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二章 平平无奇刘建军

    下午五点过,正是交通的高峰期,虽然车的数量是完全比不上十几年后,但是这路面它也比十几年后窄啊,所以堵车是常态。(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从家里出来,吴楚之领着秦莞、孔昊打了个出租。

    放在这个年代,学生娃打个出租,完全可以说出一句: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原因无它,在没有公交优先权的时代,从北穿城到大白鲨,坐公交车得摇一个半小时。

    吴楚之可舍不得秦莞去挤那沙丁鱼罐头。

    大白鲨今天被锦城七中包了场,全校的主课老师都在。

    倒不是老师们贪吃那不限量的自助火锅,而是不来这么多老师,根本没法应对那么多学生的估分判题需求。

    一进大白鲨,孔昊就被还没排上号的同学们拉去帮忙判题,在他们眼里,孔昊这种ET的准确率并不亚于老师。

    秦莞则拿着特刊去找历史老师,她觉得历史大题有点问题,吴楚之给她加了两分。

    考试完临走时,老班刘建军专门交代过吴建军,估分出了后立刻告知他。

    所以吴楚之径直向语文组区域走去,一路上和同学们打着招呼。

    “少爷,怎么样,多少分?”埋头判题的老刘头听到动静后,赶紧抬头问到,他一直等着爱徒的到来。

    “645保底。”面对老班,吴楚之还是只能打埋伏。

    在文理科分班时,老刘头给了他最大的支持,三次亲自到家里给吴父吴母做工作,进行沟通。

    无论是父子矛盾,还是考试模式变更的打击,在吴楚之内心最艰难的时刻,是老班给了他如同父爱的鼓励。

    但这一刻,他还是没法说实话。

    毕竟他很难解释英语的分数的突飞猛进,最后一次考试结束到高考也就20多天的时间,从90边缘提升到120,老师们可不像秦莞那么好忽悠。

    等分数最终下来了再说吧,反正像他这种英语学渣,估不准是正常的。

    “好!好!好!哈哈哈!”老刘头连说三个好字而又大笑三声。

    刘建军偏爱吴楚之不是没有原因的,轮起文科实力,在市中心的锦城四中才是一枝独秀。

    如果说西蜀省文科每年有10个燕大名额,那么7个都在锦城四中,其他中学去抢剩下的3个,锦城四中的文科实力可见一斑。

    而吴楚之所在的锦城七中,已经连续16年没有文科生考上燕大。

    自从吴楚之出现后,在锦城七中原本平平无奇的语文老师刘建军,走上了个人发展的快车道。

    先是校际辩论赛,吴楚之以攻辩的身份打的锦城四中辩论队哑口无言,直接从对方手里抢走晋级全国赛的门票,拿了一个全国第四回来。

    再是吴楚之在他的指导下,创办了校园文学社,在全国范围内第一个取得正式刊号。

    在锦城七中,别说几十年下来上千个清北学子,哪怕你是状元,如果后续没有特别突出的贡献,也不可能在校史上留名。

    而刘建军和吴楚之在2000年就做到了,百年后再回顾校史,他刘建军必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素质教育挂帅下,这都是实打实的成绩,刘建军也坐上了上升的火箭。

    这一切都是眼前的爱徒带来的。

    而现在吴楚之这锦城七中十来年第一个燕大名额,也没有让这段师生传奇留下污点。

    周遭响起了和前世这一刻大相径庭的各种恭维声,吴楚之清楚的记得前世旁边另外一个语文老师的冷嘲热讽:

    “刘老啊,吴楚之那么好的苗子,被你宠坏了。”

    那时,闻言,他只能忍着眼眶里强打转的泪水,给恩师鞠了一躬转身逃离。

    终究不一样了,吴楚之也笑了起来。

    前世刘建军脸上挂满了惋惜和落寞,现在满是惬意与畅快。

    “还是老刘你*教的好啊,吴楚之这种调皮捣蛋的娃娃你都教出来了!”相同的老师,不同的语气。

    “没什么,我只是个平平无奇的老师罢了。传道、受业、解惑。”刘建军淡然的回答。

    神特喵的平平无奇,老刘头,你装的这个X我给100分,吴楚之腹诽着。

    “先去招呼班上同学,帮着估下分,忙完了大家好好热闹热闹。”刘建军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继续帮着同学们判分,只是嘴角的笑再也隐藏不住了。

    吴楚之没有急着离去,从裤兜里摸出两包软中华。

    一包轻轻的放在刘建军手边,拆开另一包,挨着给周围抽烟的男老师们散去。

    也不打扰,冲老师点个头,吴楚之把烟就是放在老师顺手边,有需要的便很有眼色的帮忙点个火。

    走完一圈后,还剩两根,正好左右两只耳朵各夹上一只,顺手把烟壳揉成一团扔进一边的垃圾筒。

    到前台顺走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吴楚之溜到店外,拉一拉短裤,就在马路牙子上蹲了下来。

    取出一根烟,放在口鼻之间夹着,闭上眼睛,猛地一吸,拿下来一看,果然是3字头,熟悉的味道。

    308,话梅味介于前世329与330之间,入喉比较呛,后来没有了。

    甩手把烟在打火机机身上点了两下,吴楚之叼住烟,抬手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一缕青烟瞬间便从吴楚之口中喷射出来,随即便是剧烈的咳嗽。

    “忘了这具身体根本没碰过这玩意儿。”好容易缓过劲,吴楚之擦了擦呛出来的泪花。

    “哈哈哈!装X翻车了吧!”孔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笑的直不起腰。

    吴楚之没搭理他,又拿起烟,轻轻的嘬了一口,把烟聚在嘴里却并不过喉,将嘴唇努成O型,平稳的将烟吐出。

    同时快速的敲击自己的腮帮,连续的吐出9个烟圈出来,凝而不散的依次排在空中。

    趁着嘴里的小半口烟,吴楚之将嘴尽力缩小,快速的吐出一条直直的烟线,笔直的穿过前面9个烟圈。

    孔昊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他不是没见过人抽烟,但这样玩花活他是第一次见。

    “见笑了,第一次抽烟”抬头、咧嘴、挑眉,吴楚之对着孔昊笑了笑。

    神特喵的第一次抽,孔昊觉得吴楚之这句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待咽喉略微习惯了烟雾,吴楚之又缓缓的吸了一口,再从嘴里吐了出来,紧接着鼻孔也喷出了两股烟流,然后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把烟夹住从嘴唇中拿出来,用食指轻轻地往空中弹弹烟灰再往嘴唇送去。

    “来一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