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四章 最后一课(求推荐票)

    其实,要不是几年后孔昊出国前,在酒桌上他自己说出来,吴楚之也一辈子都不知道,当年那场与漂亮国的红黑大战,自己的发小不仅参与其中,还在里面扮演着比较关键的角色。(wap.k6uk.com手机阅读)

    “天机不可泄露!”吴楚之继续神棍着。

    好吧,他也说不出来为啥知道。

    但他知道孔昊的推(nao)理(bu)能力,他会根据蛛丝马迹自己推理出来。

    “我想想看,我们三家是局域网,我的所有行动在原始路径上会经过交换机,你能看见交换机数据,没道理啊,你看得懂个屁啊!”

    孔昊陷入逻辑推理中,开始了头脑风暴。

    文科生看不懂,不是很正常的吗?

    虽然孔昊说的是实话,但吴楚之还是觉得很不爽。

    “我知道了,是合理性,真相只有一个!”

    孔昊认为他已掌握了真相,他兴奋了,

    “攻击持续了好几天,那段时间网费应该很高,一直是你负责上网费用,你从上网时长上面发现了问题。”

    “然后你倒查交换机日志,发现数据全部从我这里走的,同时你在日志里发现我在那个时间段,断开了你和莞莞与局域网的链接。”

    这个局域网还是吴楚之自己在小叔的帮助下组建的,后来文理分科后才把控制权交给孔昊。

    这一刻,孔昊被一个叫工藤新一的小学生附体了,他继续说道。

    “然后再加上媒体的报道,时间上出现了大量的重合,你从合理性上面推断出我参与了这次行动。”

    “嗯,不错,但最关键的一点你忘了。”孔昊的推理让吴楚之觉得很河狸,继续开口说道,

    “你别忘了,你计算机是我小叔教的,我虽然看不懂,但知道你学了啥。”吴楚之的小叔,是蜀中电科大计算机系的教授。

    这样强行逆推,很河狸。

    孔昊的脑补能力也没让吴楚之失望,反正他自己是解释不出来的。

    不过开着金手指装X的感觉还是挺爽的,也难怪前世网文里,穿越重生什么的都喜欢给主角搭上一个系统。

    可惜的是,重生这几天里,他确认了自己是没系统的那一拨。

    “靠!我还以为天衣无缝呢!”孔昊有点郁闷了。

    “没啥,我不会告诉你爸的。你空了研究一下局域网无盘系统。”

    “你想开网吧?我们没那么多本钱啊。”孔昊惊呆了,没想到楚楚胃口这么大,准备开个网吧。

    “想啥呢,网吧没个几十万开不起来,我现在想开,到哪去弄钱啊,我是让你先研究研究,到时候再说。”

    吴楚之倒不是想开网吧,他想的是卖技术,但怎么卖,在这个版权意识严重缺乏的时代是个大问题。

    毕竟对很多人来说,这时候的技术,不过是电脑城五元钱一张的光盘中的一点点数据而已。

    “我还没想好,等这几天闲下来,我仔细想想怎么做,你先研究着。走,进去了。”吴楚之搂着孔昊的脖子,开始往大白鲨里面走去。

    具体的模式吴楚之还没想好,等今天忙完琐事,他准备抽个时间,仔细思考一下未来的路怎么走。

    最重要的是,排查时间线,不能抢其他重生者饭吃,重生者们要团结起来。

    可惜了,萧蓉鱼已经遇见陈汉升了……

    要不要提前去大山那边看看沈幼楚呢?

    “吴楚之!这边!”是卓浪在招呼他。

    大家按照关系亲疏围在一个个桌子前坐着,卓浪这桌全是他们共同的好友,秦莞自然也在这里坐着,正和闺蜜郝雪儿低声聊着什么。

    今天的秦莞穿着一身无袖白色连衣裙,一双晶亮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听见卓浪招呼吴楚之,抬头向着吴楚之微微一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一样。

    “要什么幼楚……”吴楚之愿意沉醉在秦莞的星河里,嘴里喃喃道。

    “幼楚是谁?”孔昊没听清。

    “一朵大白菜,后面会被一条狗给拱了。”

    “……”孔昊对吴楚之的疯言疯语已习以为常,就当发小又在发癔症。

    这一桌全是交心的好友,来到秦莞身边,吴楚之在大家刻意留下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楚楚,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双皮奶!”

    大白鲨是火锅自助餐,所有东西得自己拿。

    吴楚之的蘸料、饮料已经打好,触手可及之处全是他最爱吃的东西,真好。

    吴楚之在桌下牵着秦莞的小手,捏了捏,小手微凉,挺舒服的。

    六点半,准时开席,台上刘建军代表校方进行讲话。

    刘建军也知道,台下的这帮小兔崽子们,考完就等着释放这三年的压力。

    他没做恶人,没有长篇大论,只是进行了简短的讲话。

    在回顾了大家三年苦学的不易和师生之间的煽情瞬间后,刘建军最后说道:

    “同学们,毕业即是结束更是开始,人生一帆风顺是祝福,风风雨雨是规律。同学们,不管身在何方,不管顺境还是逆境,请牢牢记住七中校歌的最后一句:七中儿女、凝云之上。请牢牢记住七中最后一课的标题,烧不死的鸟就是凤凰!”

    吴楚之听的很认真,如果前世留下来听这一番话,也许他也不会颓废那么久。

    “高考结束,你们已经长大,老师们在这里你们玩不痛快,大家吃好喝好,各个班的班委都悠着点,照顾好同学。我们老师就先撤了。”

    说罢,刘建军带着老师们向门外走去。

    也许在日后的聚会里,老师们会坐下来和同学们勾肩搭背喝着小酒,但此时不会。

    因为他们的离去,才会为这毕业画上句号,这是他们的操守。

    吴楚之站了起来,如同过往三年岁月里的每一次下课一样,大喊一声,

    “起立!敬礼!”

    在场的全体学生站立了起来,深深的一躬不起,老师们也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老师们,再见!”带着一些呜咽,声音却异常整齐。

    一些年轻感性的女老师眼睛都红了。

    刘建军哭笑不得的用手指遥遥的点了点吴楚之,带着老师们欠身回礼,“同学们,再见!”

    洪亮中带着一些感慨。

    挥挥手,老师们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