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三章 小吴总的管理哲学

    看着秦莞装可怜的小脸,吴楚之笑了,伸手捏了捏秦莞的苹果肌,满满的胶原蛋白。(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这个不难,你放心,川菜你要记住两个凡是,凡是很辣的川菜都不难做,凡是不辣的川菜是最难做的。”

    “川菜还有不辣的?”秦莞没有拨开吴楚之的手,反而用脸蹭了蹭吴楚之的手掌。

    “不辣的川菜都是川菜的巅峰,开水白菜、牡丹鱼片、鸡豆花是国宴菜,那才叫麻烦,每一道都需要至少两天来做。”

    “楚楚,以后你不会要我做这些菜给你吃吧?”秦莞把小脸放在吴楚之的手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做给你吃。”看着手心里秦莞略带委屈的表情,吴楚之顶不住了。

    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吴楚之有点不甘心,“嗯,对了,我小舅说以后我得有个孩子姓楚。”

    “要不要生五个,凑个篮球队?”秦莞脸色有点不善了。

    “五个?那样你太累了,我可舍不得。”还没等秦莞脸色缓和下来,吴楚之继续作死道,“可以找个妹妹分担。”

    秦莞反嘴就是一口牙印,印在吴楚之手臂上。

    “你敢!”

    ……

    坐在小舅办公室里,吴楚之看着手臂上的牙印,他觉得秦莞不应该属猪,应该是属狗的。

    按照前世的习惯,吴楚之拿出一叠纸,开始在上面比划着。

    前世这个时间点上,很多企业家开始动笔书写自己的传奇,有的一飞冲天后又迅速跌落,有的厚积薄发慢慢展现獠牙。

    对吴楚之来说,他现在最大的财富,便是拥有后面20年的记忆。

    这个金手指不仅可以让他趋吉避害,也可以在自身发展上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借什么人的势。

    单打独斗的发展肯定也行,但重生一次,这金手指也不能闲着不用吧。

    未来的可能性太多,这个时候就需要取舍,是借运还是夺运,他要理出一个脉络来。

    更重要的是趁着刚刚重生没多久,对前世记忆还深刻,赶紧把一些大事件记下来。

    写了一小会儿,吴楚之突然把纸撕掉,想了想,换成自己发明的一套暗号语言开始重新写起来。

    这些是肯定不能被别人发现的,重生这种事情,科学家最感兴趣了。

    吴楚之不想后半辈子被当做小白鼠,关在实验室里。

    哪怕是自己的父母,自己又怎么解释着发生的一切?

    换成自己的语言,谁也看不懂,这样最保险。

    暗号语言,来自于高中时文科记笔记的速记。

    后来工作中,吴楚之在此基础上,自己发明一套用来保守一些秘密。

    草草的梳理了时间线,吴楚之就停笔了。

    他也不打算多写,就像写作中的大纲和细纲,抽空买个笔记本再写细纲。

    重生的秘密,吴楚之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他准备带进坟墓里,最多以后交代墓志铭时,可以恶趣味的交代儿孙刻上:为了那朵花,此地长眠之人曾活出了第二世。

    提着大水壶,吴楚之走出办公室,外面铺面上依然是人潮涌动。

    早就和跟着小舅多年的员工们混熟了,他们也知道,这个不大的公司,以后属于现在这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

    倒也没有什么不忿,这个小孩天天笑嘻嘻的,挺好相处的。

    吴楚之依然如昨天一样帮着忙。

    给大家添水、搭把手、跑腿拿配件,都忙不过来的时候就自己迎客、谈单,吴楚之不摆任何架子。

    架子是摆给中层干部,笑容是属于基层员工的。

    这是前世吴楚之和很多大领导相处久了,观察出来的经验。

    道理其实很简单,作为高层领导,在基层员工面前是公司形象的代言人。

    职位等级高高在上,无论从组织原则还是从个人修为方面,基层员工都不是高层领导的直接管理对象。

    除了管理者个人修养因素之外,然后就是管理艺术的区别。

    比如做高层的,为什么没必要在基层员工面前嘚瑟?

    因为高层掌握着绝对资源,比如调整薪资、更换岗位、提拔干部、奖金分配、制定政策等等。

    所以,高层管人用的是资源垄断。

    而中层干部手中没有资源。

    但是需要管好团队,怎么办?

    只能靠权力威慑!

    所以,就这么十来号人的公司,吴楚之也没必要在员工面前装大尾巴狼。

    当然,也不能关系搞的太好。

    和员工有太多的交集并非好事,毕竟这是个人情社会。

    太多的人情会让领导在处理上事情很难一视同仁,这往往会成为团队、公司走向分崩离析的一个原因。

    跑了几趟后,吴楚之在空调下擦了擦汗,狠狠的灌了几口水就自觉的离开空调,不能太贪凉。

    “小吴总,光之翼网吧那边网管打电话说几台机子局域网不通,让我们派人去看看。”

    负责硬件维护这块的李富根一边朝着吴楚之这边说,一边手里不停,往大挎包里扔着他认为可能需要的工具和设备。

    李富根是跟了小舅多年的老兄弟,部队里通讯班出来的,业务水平也不差。

    人很直,这么多年还一直是军人作风。

    小舅说他手脚很干净,不会在外面趁着维修乱吃公司和客户的便宜。

    这点儿在这个行业很难得。

    吴楚之心中一动,赶紧上前帮着整理大挎包,“李叔,我跟您一起去,我也去看看。”

    李富根手里一停,也没说什么。

    骑着电动车,把挎包放在脚踏板上,李富根搭着吴楚之就出发了,只是没什么好脸色。

    一路无言,到了光之翼网吧,李富根停好车,挎起包就要进门。

    吴楚之赶紧拦下李富根,他琢磨出味道来了,对着小舅这一根筋的老兄弟,赶紧开口解释,

    “李叔,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来监督你的。”

    “我就是对网吧的业务有点想法,您是从小看我长大的,我是跟着您来看看,有啥问题我好问你。”

    和脑子一根筋的人相处,最好不要绕圈子,有啥说啥。

    李富根倒也干脆,“嘿!我还以为你小子长大变白眼狼了呢。”

    “您说哪儿去了哦!”

    “走,进去,有啥问题你下来问我就是了。”

    李富根带着吴楚之就往网吧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