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章 爱你是疤痕上渐渐开出的花(求推荐票)

    吴楚之的家里,三家大人围坐在客厅的大餐桌边。(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男人们就着花生、毛豆,喝着小酒,感叹着家有考生的十八年不易。

    女人们则陪坐在一旁,听着自己男人的吹牛,不时的热热菜。

    大家都在等待着下午三点出售的锦城商报高考特刊,上面有全部高考题和答案,可以估分。

    买报纸这活不用抢,早就被成绩最好、年龄最小的孔昊承包了。

    话不用说透,毕竟老一代的三人中孔向东情商最高。

    吴楚之三人则早早的吃完,各自在自己的家里换洗。

    头发不长,洗完用毛巾草草的擦了擦,吴楚之换上一件橙色短袖T恤,配上黑色短裤,穿上一双板鞋。

    没有手机的年代,男孩子出门除了钱和钥匙啥也不用带,今晚要喝酒,钥匙还是别带了,万一喝醉了,弄掉了还得换锁。

    来到客厅,和大人们打过招呼,吴楚之便去了隔壁秦莞家。

    一身睡衣的秦莞刚刚洗过澡,正准备吹头发。

    开门见吴楚之来了,秦莞直接把吹风递给他,自然的坐在梳妆台前。

    吴楚之没急着打开吹风,而是拿起梳子,先简单的梳理一下,用橡皮筋把上面的头发扎在头顶。

    然后再打开吹风,调到中档,从里面一缕一缕的自发根到发梢,吹到7成干,松开橡皮筋放下上面的湿发,再重复之前的动作。

    吴楚之的动作很熟练,这活他常干,一边吹,一边检查着头发有没有开叉。

    三个人的父母都很忙,一旦来了紧急项目,六个大人中除了秦莞的妈妈外,五个都在加班。

    而秦莞的妈妈是华西医院的外科大夫,其实更忙。

    所以,从小,三个小的就互相扶持着长大,而作为年纪最大的吴楚之,自然得担负起更多的责任。

    吹个头发算什么,小时候他还给秦莞洗过澡。

    “楚楚,我好紧张啊,心里悬掉掉的,马上就要估分了。”秦莞就像小时候一样端端正正的坐着,方便吴楚之摆弄头发。

    “其实吧,估分前没必要紧张的,因为估分后你会更紧张的。”

    吹完了,吴楚之顺手拿起护发精油,轻轻的在秦莞的头发上揉弄着。

    “讨厌!”秦莞吐气向上吹了吹自己的刘海,两个苹果肌瞬间一鼓,煞是可爱。

    吴楚之玩心大起的用手指戳了戳,惹来秦莞一阵白眼。

    “楚楚,你就一点儿都不紧张吗?”

    秦莞其实担心的并不是自己,她自己知道自己的成绩很稳定,这次考试的状态也很好。

    她担心的是吴楚之,填志愿前分析分数,所有人都认为吴楚之在踩线冒险。

    3+2改3+x,吴楚之是受影响最大的那波人,毕竟在文科的高端局,文综拉不开差距。

    秦莞很理智的劝过吴楚之放弃燕大改填人大,或者奈何那时的吴楚之吃了秤砣铁了心,一门心思的填了燕大经济系。

    按照过往情况没有625分,这事儿想都别想,英语严重偏科的吴楚之也刚刚踩在这根线上。

    何况,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吴楚之把服从院系调剂给放弃了。

    秦莞知道,吴楚之是一心想要证明他走文科这条路的正确性。

    没有什么比燕大最热门系的录取通知书更有说服力。

    “IfItellyouasecret,youmustprozhuansenottorepeatit.Infact,Ih**elearnedEnglishsecretlyinthepastsixmonths.”

    (如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必须保证不说出去。其实这半年我偷偷的学了英语。)

    吴楚之看出了秦莞的担心,在她耳边快速的遛出一串鸟语。

    “嗯?楚楚你口语怎么这么流利了?”秦莞没有去管耳边的不适,猛地转头问道。

    “幸好我反应快,不然刚刚我的初吻就这样交代给你了!”吴楚之夸张的抚着胸口作,脸上是劫后余生的欠扁表情。

    “快说!你是谁?我的楚楚英语不可能那么好!”秦莞扯着吴楚之T恤把他拉到跟前,两只手在吴楚之的脸上凶狠的揉来揉去,眼角却笑出了泪。

    秦莞安心了,这个口语都赶得上英语老师了,虽然代表不了高考成绩,但说明吴楚之在学英语,因为以前他的英语根本开不了口。

    她知道,对于文科天赋极佳的吴楚之而言,英语这种语言学科,其实只是愿不愿意学的问题。

    “你在哪儿学的?我感觉你那几句说的比我还好。”她还是很好奇,吴楚之什么时候偷偷摸摸的开始学英语了。

    “网上,跟一个叫老罗的胖子学的。空了我给你拷他上课录音的mp3。”前世还真的需要感谢老罗,扭转了吴楚之对英语的偏见。

    “我英语大概能考110到120,不紧张了吧。”吴楚之轻轻的擦去秦莞眼角的泪花。

    “不许骗我!再骗我,你就是吴小狗!”

    “我什么时候又骗过你?”

    “经常骗!从小就骗!我3岁的时候,你骗我说你去给我买酸梅粉,就在地上画个圈,让我不要出圈子。结果你和孔昊去游戏厅看别人打游戏!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你都没回来!”

    秦莞嘟着小嘴,鼓起小脸,奶凶奶凶的。

    “就是你憋不住尿裤子的那次吧,3岁大的事你还记这么清楚?”

    “怎么可能忘掉?那个时候你就骗走了我的心。”秦莞摩挲着吴楚之右手上的烧疤。

    吴楚之的手很大,手指修长,手臂上并没有其他男孩那么多汗毛。

    美中不足的是,手腕附近的这块烧疤,暗红的疤痕在吴楚之白皙的皮肤上很是显眼。

    那是那年惹了祸的吴楚之,准备给秦莞擦洗时,不小心打翻烧水壶导致的。

    那时还是用蜂窝煤的年代,煤炉子加上烧水壶和三四岁小人差不多高。

    4岁的吴楚之等烧水壶烧开后,踮起脚尖,学着大人的模样,双手提起满是开水的烧水壶,颤巍巍的准备往洗澡盆里倒时,力有未逮,烧水壶便往旁边侧倒下去。

    那时的小秦莞还在站在旁边委屈的抽泣着,手里拿着三袋酸梅粉,嘴馋想吃,却又不肯那么快的原谅吴楚之。

    就在烧水壶要砸在她身上时,吴楚之右手一挡,通红的烧水壶砸在手腕上,里面的开水也倒了出来。

    幸亏秦莞的妈妈郑雪梅是华西医院的外科大夫,听到秦莞的哇哇大哭声赶紧跑来,及时处理没发生二次感染,不然吴楚之整个手都保不住。

    “有了这个疤痕,这辈子也忘不掉。”秦莞把脸贴在那道疤上面,轻轻的蹭着。

    吴楚之揽过女孩的肩膀,秦莞很自然的把手环在吴楚之的腰间,两人对视着,心中满是柔情。

    未几,秦莞用手一寸一寸的扯着吴楚之的T恤,让他慢慢的低下了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