老班,您不是给打算暑假给媛媛姐买台笔记本电脑吗,我有一个亲戚就在对面百脑汇联想专卖店,您去他那买,保证正品,您也别推辞,是正价正常优惠,他给您走集团采购的路子,返点还送一个win98正版系统。”

    肖主任的脸白了,吴楚之的两句话他听懂了,弄不清楚吴楚之这小兔崽子从何知道的,心情如坠冰窟,张口想说什么,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刘建军对此了然于心,正考量着怎么做这个捧哏,没想到吴楚之没管他这个捧哏,说起了单口相声。

    见火候差不多了,吴楚之转身面对肖明成,笑着说,“肖老师,这不肖佩也毕业了,我们几个商量好,到时候同学约着也去那买,我知道您清廉,让肖佩一起,熟人团个优惠呗,您得点头啊。”

    肖佩也是孔昊的同班同学,几人关系倒也不远不近的。

    “行啊,你们这些小兔崽子一个个心都快关不住了,明天还有一科,把心收一收,好好考!我们后勤部再去调试一下设备。”

    三伏天,估计是肖主任太胖了,一边说着,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站的久了腿都有点打颤。

    刘建军也是人精,不然前世也爬不到教育厅厅长的位置,知道戏唱完了,该谢幕了:“少爷们,差不多了吧,一定要相信学校,散了啊!”

    虽然被架在火上烤了一会儿,但并不难受,刘建军对吴楚之的处理方式很满意。

    他拍了拍吴楚之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交代一定要收住心别松劲,转身散了支烟给肖明成:“走,再去调试一下设备,有问题就赶紧换。”

    得到校方承诺的众人自然也就散了,各找各妈,各回各家。毕竟大热天的,抱着冰镇大西瓜坐在空调房里放松迎考不香吗?

    在等待的人群中汇合了秦莞、卓浪,四人朝着对面的空军招待所走去。

    吴楚之、秦莞、孔昊是一个宿舍区大院子长大的,父母都是设计院的职工,家离学校很远,南北穿城。

    为了稳妥,不至于临时突发状况,家长们商量着在学校对面空军招待所开了几天的房间,他们自然不用回家去,晚上一人一屋,一个家长陪着,而卓浪则是走到空军招待所的停车场坐他爸的车回家。

    “吴楚之,你这拼的是哪门子的命啊?”待到周围没了同学,卓浪憋不住了。

    “天机不可泄露!”面对死党的问题,吴楚之也没法解释,只好神秘一笑。

    孔昊却十分不屑:“他娃就是装神弄鬼!”

    “何解?”卓浪不解的问道。

    “他紧张了,他这是在排除一切不利因素。毕竟文科合卷后他优势项目没了,英语他自己又不好好学,志愿也填的太冒险。现在晓得害怕了哇?嘿嘿!”

    面对孔昊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吴楚之也无可奈何,只能说一句:“唉~我对你们的爱如此深沉,你们完全不懂!不用谢,爸爸能为你们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惹了众怒的吴楚之被孔昊和卓浪联手镇压着,二人一定要他尝尝一下什么是父爱如山,大爱无疆。

    秦莞却认为这一切都是吴楚之为她做的。

    毕竟为了跟上吴楚之的脚步,平时只有文科总分590分实力的她,提前批报燕师大志愿才是最冒险的。

    而前世她也是刚刚以584分堪堪压过录取分数线1分的成绩考上了燕师大,没有考上理想的心理系,调剂到了汉语言教育系。

    烈阳下的正午,少年们嬉戏打闹,少女嘴角上扬,浅浅的笑着,笑靥如花。

    ——————————————

    打闹归打闹,玩笑归玩笑,回到自家车里的卓浪依然十分的困惑。

    他完全没看懂吴楚之后面的骚操作,不明白原本不想多事的肖主任为什么会突然改口,更不明白这事为什么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卓浪毕竟还是个好学生,遇见不懂的问题自然会向人请教,于是开口向身边他父亲卓卫国描述着当时校门口的一切,并说出自己的疑问。

    挂着蜀O车牌的奥迪A6里,卓卫国吩咐司机开慢点,按下了车窗并点燃了一支烟,慢慢的吸了一口,呼吸间缓缓的开口:“儿子,以后多和吴楚之混。”

    “爸,咱说人话行不?虽然从我小时开始你就教我说话需要结论先行,但好歹你给解释解释一下啊!”

