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七章 论化解修罗场的另一种姿势

    靠坐在吴楚之的怀里,秦莞拉过吴楚之的手把自己环住,小声的问道,“楚楚,我刚刚是不是有点无理取闹了?”

    吴楚之毫不犹豫紧紧搂着秦莞,“当然不是,你是关心我才会那么激动,其实挺可爱的。(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小丫头片子,要不是重生前看过《表白失败后甜系女友教我谈恋爱》这部电影,这种送命题我还真答不上来,就更不可能发现你的小动作了!

    不知何时,秦莞的小手就在吴楚之的腰间附近,蠢蠢欲动。

    楚楚求生欲还是蛮强的嘛,秦莞悄悄收回了手,甜甜一笑,

    “我刚刚是不是把你后面的伏笔给提前透露给读者了?”

    “没事,读者哪有你重要?”佳人在怀,刀子的事情以后再想。

    “但会不会把你后面事情悬疑感给破坏了?”莞莞有点不安,懊恼着。

    吴楚之喟叹着,“股权架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商战是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都已经打打杀杀的了,还叫简单?楚楚,你不要吓我。”

    “我是说故事情节,作者的套路,读者老爷们是猜不透的。毕竟,我们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

    吴楚之的脸上写满了得意,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那你编一个故事给我听听嘛,我喜欢听。”秦莞从小就喜欢听吴楚之讲故事。

    “比如啊,我以后做了期货,成了期货大佬,但得罪了其他所有人,举世皆敌,所有人都来围剿我。”

    “我们围绕着一个商品品种展开最后的厮杀,比如……嗯,红小豆。”吴楚之一边想着,一边缓缓的说着故事,

    “这是一种杂粮,高蛋白,低脂肪,多营养,主要产地在我们国家。最大消费国就是我们国家和海对面那个东营国。”

    “那一年,我分析出因为气象原因,红小豆注定减产,就提前在国内交易所里,趁着价格底部建仓开始做多。计划顺利的话,交割日那天我会大赚一笔。”

    “同时,我又在东营国交易所反向做空,作为风险对冲。”

    “但我们公司内部出现了内鬼,我的计划其实在一开始就被泄漏了。”

    “内鬼是从我大学一开始就跟着我的舍友,我们是好兄弟,但他爱上了你。”

    “对你追求不得,对我产生了怨恨,然后被我的对手收买了。一直在泄漏我的情报。”

    “一切都很顺利,我和我的盟友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已经账面浮盈了几十亿。”

    “就在交割日前的几天,这时候我的对手们一个个出现了,开始大量做空,想打爆我的仓位。”

    “而我认为的盟友,也因为利益,一个个的倒向他们,反手做空,我成了孤家寡人,举世皆敌。”

    “银行也不给我融资,固定资产也短期变不了现,所有人都在等着我被打爆仓的那一刻。他们像一群鬣狗一样盯着我这只受伤的狮子。”

    “等我倒下的那刻就是他们扑上来撕咬的时候”

    显然秦莞是个好听众,虽然紧张的抓紧了吴楚之的手,但没有打断他。

    吴楚之握住她的手,“我其实满怀信心,因为红小豆减产是定局,认为他们是螳臂挡车,一旦农业部公布数据,我就彻底赢定了。”

    “但我忽略了一点,虽然红小豆今年会减产,但别人可以预先囤积。”

    “所以,第二天,农业部公布数据,价格并没有如何想象那样发生剧烈波动。”

    “几经打听,原来,为了针对我,他们提前一年就做了布局。甚至我做红小豆也是他们诱导的,故意放出的机会。”

    “他们在现货上提前囤积了海量的红小豆。足够东营国市场一年的量。为了阻止消息的泄漏,他们把仓库全放在了东营国。”

    “最后大决战的那天,我的对手邀请我去津门港港口,那里有很多条货船,挂着东营旗,船上全是东营国他们仓库那边运过来的红小豆。”

    “他们准备今天开始向国内市场上低价展开倾销,他们都不用实际销售,消息一旦放出去,期货价格就会暴跌。”

    “而东营国失去这批现货,他们现货市场会大涨,我在那边的期货市场做空仓位也会被打爆。”

    “那你不是输定了?”

    “嗯!所有人都认为我输定了,全部都在一边等着看我出丑失态,向他们跪地求饶,他们就准备着看我跳海。言语上各种挤兑、嘲笑,嘲笑我的自不量力,嘲笑我的目空一切。”

    “我呢?我在哪儿?”秦莞不关心结局,她只关心那时她有没有在他身边。

    “那时,你就静静的陪在我身边,怀里抱着一个英俊的小王子,时不时逗弄一下孩子。”

    “孩子一定很可爱吧?像你还是像我?”秦莞把头轻轻的靠在吴楚之的肩上,喃喃的问道。

    她觉得故事里就算吴楚之失败了,但有她,有孩子,就不会是悲剧。

    “像你,儿子的嘛。”

    “就在船只靠岸时,你动了,你抱着孩子走到港口边的一艘船旁停了下来。”

    “这时,船上放下步梯,一个女子缓缓走下,也很漂亮,就是年纪略微比你大些,她也抱着一个孩子,来到你的面前。”

    “走进了,你们相视而笑,她对着你轻轻一躬,说,姐姐,多保重身体。”

    “你站立不动,受了她这一礼,说,妹妹,辛苦你走这一趟。”

    “女子远远的凝望着我,挥了挥手,亲了亲孩子,把孩子递给你,转身上船。”

    “这时,港口里装满红小豆的船全部鸣笛,倒退,驶向远方。”

    “你抱着两个孩子,亲了亲他们,又看了看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说,孩子们,小妈妈是去救你们坏爸爸的,她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个女子带着船队走了,船尾上,她高举着右手向你展示无名指上的戒指,你笑了笑,调整一下孩子的姿势,让孩子面向她挥手告别。你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太阳的照射下闪耀着光。”

    “空方没有了现货,期货市场我大获全胜。我赢了。”

    “持续一年的修罗场,也随着你们和解而烟消云散,我们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故事讲完了,秦莞也气白了小脸,逮住吴楚之腰间的软肉就是一扭,紧接着就是一阵粉拳爆锤,

    “什么破故事!”

    “什么小妈妈!”

    “什么修罗场!”

    “什么幸福生活!”

    吴楚之赶紧投降,“可这种情节读者们最爱看了。”

    “啊~~~~!”讲故事的人发出一声惨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