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四章 世纪初的网吧现状

    几分钟的功夫,李富根就排查出了原因。(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其实网吧的问题不大,也就是交换机老化了,需要换个新的。

    “刘哥,换个交换机就完了。你是自己买,还是从我们店上拿?”

    网吧老板姓刘,叫刘开来,也是个退伍军人。

    刘开来家庭条件比较好,退伍自己搞了这个网吧,也是小舅熟人间介绍认识的。

    都是当兵出身,脾气对了,自然就把业务发展起来了。

    “就从你们店上拿就是了,有现成的就赶紧换上。”

    刘开来很焦躁,十来个大学生约着一起打CS,6台连不上局域网。

    网吧今天满满当当的没机子换,那群爷正在那边发着脾气。

    “那行!华为16口的卖价880,老板说给你们最优惠的价格,720。”

    李富根也知道轻重,手脚飞快的开始动手理线换设备。

    这个网吧在老街的街边上,但规模并不小。

    吴楚之估了一下大概180多台机子,根据房间的布局,分成了好几块区域。

    房间里柱子林立,显然是老板看着生意不错,又租下隔壁店面,进行了多次改扩建的产物。

    吴楚之也上前搭手。

    这个时候的网吧,远没有几年后那么正规,走线是哪儿有地儿就走儿,网线在天花板上拉都不奇怪。

    理线的目的是找出连着这个交换机的其他正常机子。

    别人正在打局域网联机游戏什么的,突然断个网,那还不炸起来。

    找出来,告知别人情况,别人也能理解,遇上难缠的,大不了少算点上网时间。

    这也是刘开来愿意和小舅家店子打交道的原因,小舅家的员工很愿意为客户着想。

    还没等他们理好线,前面就传来的吵闹声……

    “你们家这网吧开的是黑店啊!”

    吴楚之一向认为,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锦城人,当然骨子里流淌着一些锦城人爱看热闹的基因。

    于是理好线后,他也去凑个热闹。

    到了门口,听着耳边天南地北的方言,才知道,吃饱了没事干喜欢凑热闹,这是全国人民的一致的爱好。

    这个网吧就在蜀大旁边,上网的多是大学生,大家一致的在声讨着网吧的黑心。

    其实事情也不大,这个时候上网还是最老的Modern(调制解调器,又称“猫”)拨号上网。

    那个年代,一只猫,一只鼠(标),一卷纸,一个男孩子可以登上巅峰。

    猫拨号上网的年代,上网需要同时交网费和电话费,所以资费很贵,2001年的时候在自家拨号一小时7.2元,在网吧只需要4.8元。

    所以,那时网吧一般分成两个区,上网区一小时4.8元,游戏区一小时3元。

    这次争端其实是计费规则的原因,客人上了1小时31分,网管小姑娘依据不足半小时按半小时算的网吧规则,按2小时收费。

    客人则认为他是1小时29分下的网,拿着计费卡走过来,是网管算时间耽误出来的1分钟,应该由网吧负责。

    那时没有什么网吧管理系统,上网计费全靠手工。

    进网吧给一张计费卡注明上网开始时间,出网吧时结账。

    计费不准确,老板也头痛,鬼才知道收费的会不会偷奸耍滑。

    所以,一般网吧里负责收费的,都是老板的自己人。

    这个网吧负责收费的就是老板的小姨子,瑛子。

    刘开来站了出来,说那一分钟就免了,让客人按照1小时30分钟结的账。

    “看到没有,跟你们老板学到点”,客人撂下一句话走了,出门偏头就是一口痰吐在地上。

    瑛子小姑娘被气的全身发抖,埋着头趴在前台就哭了起来。

    事情解决了,那人最后得瑟的样子也确实有点不得人心。

    见小姑娘哭的那么伤心,周围的大学生就散了开去。

    真是一群钢铁直男!

    倒也不能说小姑娘算的不对,只是处理上面不灵活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其实是个好员工,好人就应该让老板做。

    “瑛子,别哭了,坚持原则,你做的很对。不要和他计较!”

    客人走了,老板自然要安慰员工。

    “就那么1分钟,规定写在墙上的他们不看!好多次了!他们早下一分钟就行了嘛!”

    瑛子小姑娘一边抽泣,一边发着脾气,前台台子上多了好几团皱巴巴的卫生纸。

    小姨子嘛,一般都是有特权的。

    “刘叔,经常出这种事情啊?”吴楚之搭着话。

    刘开来右手拿着纸质计费卡,轻拍着自己的左手,

    “是啊,上个月把规模扩大了,计费瑛子一个人忙不过来,是我欠考虑了,赶紧得招个人来。”

    “姐夫,我一个人能行,我跑快点!”

    小姑娘生怕多一个人抢饭吃,赶紧劝阻,毕竟是自家生意,也不发小脾气了。

    点了一根烟,刘开来喃喃一句“如果有个电子收费系统就好了!”

    “刘叔,网吧管理系统应该很贵吧。”吴楚之不着痕迹的问着。

    刘开来也没在意,“贵倒不贵,听上海那边朋友说一套也就两万,每年使用费2000,还不到半个人的成本。”

    “但是非常不稳定经常出问题,惹出麻烦来事情更多。过两年再说了。”

    “你这个网吧如果要上管理软件,还得换新系统,很多老机子要撤,不划算。”交换机换完的李富根过来收费。

    网吧最老的那批机子现在只能玩DOS游戏了,不过话说回来,有些经典老游戏还真就只能DOS系统下面能玩。

    “这不刚扩张完吗,等ADSL办下来再换吧,到时候不光是机子,就连线路估计都得让你们重新排布。”散了一根烟给李富根,刘开来表示也很想换。

    这年6月份,电信开始推行ADSL商用版,商业用户单户上网速度可以达到最高8M,这对于原来只有56K的猫上网来说这是一个质的飞越。

    所以一开放申请,嗅到商机的网吧经营者就在电信营业厅排起了长龙。

    对网吧而言,这就是一场军备竞赛。

    “找不找的到关系嘛,批快一点,我听有些人说都排到半年后了。”此时的电信人手完全不足,审批也慢,等几个月是常事。

    刘开来也很无奈,烦闷的抽根烟,“就是找不到啊,说太多人申请了,现在只有高层打招呼才可能提前安。你晓得我们这些当兵的,哪认得到人嘛。”

    李富根也爱莫能助,拍了拍刘开来的肩膀陪着抽完烟,再交代了注意事项就走了,吴楚之跟着回了店子。

    吴楚之总觉得网吧这块有机会去切入,但又有点无从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