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五章 情非得已

    其实这个时候的班委是没用的,都毕业了谁还理这个?

    但是每个班上都有那种成绩不是最好的,也不是班长或者支书,但说话就是管用的大佬。(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种人,按照那个年代流行的《古惑仔》电影的角色说法,我们称之为话事人。

    老师们离去后,各班的话事人也站出来宽慰着大家。

    毕竟今天是属于高兴的时刻,气氛也慢慢的开始欢快起来。

    如同“米醋总行了吧”是山西人的最后的委屈一样,鸳鸯锅是西蜀省人民最后的妥协。为了照顾女生的特殊时期,也懒得问谁是谁不是,锅底大家全要的鸳鸯锅。

    高中的花季雨季,其实是情感意识萌芽的时期,校园里充盈着专属少男少女们的懵懂、青涩、怦然心动和勇敢。

    只不过在高考的压力下,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很多时候对感情的表达是含蓄的,就像电视剧《最好的我们》里面余淮对耿耿的感情。

    对男孩来讲,窗户边看到阳光撒在心爱的女孩身上,也许就像梦幻的七彩泡泡一样美好。

    对女孩来讲,下课的时光就是美好的时光,她悄悄地看着一个人,喜欢一个人,不纠缠,不打扰,岁月静好。

    随着高考的结束,男孩女孩们抛去压力,勇敢的走出那一步去告白,自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

    无论成败,对于很多人来说,今晚过后,天南地北便是路人。

    秦莞抱着纸盒子,正在温柔的给吃的满头大汗吴楚之擦汗。

    郝雪儿看着闺蜜,心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开口对吴楚之说了一句,

    “吴楚之,来,干一杯!”

    吴楚之刚刚应付完一轮班里同学,满脸通红,埋头猛吃了几口菜压压酒,“Why?给个理由先!”

    “是不是男人?喝不喝?”郝雪儿强压着哭意,眼睛红红的瞪着吴楚之。

    随着她的动作,下午刚染成褐色的披肩长发,此刻在她鬓侧和耳后飘舞,周身全是英爽劲儿。

    “怕你了,雪爷!喝!”40来岁灵魂的吴楚之读懂了她的眼神,郝雪儿并不丑,她的身材高挑,身段儿苗条有致,皮肤呈健康的麦肤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健康而充满活力的青春气息。

    吴楚之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看两人间的秦莞,真是个傻妮子。

    两个酒杯在空中碰了一下,郝雪儿仰头一口灌下,很是潇洒,就是后面呛了一口后满是眼泪。

    两人坐了下来,秦莞责恼的看了一眼吴楚之,抽纸转身给闺蜜擦着刚刚溢出来的啤酒。

    “吴楚之,你说你什么意思?不知道今天有多少人盯着莞莞吗?你再不主动点,别人就要上来了。”郝雪儿拿得起也放得下,转身便为秦莞抱起不平来。

    每年毕业的这一顿,告白剧情总是少不了的。

    吴楚之也明白这种事免不了,秦莞不知道是这个大厅里多少人心中的她。

    今晚他进来时,就看见好几个同学的眼神一直围绕着秦莞,有个哥们儿还带着一把吉他。

    不主动出来宣告主权,那么不知道多少饿狼会向秦莞扑来。

    这种事情,没有对错。

    前世,秦莞倒是因为追着他离去避开了这一幕。

    此时,他在这里,她便在这里。

    吴楚之想了想,笑了笑,起身找到那个带着吉他的同学。

    拍了拍他肩膀,微笑着看着他,“借用一下哈,君子成人之美。”拿着吉他转身走上台。

    找服务员借来话筒,支架固定好,坐下把吉他抱在怀里,简单拨弄几下,再打开话筒试试音。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打扰大家一下,唱一首歌送给莞莞,请大家见证。情非得已。”

    几个简单的扫弦后,便是一阵这个夏天最火的歌曲《情非得已》的前奏,随即开口唱着: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

    一双迷人的眼睛

    在我脑海里你的身影

    挥散不去

    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

    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

    ……

    ……

    什么原因

    我竟然又会遇见你

    我真的真的不愿意

    就这样陷入爱的陷阱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

    ……

    ……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吴楚之的歌声很清亮,他也唱的很认真,就算用着平时拿来讲话致辞的话筒也让大家听出了感情。

    看见秦莞羞涩甜蜜的表情,不少人眼睛中的光都熄灭了。

    一曲唱完,把吉他还了,拍了拍他的肩膀,敬了一杯酒,道个谢,然后将裤兜里那包没抽完的烟塞在那人手里,转身回了自己那桌。

    秦莞的小脸早已羞的红扑扑的,心中却满是甜蜜,待吴楚之坐定,递了一个蛋挞给他。

    “楚楚,你太坏了!蒋梦阳都要被你弄哭了。”孔昊凑过来说。

    “所以我给了他一包烟啊,待会他可以唱男人哭吧不是罪!”吴楚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咬了一口蛋挞。

    几下把蛋挞吞下,吴楚之张口说“我和莞莞先走,我们去二人世界,你们怎么安排?”

    “没义气,我们商量一会儿去网吧混混。”严恒说。

    “那你把昊昊这个电灯泡带着,昊昊你把BP机拿好,到时候一起回家。”吴楚之一副见色忘友的表情十分欠揍,但严恒也早就习惯了。

    “跪安吧!”秦旭摆了摆手。

    “莞莞,明天我们去逛街哈。”郝雪儿也没拦着两人。

    “注意安全啊,别弄出人命来!”卓浪一脸姨母脸的笑着。

    “对了,卓浪,你回家问问你爸啥时候有空,我爸让拿两瓶酒。”吴楚之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卓浪说。

    “行,话我带到,你再不滚估计滚不掉了。”看着周围蠢蠢欲动的男生们,卓浪赶紧催着吴楚之他们滚蛋。

    吴楚之起身,张口朗声道“同学们,不好意思,佳人有约,我先撤了,大家回见!”

    说完也不理其他人的劝阻,牵着秦莞,径直离开。

    看着两人的背影,众人默然,这狗粮在脸上胡乱的拍。

    “哇!”一个悲泣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用着我的吉他!唱着我准备唱的歌!牵着我的心上人!最后甩给我一包烟!”

    “哈哈哈哈!”

    本是男默女泪吞下狗粮的气氛,因为蒋梦阳的悲愤,突然欢快了起来。

    最怕的就是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