    脑海里想着平时见过的吴楚之,再眼见着自家从小惫懒的儿子,卓卫国顿时有点气不顺了。

    都是高三快毕业的孩子,为啥别家的可以妖孽如斯,自家的就是一根筋……唉一言难尽啊。

    如果不是看见儿子那张如同自己年轻时复刻出来的脸,他都在怀疑是不是十八年前的某个雨夜,回家的太晚?

    不气不气,自家的种。

    微微的叹了口气,卓卫国开始慢慢教导着自己的傻儿子来。

    ……

    ——————————

    “哦,原来如此,你谈话间点出肖明成校服贪污,收受购物卡,采购电脑拿返点来逼迫他低头。”

    空军招待所吴楚之的房间里,吴楚之把这件事掰开了,揉碎了给孔昊讲着。

    他希望给做事历来黑白分明的孔昊种下一颗种子,以免将来发生理想与现实碰撞时,孔昊再如前世般不知变通弄的出走海外最后身死他乡。

    一直埋头专研学习的孔昊,智商绝对不低,三言两语下吴楚之就给他解释清楚了前后手段。

    只是还未踏入社会的孔昊,没法理解好友吴楚之和老刘头的做法。

    “但为什么你和老班都不现场揭发呢?难道这不是伸张正义的时刻吗?”

    吴楚之从椅子上起了身,来到窗前,面对着外面的车水马龙,想了想,转过身来,对着好友说了开来:

    “我也想所有的坏蛋绳之于法。”

    “小时候,我以为世上只有黑白,泾渭分明,态度清晰。长大后,我发现,亦有灰色,不是纯黑也不是纯白,是一种模糊不清的介于中间的颜色。

    “昊昊,这个灰色就是人对世俗不可抗力的妥协之色,是对事物若得其情之后的悲悯之色。”

    “这个世界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人。所有的事情都是两面性的,并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

    “后勤采购拿回扣,其实在社会里并不少见,甚至是一种潜规则。这点你承认吧?”

    不待孔昊回答,吴楚之继续说了起来。

    “其实你想想看,抛开这些不谈,我们食堂怎么样?交流活动你也不是没参加过,没有比我们更便宜更好吃的食堂了对吧。”

    “两千师生的食堂,每天这么大的流水,三年多,他也不过从抽二块八一包的耙五牛换到五块五的阿诗玛而已,你说他又能贪多少?”

    “他贪的并不多,而且肖佩毕竟是我们的同学,我总不能让肖佩以后没法做人吧?”

    “相信老班,他有的是手段。”

    一番言语下,孔昊被说服了,他也不想看到肖佩落个什么不好的结局。

    简单盥洗后,两人敲开隔壁房间,拉着秦莞去招待所的餐厅吃饭去了。

    这个时候可不敢在外面乱吃,这个招待所好歹是空军的,口味谈不上好,量大管饱,主要还是干净。

    ——————————

    车里的卓卫国还在教着自己的傻儿子:

    “所以说你这同学并不简单,做事有手段,有章法,有条理,这样做看似虎头蛇尾,实际上达到了几方的最佳妥协。”

    “相比揭露时的那一进,我更欣赏他罢手的这一退。”

    “这一退,你们这些学生达成了目的,你老班拿住了把柄收了肖主任的心,那肖主任死里逃生,他女儿也不会失去父亲。”

    “你看这就是共赢。他成了事,也全了情义。”

    “儿子,人生其实是一场跟岁月的谈判,学会妥协才能共赢。”

    “爸爸会老,以后你可以多跟吴楚之来往,仔细观察揣摩他的言行,没坏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