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章 她是高手!(求推荐票!)

    随着两人身体的逐渐贴合在一起,吴楚之身上刚洗过澡的沐浴露味道越来越浓,秦莞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烫,她甚至可以看见吴楚之脸上细致的绒毛。(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吴楚之呼吸也变得灼热,眼前的少女娇靥如花,小脸上泛起了红潮,嘴唇微微张着,清纯夹杂着妩媚。

    鼻尖飘过她身上甜而不腻的清香,40来岁一向稳重自制的灵魂,在此刻仿佛随时有可能失控。

    秦莞缓缓的闭上眼睛……

    吴楚之抬起她红扑扑的小脸,唇落于她的额头,眼睛,鼻尖……

    一根手指抵住了彼此的唇。

    秦莞睁开了眼,眼里满是不解与委屈。

    “等你十九岁。”吴楚之微微一笑,又贪婪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秦莞是83年12月31日出生的,比82年6月21日出生的吴楚之小了一岁半。

    他们三人之所以能在一个年级,完全是因为82年6月21日出生的吴楚之太过调皮,读了两个一年级,而84年3月20日出生的孔昊太妖孽跳了一级。

    秦莞懂了,她比任何人都懂吴楚之。

    在一个从3岁起便开始琢磨你的喜好、揣摩你心思的人面前,即使你40来岁满是城府,可你固有的思维模式其实在她面前没有秘密可言。

    她和他还太年轻,虽然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家长们都乐见其成。

    但三家人几十年的交情决定了,如果他们要确定关系,就必须朝着婚姻走去。

    一旦不能走到一起,受伤的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

    秦莞的十九岁生日,大二上期都结束了。

    那时,从未分开过的两人,在见识了大学这个小社会后,如果还能走在一起,那么大四毕业就结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秦莞并不担心,十来年感情基础的羁绊,让她有信心面对未来。

    当然,如果是异地,秦莞虽然有信心坚守自己的内心,但谁也不能保证吴楚之不会受到其他的诱惑。

    分班后,不在她眼皮子下的吴楚之不知道收过多少情书。

    楚楚没事这么优秀干什么?秦莞偶尔也会心里埋怨着。

    还好这次高考楚楚稳了,四九城虽大,可楚楚你是跑不掉的。

    想到这里,秦莞一改过往的大家闺秀风范,将头靠在吴楚之的腹肌上,悄悄伸手对着不可描述便是一弹。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于是,吴楚之只能愤怒的反击,两手伸向秦莞的纤腰,挠起她的痒痒肉。

    午后,青梅与竹马在闺房里嬉戏打闹着。

    ————————

    良久,横躺在闺床上两人才消停下来,

    秦莞伸着脚丫子勾着吴楚之垂在床沿下的小腿,一上一下,摇啊摇的,她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下来。

    吴楚之把左手放在脑后,闭上眼睛,捉住她的左手放在胸前。

    “今天怎么这么皮?”

    “高兴丫!”秦莞支起头,换了右手放在他掌心里,侧躺的看着他。

    “锦书好像不合适了,你再想一句啊。”

    云中谁寄锦书来,分班时,她刻在他的桌上。

    斑骓只系垂杨岸,分班时,他刻在她的桌上。

    这是他们的约定。

    “不改了,偶尔还是可以写信的。”

    “那就不改了。”

    “嗯。”

    “约定?”秦莞不安分的用手指头在他胸前画着。

    “约定!”吴楚之捉住调皮的玉手,放到嘴边亲亲了,懒懒的回道。

    “叮叮叮……”

    客厅的老式电话声打破了此刻的小美好。

    秦莞起身去接,吴楚之也坐了起来,看了看墙上的钟,三点一刻。

    “报纸买回来了!你们快来我家估分!”孔昊急冲冲的吼着。

    来到隔壁孔昊家,设计院自己修的电梯公寓,一梯三户,一层楼就这三家人,互相串门方便的很。

    今天的特刊凭准考证可以优先购买,孔昊拿着三人的准考证,直接一人一份。

    三人拿着报纸和笔,各自找个位置开始了估分。

    现在的估分老实说没有什么意义,既不像2003开始实行的考后估分填志愿,也不像更晚点的考后看分填志愿。

    现在估分的最大作用,就是确定是不是需要复读一年。

    况且,也只有对考试判分非常熟稔的极少数学生,才能做到估分总分误差在个位数。

    在此刻,绝大部分的学生,都是趁着刚考完,赶紧把脑海里的答案在报纸上写好,带去找学校老师判分。

    这也是今晚年级大聚餐的意义所在。

    孔昊、吴楚之倒也不需要去找老师。

    这两人平时在学校考试里控分游戏玩的飞溜,让老师又爱又恨,但此时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

    秦莞也不需要去找老师,她只需要把考场上答出来的点简单的写下,自有孔昊、吴楚之帮她判分。

    吴楚之直接翻到英语开始看,其他科目没什么必要看,前世分数就在那放着,他重生的时候都考完了。

    完形填空是重灾区,这没办法,就算是土著老外来做*国高考英语题,看着完型填空,也得气的变形。

    前世的小视频上,有一对英国父子,都是在本土教英语的,在面对这题型也只能甘拜下风,做完题,看了答案,心态崩了,粗口都飚了出来。

    英语作文是大家熟悉的李华,他经常助人为乐,并积极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

    李华的英语十分优秀,经常给他的外国笔友写信,擅长分享他的生活,愿意带外国朋友参观*国。

    他也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好学生,不但英语好,体育水平也是一流。

    他在日常生活中也是父母的小助手,在父亲出差时照顾好母亲,受到了父亲的表扬。

    从中考,到高考,到大学四六级,你会做错,可李华从不缺席。

    2001年的李华,需要写信。

    回忆了自己写的短文,25分的满分,估个21分应该问题不大,那英语分125。

    语文138,数学149,英语125,文综251,总分663。

    吴楚之抬头看了看窗外,这个分数说出去,父亲吴青山可以喊出一句“我儿吴楚之有状元之姿!”

    转头便是自幼相处的发小和最爱的女人,吴楚之嘴角噙着笑。

    何其有幸,能再次遇见你们。

    也许是感受到了吴楚之的目光,秦莞抬起了头,看见吴楚之的笑容,知道了他应该考的不坏。

    甜甜一笑后,秦莞继续埋头在报纸上用笔比划着。

    “wo靠!楚楚我又错了!”孔昊不时的大呼小叫着,他在对着理综的答案。

    吴楚之知道这是孔昊在勾他说话,孔昊说自己没考好的这种情况,不是因为低估自己高估别人的达克效应。

    而是特喵的那种前世所说的凡尔赛,通常后面会跟一句“满分又拿不到了!”这种欠揍的话。

    对此,秦莞早就习惯了,因为吴楚之也是这样的坏。

    从小学四年级的期末开始,她就明白了,关于考试,这两个坏人,嘴里说出来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

    等秦莞写完后,吴楚之和孔昊早就在隔壁屋里关起门玩着PS1的实况了。

    “楚楚,你不要脸,不能打ONE-TWO!”

    “嘿嘿,看我的死亡边线球!”

    秦莞推开门就听见两人的大呼小叫。

    见到秦莞进门,二人也就立刻扔开了手柄,接过报纸直接拆开。

    孔昊数学英语,吴楚之语文文综,两人早就商量好了分工。

    少倾,两人凑头一对分数,面面相觑的抬头望着在沙发上扭捏不安的秦莞。

    “高手!”

    “高手中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