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四章 销冠郝雪儿

    “这位同学,每张卡真的只卖62元?”老板回来后,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看啦又看小说网)

    他开始是不太相信这卡是真的,到营业厅验证真伪后,又不相信卡片这么便宜。

    他觉得,就算他按照营业厅的价格,卖92元一张,也是供不应求。

    他这里可是客运站门口,每天的客流量那叫一个人山人海呐。

    这个客运站是汽车客运站,长途电话卡在这里销售,天生就自带了很大的流量。

    一张就有30元的利润,这得卖上多少本杂志?

    要是卖上100张,就是3000元的利润!

    见老板的神色,吴楚之也不矫情,“真就卖62元,叔叔,我们也就是学生jian职,要完成销售任务,不然我肯定给你再喊高点。这个卡的利润空间太大了。”

    “你有多少?”老板把卡在手里拍了拍。

    “你要多少?”吴楚之也不露怯,老板那架势,就是想用数量来换一个更低的价格。

    “你有多少,我要多少!”老板很有范儿。

    吴楚之暗暗一笑,您老人家估计会撑爆肚皮。

    也不打算坑他,吴楚之开口道“我们每个人这个月的销售任务是两条,我们这里一共7个人,就是14条。1400张,老板,你确定你全部吃得下啊?”

    “1400张是有点多……”老板有点踌躇,他倒是不愁卖。

    汽车客运站,每天客流量都是好几万,南来北往的打工人,看见这种电话卡,谁不心动呢?

    就算一天只卖个30张,50天也就卖完了。

    就是这压资金压得很大,快10万了,不过利润也很可观,有4万左右。

    老板盘算着全部拿下来的必要性。

    吴楚之见状,假装和同学们在一边商量了一会儿,回来说,“这样,叔叔,你要是全要,我们按每张60元给你,这样你的利润更高点。我们这些学生也早点完成任务。”

    老板一听,又是小三千利润进账,“行!怎么付款?”

    “叔叔,您确定要的话,您到银行往这个账号转账,您一手付款,我们这边一手交货。”吴楚之递过去一张小纸卡,上面印着小舅公司的收款信息和联系电话。

    老板打量了吴楚之众人几眼,“你们身上也不像是带了那么多卡的样子啊。你们这是空手套白狼啊?”

    “叔叔,你想哪儿去了?我们是正规公司,你一个电话的事,有专人送过来和您对接。”

    “行,那我现在就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小舅公司的出纳妹妹,送货的也是小舅公司的员工。

    小舅专门拨了人手来保障吴楚之这边的后勤。

    待双方约定好交付时间后,吴楚之拿出准备好的KT板递给老板,“叔叔,这个送给你,你可以挂在门口,方便招揽客户。”

    老板接过来一看,笑着说他们有心了。

    KT板不大,也就A4纸大小,卡通的背景上注明了电话卡的资费和销售价,当然价格那栏留了白,让老板自己填。

    老板想了想,还是填了92折,又找吴楚之拿了一块备用。

    待老板挂好后,吴楚之就带着好友们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开门红!

    一路上大家欢声笑语,有信心了。

    众人骑着车,骑出大概一公里远,找了一个街口的报刊亭,还是吴楚之上阵。

    这次就没那么顺利了,连续三次搭话都被拒绝。

    吴楚之转身走回来,神色如常,带着大家在附近寻找其他的报刊亭。

    不多久,便在被拒的报刊亭旁边一条街找到了另一家。

    也许是看到学生娃娃jian职看起来可怜,中年大妈给了他们开口的机会,这次卖掉了两条。

    见自己拿下了两个点,吴楚之就让好友们开始独立上阵了。

    搭话——被拒——再搭话……

    也许是之前在客运站门口的震撼教育发挥了作用,众人都舍下了脸面,在渡过开始的尴尬期后,嘴皮子慢慢开始遛了起来。

    万事开头难而已。

    按照之前吴楚之亲身示范的话术,大家各自找地方实践着,一个地方不行就换另一个地方,并开始临场发挥着自己的方式方法。

    性格飒爽的郝雪儿就在推销时,大方赠送自己画的宣传海报,复印一张A3大小的海报也就一元钱的事情。

    一天下来,大家销售情况有多有少,最差的卓浪都卖了8条出去,郝雪儿凭借女生嘴甜的优势卖掉了17条,夺得销冠。

    在行动开始之前,吴楚之约定好了每条他们可以提成200元。

    在小舅店子里,现金结算了大家今天的收入。

    见自己一天忙活下来挣了3400元,顶得上父亲一个月的工资,一边数着钱,郝雪儿一边笑的眼睛眯成了缝。

    见惯了郝雪儿在学校里大姐大的飒爽,见到郝雪儿少女般的娇俏笑容,众人目瞪口呆。

    “雪爷,啊呸!雪儿,你笑起来真漂亮,以后多笑笑。”严恒突然意识到,郝雪儿其实很美,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咦~~~你说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给老娘正经点!”被人打扰数钱的快乐,郝雪儿很不爽。

    今晚吴楚之请客,犒赏大家,他自己赚的最多嘛。

    众人有说有笑的往蜀大门口的麦当劳骑去,路上郝雪儿却忽地一停,后面的秦旭差点没撞上去。

    郝雪儿正看着路边垃圾筒发着怔,快塞满的垃圾筒面上正是她的手绘海报,那个Q版小人的笑容都已扭曲变形。

    这张海报不是她后面复印的那一批,是早上彩打出来的七张之一。

    虽然不是美术生,但郝雪儿热爱画画,也有天赋,但家境并不允许她去做一个美术生。

    关于自己的未来,她甚至有用工资去支撑梦想的觉悟。

    看着自己画作被这样糟蹋,郝雪儿的眼睛都红了,一直发着呆,就连严恒带着她的车龙头拉着她走都没反抗。

    一路上大家沉默不语,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去安慰郝雪儿。

    吴楚之也没管,有些事情,经历了便是成长。

    最后反而是郝雪儿自己想通了,和早上雨水里那个学生*发的传单比起来,自己的画作已经幸运太多。

    吴楚之说的对,赚钱没那么容易!没必要矫情!

    郝雪儿给自己打气着。

    “严恒!你吃了豹子胆了!把你的手给老娘拿开!”醒悟过来后的郝雪儿见严恒带着自己走,顿时就炸毛了。

    我!

    雪爷!

    对待男人,永不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