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三章 扫街

    “楚楚,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居然能迟到?”

    一向以有时间观念著称的吴楚之,今天破天荒的迟到了20分钟,就在大家等的不耐,准备打电话时,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妈今天早上起来有点发烧,我先给她买了药才过来的。”

    “阿姨病的严重不?”郝雪儿连忙问道。

    “问题不大,估计是昨晚降了温,受了凉。莞莞在家里照顾她。”

    昨晚的一场大暴雨,带来了酷暑中久违的凉意,雨后的街道湿漉漉的,空气潮的发冷。

    赚钱小分队扩容了,郝雪儿也加了进来。

    昨天卓浪在做宣传单时,打印店师傅设计的总是令他不能满意,最后找到了喜欢画画的郝雪儿。

    三笔两笔间,郝雪儿便勾勒出一个卡通的展示板背景,效果好的让卓浪赞不绝口。

    在得知他们今天要开始做暑期jian职后,同样在家里闲的无聊的郝雪儿也加了进来。

    待人齐了,吴楚之却并没有急着去扫街,而是在车展旁的小超市买了几瓶水。

    拉着好友们,吴楚之在车站前的马路牙子上蹲了下来,指着人群里正在发传单的学生*,开口说,“我们先看10分钟别人怎么操作的。”

    学生*反背着包,站在车站的出口,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不停的说着:“您好,麻烦看一下。”

    当别人接过去时,很礼貌的鞠个躬,说上一句谢谢。

    “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看着人,挨着一个个的发呗。”郝雪儿大大咧咧的说道。

    吴楚之没有言语,用手指了指旁边,也不搭理她。

    随着吴楚之手指的方向,郝雪儿发现旁边垃圾筒里满是传单,都快塞不下了。

    大家这才注意到,就连地上也满是被积水泡透的传单。

    随着车站人群脚步的经过,四分五裂着。

    学生*发完手上的一叠后,从身前的书包里取出一个垃圾袋,开始一张张收捡起路面上遗落的传单。

    传单已经弄脏了,但她的手很干净。

    看着阴天里后背衣服都完全湿透,却始终保持微笑的学生*,再看看旁边的垃圾筒,大家有点感到不值。

    毕竟好友们都是正准备走进象牙塔的孩子,这些方面,欠缺的可怕。

    “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以后递过来的传单,我再也不乱扔了。”严恒的眼睛有点红。

    言传不如身教,吴楚之明白,他说的再多,不如好友们自己看上一看。

    “她这样辛苦一天才挣几十块钱,赚钱不是那么容易的。”

    扔下一句话后,吴楚之带着众人开始了今天的扫街之旅。

    看着车站旁边的报刊亭,吴楚之心理喟叹着,再过十年,这种报刊亭就会消失了。

    这个时代变化的真快,不抓紧,就只能被淘汰。

    80后这个群体,是最割裂的一代人。

    课堂上的求学环境里,教育制度和课本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形式与内容里。

    课堂外的成长环境里,却是电视和**蓬勃发展的时期。

    课堂内外,造成了80后们接受信息的极大不对称。

    而走进社会后,却发现一切又不一样了。

    还未老去,就面临淘汰。

    ……

    “叔叔,您好,我们是西蜀电信的学生推广人员,耽误您几分钟,给您介绍一款资费很划算的电话卡,供您代销。”吴楚之站的笔直,拿着电话卡开始推销。

    “走开,走开,不要打扰我做生意!”报刊亭里的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故事会的老板头也不抬。

    “叔叔,一张卡的利润有12元,顶得上20本故事会。”吴楚之也不着急,依然微笑的说着。

    老板终于抬起了头,鼻梁一缩,老花镜便微微降下了几分,一番审视的眼光从眼镜上方透了过来。

    “叔叔,您好!我们今年高考完,出来勤工俭学,这是我的学生证。”吴楚之把学生证递了过去。

    亭子里老板接了过去,扫了两眼,“原来,锦城七中的学生证就是这个样子的啊。”

    开报刊亭这么多年,卖手机卡的、卖地图的、卖游戏点卡的,这些事情,老板见了不知几许。

    看在吴楚之他们身上校服的面子上,老板示意吴楚之继续说下去,权当个乐子听听。

    吴楚之也没有不好意思,身上这身校服就是他现在的利器。

    再说,前世的销售人员,不管是销售马桶盖子的还是销售公司债券的,为了给客户留下好印象,无论冬夏,西装革履,和这又有什么区别。

    狮子搏兔尚需全力,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就是不知道锦城七中的校长知道这个情况后,会不会要求毕业生把校服交还回去。

    按照锦城七中的尿性,哦不,是格局,估计也不会这样做。

    在简单介绍完产品的情况后,看着明显流露出感兴趣深色的老板,吴楚之没有直接说价格,反而说起了闲篇,

    “叔叔,要不我给您演示演示这个卡的用法?”

    老板洒然一笑,“小伙子,你当我很老啊,这些卡我这里不知道卖了多少,你看看那边。”

    吴楚之早就知道,报刊亭的左手挂着一排透明格子袋,袋子里全是一张张各种卡片。

    装作第一次见到,吴楚之看了看后才说“叔叔,您这是卖卡的大行家啊。”

    老板嘿嘿一笑,“你直接说你的价格,我看有没有卖的必要。”

    “叔叔,对面就是电信营业厅,您也知道100面值的201卡在营业厅里面卖都是92元左右。我拿出来的这批,您要是代销,我收68,您要是经销,我收62。”

    老板并不多话,让吴楚之把卡拿出来,从里面随便抽了一张,留下一句“帮我看下店。”径直走向街对面的电信营业厅。

    “楚楚,他到对面万一说价格怎么办啊。”卓浪有点慌,营业厅的人员如果向上反应市场价差那么大,会不会影响他父亲。

    “没事,他只是去验证卡的真假而已。”吴楚之安慰道,

    “你也不用担心其他的,首先,滞销的现状是之前长期真实存在的;其次降价销售是集体决策的事情;最后,你觉得营业部人员谁会那么闲的慌。”

    卓浪想了想,也就理解了,确实自己过虑了。

    这个年代,公家的事,谁会那么上心,再说真有不长眼的就算反映上去,也是石沉大海。

    高层领导又不会自己打自己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