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章 大胃吴楚之

    “哈哈哈,吴楚之,你确实能说!说的对啊!其实啊,不是什么父爱如山,而是子女都是父母前世的债!”

    看着一脸稚气,嘴边却开始冒出青色胡茬的卓浪,卓卫国叹息着。(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算了,都是命,妻子走的早,儿子没长残已经是万幸,不奢求了。

    想想也是,儿子从小就不喜欢商业那套,就连出去买个水果,5元钱四斤的西瓜,愣是被他砍价砍成3元钱两斤。

    这小子倒是对航模啊,工具啊什么的感兴趣,也在行。

    “你上次参加的那个什么玩遥控飞机比赛,你是第几名喃?”卓卫国掐灭了烟,转头对着卓浪说。

    “不是玩飞机比赛,是航模大赛!第三名!就我一个高中生,其他都是大学生!”卓浪很骄傲的说着。

    那是他的荣耀,在今年年初的全国无线电遥控特技模型飞机比赛中,他以黑马之姿从一帮大学生手中生生抢下了第三名。

    “明年拿个第一回来!”卓卫国微笑着。

    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爸,你同意了?”卓浪两眼通红,一脸的不可置信。

    吴楚之在旁边也笑了,他为好友高兴,终于解开心结。

    一面是理想,一面是现实,卓浪也曾犹豫过,下定决心,志愿选择了理想后,心理却并不轻松,总觉得对不起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父亲。

    看着自家的傻儿子,卓卫国点点头,继续说,“拿了第一,奖励你一套房子!”

    “锦城的?”

    “废话!你还以为是燕京的?少给老子来这套!读完书自己滚回来,锦城也有锦飞集团,一样可以造飞机!”

    吴楚之想到了什么,赶紧穴嘴“卓叔叔,其实可以考虑在燕京。”

    “我记得端午节左右听浪浪说,您可能会调到燕京,那趁现在燕京房价还低,您可以考虑早点动手。”

    吴楚之清楚的记得2001年燕京二环内房价4200一平,2006年初他去燕京工作的时候,租房的那个三环内小区,房价已经快2万了。

    2009年那个小区房价3万5。

    吴楚之当时肠子都悔青了,刚到燕京时小舅就说给他在燕京买套房,他觉得那时房价太高了。

    一套买下来要240万左右,谢绝了小叔的好意。

    等他有钱自己买时,同样的位置,同样的面积,要700多万。

    不说了,说多了都是血泪史。

    “调动?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不过,小吴,你也觉得房价会快速上涨?”卓卫国正色道。

    快速上涨?我能说用暴涨来形容更恰当不,吴楚之腹诽着。

    这时,房价会快速上涨这事儿,绝大部分人还没有意识。

    那一年,还是单位福利分房的年代,商品房也才刚刚兴起,吴楚之老家锦城那一年商品房才1000一平不到,开发商还送家具。

    “供小于求,商品价格上涨,天经地义。”吴楚之也正色答道。

    卓卫国笑了,“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我这两年有点钱都买房子了。”

    略同个屁,我是金手指,您才是有眼光的英雄,活该你家业那么大。

    “去燕京买房倒是可以买,毕竟是国家中心,以后涨幅一定惊人,要付出的只是时间成本。”

    “但是工作调动就悬了,燕京哪有那么好进啊!竞争太激烈了!”

    卓浪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卓卫国回家后也难得有人陪着说话,和吴楚之言语投机,也谈兴大开。

    原来,卓卫国不是调动到燕京,而是电信年底将要分拆,分成三家公司,方案已经递上去了,就等着领导的签字。

    卓卫国的老领导推荐他上去,但竞争者还是很多。

    好几个竞争者的业绩并不亚于他,所以就算有老领导推荐,一时也分不出胜负。

    “我其实无意过去的,毕竟浪浪的妈就埋在这里,去了燕京也人生地不熟的,何况业绩哪是那么好冲的哦!”

    卓卫国拍着桌面两份文件,喟叹道。

    吴楚之偏头看了看,《关于预充值电话卡1-6月销售情况的说明》,另外一份文件名被挡住了。

    “就是201电话卡吧?”

    “你用过?”

    “那倒没,没机会,看别人用过,不过上了大学应该会用,毕竟打长途资费便宜。”

    “现在手机、小灵通发展很迅速,这种电话卡销售开始越来越差,也就是靠那些大学生支撑了。”

    “你看,一个月比一个月垮的厉害!”

    卓卫国弹了弹文件,“小吴,怎么样,上大学有没有考虑卖点这个?我看好多大学生开学就在卖这个给新生。”

    “你比浪浪脑袋活,大学兼个职,锻炼锻炼能力。叔叔给你批点?58元进,70元左右出,可以赚点生活费。”

    吴楚之看了看文件,脑袋里突然想起一件事。

    前世,因为高层震怒于西蜀电信窝案的猖獗,要求严肃处理,在窝案里独善其身的卓卫国,却因为私贩电话卡而被牵连并案处理。

    其实卓卫国着实冤枉,当时西蜀电信电话卡滞销,同在电信工作的妻弟王勇出主意,改直售的模式为代销模式让利销售。

    卓卫国见这样做可以拓宽销售渠道,于是力主变革。

    而王勇在这个过程中,私人打着卓卫国的旗号,从仓库里提取了大量电话卡卖给了邮商贩子,在中间吃差价大赚一笔,而卓卫国也因销售业绩大涨获得肯定,铺平了进京的道路。

    于是,不甘失败的对手们在窝案的调查过程中,推波助澜,一顶造成资产流失的帽子扣在了卓卫国头上,卓卫国锒铛入狱。

    其实这样做,业绩是有,但过程错了,一是错在王勇电信员工的身份,二是错在销售出去的过程没有经过集体决策。

    想到这里,吴楚之有了主意。

    “卓叔叔肯支持,那肯定好啊,我也想锻炼锻炼能力。我想这个暑假就试试看。”

    “那这样,让浪浪带你去找他舅舅,他在负责代销这块,让他帮你先拿一条,钱你后面给他就是了。”卓卫国不以为然,吴楚之这种学生小打小闹的,还不值得他亲自出马。

    “卓叔叔,我胃口有点大,我想要1000条!”吴楚之抬头,满是笑容的看着卓卫国。

    卓浪觉得吴楚之笑的很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