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六章 吴楚之的顶层设计

    “那要是我们两个同时失去理智呢?”

    孔昊心里服气了,但不妨碍他继续抬杠斗嘴。(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吴楚之奇怪的看着孔昊,觉得这货是不是傻了,

    “我们两个同时失去理智?那就是我们两个都是一致的意见嘛,这事儿为啥不能做?”

    孔昊笑了起来,他明白了。

    “那刚刚你说具体过程很复杂是怎么回事?听你这样一说,我觉得这机构也没多复杂啊?”

    不懂就问,孔昊是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我刚刚所说的只是最后的股权比例,中间会进行多层嵌套。”

    吴楚之开始详细说着自己的顶层设计,先三人分别设立一人独资有限公司。

    考虑到秦莞和孔昊还未成年,一人独资有限公司可以让母亲设立。

    代持协议倒是可签可不签,签了,真闹出事,按照现行规定也无效。

    然后三人成立的一人独资有限公司,和三个爸爸成立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一家投资咨询有限A公司,作为控制权载体。

    A公司作为GP普通合伙人,三人再出资占据LP合伙人份额,成立有限合伙企业,LP份额以后可以让渡给投资人解决融资问题。

    这样的好处在于,无论LP出资额多大,GP始终牢牢的控制着有限合伙企业。

    为了最大化分散投资人的股权比例,有限合伙企业可以设立2-3个。

    再用有限合伙企业去设立实体公司的控股母公司,最后才是各个业务板块实际业务发生的实体公司。

    在吸收外部投资者的时候,可以按照关系亲疏、实力背景分别在不同层级的公司进行安排。

    “这样做,既考虑到了各个板块的分别融资,也考虑到了控制权的永不陷落,楚楚,真有你的。”孔昊听懂了。

    其实最重要的是,这样做,将个人安全和企业进行了风险隔离。

    说白了,即使下面实体公司出现任何状况,吴楚之三人仅仅以A有限公司承担有限责任而已。

    “那为什么非得现在做呢?现在考虑这些是不是太早了?”

    孔昊继续发问,他觉得吴楚之设计是挺好的,但是现在用的上吗?

    “相信我,在我们开展具体操作前,提前进行好顶层设计才是最有利的。”

    前世多年的投行经验告诉吴楚之,现在虽然手续上麻烦点,但相比以后的溢价折价、吸收合并、审计评估、机关审批等情况,要简单的太多,也节约不少的精力和时间。

    前世有太多的企业家倒在了股权架构这个顶层设计上。

    吴楚之咬了一口桃子,余光却发现秦莞绝美的娇颜上已经挂满了泪珠,一脸的凄然。

    吴楚之连忙挪到秦莞身边,伸出手去给秦莞擦拭眼泪,心里有点慌,“莞莞,你怎么哭了?”

    秦莞一把拍掉吴楚之伸过来的手,盯着吴楚之冷静的说着,

    “什么叫即使我站在你那边?你是担心我们走不到一起吗?我不要这股份!”

    刚刚吴楚之在说的时候,她就拿着纸笔记录着,她发现她这10%没有意义。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吴楚之在考虑股权划分的时候,立场是他们没有在一起。

    “你们聊,我先回去写代码了。”孔昊表示他还小,这种剧情他就不参与了,撤了。

    关门的时候,一个眼神瞟给吴楚之,自己的女人自己哄呗。

    秦莞是真生气了,吴楚之也是第一次见到莞莞向他发火,仔细想了想,耐下心来。

    毕竟她才17岁,连大学的门都还没摸过,不是前世那个知性优雅的成熟莞莞。

    见孔昊关上门,不顾秦莞激烈的挣扎,吴楚之赶紧一把抱住她。

    “莞莞,听我解释。”

    秦莞见挣脱不得,止住哭泣,冷着脸看着他,小脸上满是倔强。

    “怪我在之前没说清楚,你那10%是我最后的盾牌。”

    “如果发生我和昊昊同时不能理事的情况,根据公司法,持股比例达到10%的你,可以解散清算公司。”

    “什么叫不能同时理事?”秦莞还是不能理解。

    “比如我和昊昊被人同时控制来威胁你们,或者直接让我们死亡来谋夺公司的情况。”

    吴楚之努力的深情凝望着秦莞。

    “这时,你解散公司是保全我们整个家族。所以你是我最后的底牌。”

    见秦莞的脸色缓和下来,吴楚之赶紧一口气解释完。

    “有了你的存在,别人从股权结构上动歪脑经就毫无意义,这就直接的保护了我。”

    秦莞明白了,但吴楚之的话吓着她了,扑在吴楚之的怀里,

    “楚楚,开公司好危险,我们不开了好不好?我们并不缺钱啊。”

    “大学毕业我们就结婚,你找个稳定的工作,我去做心理医生,或者去学校教书,你回家什么事都不用干,我伺候你,给你生三个娃娃。”

    秦莞一边说着,一边抽泣着。

    “就像春节我们看的那部电影,《我和学神同桌有个约定》里的吴思明和路漫兮一样,我们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好不好?”

    吴楚之只能紧紧的抱着秦莞,给她力量,给她安全感。

    “莞莞,首先我需要你明白一件事,我不会因为事业而忽视我心爱的人,这是前提。”

    见秦莞平静下来,吴楚之抱起她放在膝上,接着说“因为爱是一种陪伴,只有心爱的人在身边见证着,我做的一切才有意义。”

    “你知道的,如果选择安稳,我学什么文科?老老实实的学理科继承老爸们的一切不就完了。”

    吴楚之吻了吻秦莞的额头,“我想趁年轻去闯闯,我今年18岁,我想你允许我尝试到28岁,那时如果我没闯出来,我会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好不?”

    “我刚刚说的那么危险,只是预防极端情况,你想想看,不做到身家百亿那种境界,会出现这种情况吗?”秦莞左扭扭右扭扭的,让吴楚之有点顶不住。

    吴楚之调整了一下坐姿,“其实还有个更可怕的情况,我也做了预防,你想不想听?”

    感觉到异样,秦莞害羞的把头埋在吴楚之的怀里,“什么?”

    “那就是我们三个人都无法理事了。”

    “我不听!不要给我说!没有什么比你不在了更可怕!”

    “你记住你说的话,尝试到28岁!多一天我都不干!不然就像这样!”秦莞用手捏了捏那啥。

    把柄在她手里,吴楚之的脸都绿了。

    轻抚着怀中女孩的秀发,吴楚之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跌落在地上的桃子呆了一下。

    也对,都团灭了,还预防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