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章 老一代的三个火****

    空军招待所的大厅,父亲们趁着他们考试的时间收拾好了房间,拿着行李办了退房,就在大厅里面坐着,等候着吴楚之三人。(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父亲们的关系很好,上一代的老爷子们便是三个老同学铁哥们。

    在设计院西迁锦城建院之初,老爷子们就作为新*国第一代大学生分配到了这里,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里互相照应着。

    三家人经历了太多的风风雨雨,早已融为一家。

    难得没有母老虎的存在,三只老烟枪犹如三个火**一样围着大厅的茶几坐着,喝喝茶,吹吹牛,比拼一下家庭帝位,好不惬意。

    倒不是家长们心大,而是孩子们强烈要求不要在校门口等待,平白压力大不说,主要还是太阳晒着于心不忍。

    其他人不知道,如果不是有行李要拿,吴楚之是肯定不会让父亲来的。

    原因无他,事实上吴楚之和父亲吴青山已经冷战快两年了。

    自从吴楚之选择了文科,吴青山便不再理会儿子。

    吴青山是个结构工程师,教授级高工,在西南地区小有名气,算是专家。

    吴楚之的爷爷从农村走出来,解放后考起了大学,好不容易脱离了农村,却遇上了运动。

    经历了那个知识分子如猪狗的动乱年代,吴楚之一家其实过了一段很艰辛的岁月。

    吴父吴青山出生在农村,身为家中长子,初中还未毕业被爷爷用招工的方式脱离了农村,在施工队当上了工人。用卖力气赚取的工资与作为工程师的爷爷一起供养着尚在农村的奶奶和弟妹。

    在八十年代初,工人是很吃香,但吴青山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业。

    改革开放后,放弃工人身份,凭借刻苦自学,参加高考进了大学,后来一番努力下,也成为了工程师。

    不过家里负担很重,吴楚之的姑姑们和小叔都在念书,直到90年代初,姑姑、叔叔陆续毕业,家里条件开始逐渐变好。

    两个姑姑都读的师范专业,倒不是成绩不好,反而两个姑姑成绩都算不错。

    但那时师范专业免费,都是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毕业后,一个出来教小学数学,一个出来教初中数学。

    所以,吴楚之童年并不算快乐,当身边的小孩子还在没心没肺快乐玩耍时,吴楚之便被灌输起小学的课程,当别的小学生还在背乘法口诀时,吴楚之已经在做因式分解这种初中题了。

    总之,吴楚之的童年是充满了数理化的,与其说他是理科天才,不如说他一直在欺负人,比别人至少早学了三年。

    工程师,当然是理工科,数学、计算机自然也是理工科,这就导致了文理科分班的时候,吴楚之选理科成为他们看来的理所当然的。

    吴楚之的爷爷期待着子承父业、孙承子业,一门三高工的佳话。

    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倔强的吴楚之咬着牙绝食也要选择文科,心软的爷爷奶奶只好遂了孙子的愿。

    而吴青山和儿子则打起了冷战。

    其实在见到吴楚之文理分科后第一次期中考试的成绩时,吴青山便理解了儿子,政治历史加起来292的分数足以说明吴楚之在文科上面的优秀。

    语文常年稳定在140,历史政治290,这种文科天赋确实强于他理科。

    看来这臭小子不全是为了隔壁的女娃子,不是一时冲动选的文科。

    秦、吴、孔这三家到吴楚之这代已经是三代人的交情,可不能由着这小兔崽子胡闹。

    吴青山并不是在介意吴楚之文理科的选择,而是在意于这个选择的动机。

    吴青山不知道应该怎样和儿子沟通,吴楚之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和父亲和解。

    有时候,儿子眼里的父亲,是大家长式的威权形象。

    这个“大家长”是《曾国藩家书》里的曾文正公、是促成梁思成和林徽因结合的梁启超……

    他们绝对正确,神圣不可侵犯,让儿子想亲近却又充满畏惧。

    有时候,儿子眼里的父亲,又是无条件的偶像式崇拜。所以要怎么才能更像父亲呢?

    学他走路,学他说话,学他抽烟,学他喝酒,甚至学他吹牛!

    在这个时期,儿子会竭力地取悦父亲,试图从父亲那里获得认可与接受。

    但不凑巧的是,越是讨好,越会被父亲看作是没出息!

    可又有时候,儿子眼里的父亲,是剑拔弩张的。

    在你青春正旺的年纪,他会否定一切你关于未来的计划和想象!

    他甚至不知道需要注意和你说话的尺度,尽管你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崇拜、对抗、重建、和解……

    在*国,父与子的难题贯穿着每个男性的一生。

    ————————

    还好,现在吴楚之是重生来的,不像前世,父子的彻底和解是在吴楚之的病床前。

    “吴爸爸!孔爸爸!爸!我们回来了”一进门,秦莞甜甜的给在这老一代的三个火**打着招呼,从小乖巧的她就是三家人的掌上明珠。

    “爸!秦叔!孔伯伯!辛苦了!”吴楚之也跟着招呼着。

    吴青山闻言却是一震,两年了,第一次听见小兔崽子开口喊爸。

    看着已经高过自己一个头的儿子,吴青山张口想要说些什么,脱口而出的却是,

    “受不起!昊昊呢?你们一起去的,怎么没把小昊带回来。你就这样做哥哥的?”

    孔昊是吴青山的干儿子,在理科上的成绩让吴青山恨不得把儿子换了。

    要不是孔昊和吴青山的相貌差异实在太大,且自己长的越来越像父亲,吴楚之也怀疑,是不是孔昊才是这家的亲儿子,自己是垃圾筒捡到的?

    秦莞正要开口解释,往常这种情况,都是她作为润滑剂来调节气氛。

    吴楚之一反常态的抢先对着孔父孔向东说,

    “昊昊和卓浪去对面电脑城逛去了,让我给您说一声,他等会儿就自己回去。”

    “这小子考完心都野了!还是楚楚和莞莞懂事,晓得先落屋。”孔向东抱怨着。

    “昊昊已经够乖了,哪像这个小兔崽子成天到黑惹我生气,让人不省心喔。”吴青山一边说着,一边拉起行李箱拉杆。

    “青山,你要见不得楚楚,那就把他送给我做上门女婿。”一边坐在沙发上的秦父秦援朝开口打趣着。

    “爸~~~~!”秦莞脸上挂不住了,一脸的不好意思,眼神却不停的飘向了吴楚之的方向。

    “看嘛!看嘛!青山,向东,你们看看我女儿的这幅样子哦!”秦援朝向吴青山、孔向东比划着女儿的小动作。

    自是惹的自己闺女一顿粉拳伺候。

    “楚楚,伯伯问你,愿不愿意当上门女婿?要愿意,现在就可以把她领走。”秦援朝在面前烟缸里掐掉了烟,转过头就向吴楚之问道。

    “爸,你再乱说我就回去给妈说你又抽烟!”秦莞可赶紧抢过话,她才舍不得委屈吴楚之做赘婿。

    “唉……我这贴心小棉袄的材料担怕是黑心棉做的哦。”

    “爸!!!”秦莞不依了,老爸说话越来越不像话了。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秦父一脸无奈。

    “先回家,先回家,你们换身衣服再出门。”孔爸爸一边打着圆场,一边招呼着几人离开。

    吴楚之上前抢过秦援朝和孔向东手里的行李箱,秦莞则自然的接过吴爸爸手里的行李。

    出门秦父开上单位的GL8带着老老小小回家,三个妈妈还在家里等着吃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