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十五章 谢谢那个作死的张三!

    武继军见状,苍白着脸,强撑地说,“您给的时间太紧了,我这不是为您办事,为您着急吗不是?”

    吴楚之也没继续逼他,转身走到茶桌后坐下“我们合同上约定的是新设,可不是转让哦。(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武继军手里无意识的揉捏着合同,开始冷静下来,“您要的太急了,我是帮您节约时间,我这哪算诈骗啊,我这最多算未遂。”

    吴楚之摇了摇头,“您看啊,合同也签了,钱您也收了,怎么也不算未遂吧。”

    武继军完全镇定下来,他也不是法盲,当机立断,把早已团作一团的合同,直接塞嘴里吞下,把自己噎得,好半天没顺过气来。

    是个狼灭!

    所有人看的瞠目结舌。

    看着目瞪口呆的吴楚之,武继军嘲讽的开口,“姓吴的,现在你有证据吗?你拿得出来?这里全是你的人,法庭上面我完全可以说,我是受你胁迫的。”

    “钱我待会就退回来,合同原件就两份,我这份已经吞了,到时候,我就说,你那份就是你伪造的。你能拿我怎样?”

    武继军开始洋洋得意起来,“傻了吧?我老武走南闯北,什么阵仗没见识过?你们店里面的监控又没有录音功能。你拿什么告我?毛都没长齐的娃儿!”

    吴楚之站起了身,武继军连忙双臂护着脸,防着吴楚之动手。

    但见吴楚之只是走到楚天舒身后,从裤兜里拿出一支录音笔嘿嘿一笑,录音笔上的红光指示灯正一点一点闪烁着。

    谢谢那个作死的张三!吴楚之心想道。

    武继军见状,瞳孔一缩,起身就要抢夺,可他的身手哪是楚天舒这种老侦察兵的对手?

    楚天舒也没什么动作,仅仅伸手一推,武继军便跌坐在座位上,随即被后面一直站着看戏的李富根等人控制住。

    吴楚之也不说话,关掉录音笔,塞进裤兜,坐回到小舅身边,就静静的看着武继军。

    武继军瘫坐在椅子上,满脸灰白,双腿无意识抖动着。

    他知道,今天栽了,吴楚之和楚天舒甚至不用走法院程序,把这事风声一放出去,他在这个行当的名声就毁了。

    不久,武继军摇摇头,苦笑着开口道,“是我贪心了,没看出这个局来,小吴总好手段!”

    吴楚之也不忙着搭话,重新沏着茶,片刻后才说道“我觉得这单业务,五天,两万就能成。武总您觉得呢?”

    看了看武继军,吴楚之就继续说着,“其实两万都有多!”

    “银行对验资的函证收费是一个账户200元,一般会计师事务所收费是600元一户包函证费。”

    “按规定他们需要派一个注册会计师,但他们通常只会出一个实习生来,去现场拿银行盖章的对账单和询证函,顶天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赚400元,这种生意他们乐意之至。”

    “何况我这种一次性开10个户的,会计师事务所派出去的人手不用增加,时间也不用增加,你轻轻松松压2000元价出来,不难吧?”

    武继军没有想到吴楚之对这里面的关节如此熟悉,摇摇头说,不难,压3000都没问题,有些银行函证费还只收50元。

    “我们不算这10户的事务所的钱6000元,也不算你压价出来的,这个是你的本事。这些成本除去,这单你赚1万4。”

    “武总,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你再注册10个皮包公司也只是时间问题。”

    “人要知足!”沏好茶,吴楚之倒了一杯,推倒武继军面前。

    武继军咬了咬牙,“小吴总,您手段高明,我认栽!合同我们重新签!我这就通知财务把钱转4万回来。”

    “武总,大可不必!转3万回来就行了。”这个时候吴楚之很大气。

    “只是我提醒武总,五天,两万,十个干干净净的公司。”吴楚之笑的牙齿很白。

    “干干净净”这四个字,彻底打消了武继军想暗中使坏,找回一局的想法。

    武继军明白了,面前这个看来人模狗样、人畜无害的年轻人,皮子下面分明是头饿狼,自己是瞎了眼自己往圈套里钻。

    见事不可为,武继军也光棍,“谢小吴总的赏,您放心,一定是干干净净,没有一点瑕疵,没有一点流水的新公司。”

    说罢,从公文包里拿出两份崭新的合同,重新签订起来。

    “麻烦再写一份!”吴楚之淡淡的开口。

    这小兔崽子真精!

    盖章生效后,武继军赶紧告辞,离开这个伤心地。

    —————————

    “小伙子硬是阔以哦!”楚天舒夸奖道,他也不问吴楚之从哪儿学来的,有些能力就是天生的。

    “小舅,配合的好!”吴楚之也开心的笑着,和小舅击了一掌。

    舅甥俩相视而笑,旁边的员工也很开心。

    公司未来的掌门人年少有为,这碗饭可以吃很久了,他们没理由不开心。

    “小吴总,真真的好手段!我老李服了!”李富根在旁边也笑着。

    财务小姐姐却皱着眉头,“小吴总的手段我看明白了,但是老板您是杂看出来然后开始配合的呢?你们之间没有交流啊。”

    楚天舒哈哈大笑,指着李富根说,“小刘,你来的稍微晚点不晓得,你们小吴总啊,从小就跟着这堆老流氓混大的,江湖上的茶阵他是玩的一套又一套的。”

    李富根见小刘还不明白,走到茶桌前开始比划,“这是葓门的茶阵暗号,茶壶与一茶碗放置茶盘中,另一碗置于盘外,用以试探。”

    “小吴总先摆出试探的暗号,老板点了点桌子,表示收到。”

    “然后小吴总把壶口对着茶碗,表示他要布阵了,老板把茶喝了,表示你尽管干。”

    众人恍然大悟。

    小刘表示佩服,“我的天啦!这也太神奇了”

    楚天舒挥挥手示意看热闹的众人散了,招呼吴楚之进办公室。

    “今天这局玩的漂亮,看来我可以提前带着你舅妈,去实现房车旅游全国的梦想了。”

    小舅、小舅妈一直就期盼着以后去过那种“驾车走天涯”的生活。

    “五年!给我五年时间,五年后您和小舅妈一定可以去过那样的生活!”吴楚之说的掷地有声。

    小舅满意的笑笑,“那就好!后面几天你准备干啥?在我这里开店还是怎么滴?”

    “后面几天,我打算赚笔快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