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八章 你压着我头发了

    “嗡嗡……嗡嗡……”小灵通的震动声把吴楚之吵醒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是个陌生号码,一看时间23:33,吴楚之直接挂断。

    倒头正欲睡下,却被身边一声轻叫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楚楚,你压着我头发了……”

    借着小夜灯的灯光,吴楚之惊愕的看向身边,秦莞正扑闪着那双大眼睛瞪着他。

    我去!

    发生了什么!

    今天他没有跟卓浪他们去扫街,但跟着小舅去朋友网吧四处拜访,晚上还喝了一顿大酒。

    饭桌上,倒是没人劝他酒,但小舅的朋友基本都是退伍军人,部队里养成的习惯,吃饭哪能不喝酒,吃着吃着也就拼起了酒。

    一是敬佩这群经历过战火的战士,二是有心结交,吴楚之没有胆怯,提着酒瓶子也加入战团。

    没有搞前世酒桌上的小动作,也没有仗着自己年轻占小便宜,别人喝多少,吴楚之就喝多少。

    不多时,吴楚之就真正的融入到这个酒团里了,临走时,好几个小舅的朋友都指着已经醉的瘫成一团的吴楚之,给小舅说,这个侄娃子他们认了。

    别给军人玩心眼,特别是这些生死战场活下来的老兵,哪个不是人精?

    吴楚之以诚相待,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当然他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两斤白酒下肚,醉的不省人事。

    楚天舒很犯难,抗回自家去,媳妇肯定骂死自己,那是亲儿子一般的外甥。

    抗回吴楚之家,‘长姐如母’可不是说着玩的,姐姐是会动手的。

    人逼急了,还是有办法的。

    楚天舒摸出吴楚之的小灵通,翻出通讯录,在通话列表里直接找到了“莞莞”的号码。

    不多时,秦莞便赶了过来。

    楚天舒说清楚了情况,让秦莞打个掩护,他把吴楚之扛到家门口就撤走,让秦莞扶着进门,这样楚秀兰没法直接找他麻烦。

    能躲一天是一天,小舅就是这么霸气。

    看着醉的傻乎乎的吴楚之,秦莞也担心这时回家吴楚之会被吴父吴母修理。

    今天周五,正好秦援朝出了差,郑雪梅也去外地开飞刀了。

    秦莞就让楚天舒直接把吴楚之扛进了她家,扔在沙发上。

    楚天舒给楚秀兰打个电话,说吴楚之今天在他家过了,让她别担心。

    打完电话,楚天舒就告辞了,一脸轻松,就是出门的那一刻笑的很暧昧。

    看着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吴楚之,秦莞叹了口气,先拿了一床凉被给他盖上。

    而后故作轻松的开始烧水,学着以前郑雪梅照顾秦援朝喝醉后的样子,准备着解酒茶。

    “秦莞,你和吴楚之都那么大了,你们的关系我这个做小舅的也清楚,我就把他交给你了。”

    “楚楚应该给你说了吧,以后你们要有个孩子姓楚哈!”

    ……

    “他喝多了肯定难受,吐是应该不会吐了,你待会给他擦擦身子就行。”

    楚天舒的话如同魔音灌耳一般,在秦莞的脑海里不停的回响着。

    “呜~~~~”开水壶的响声打断了秦莞的胡思乱想,她赶忙关掉火。

    迅速的切了几片姜片,和洗好的茶叶、葛花、枳椇子一起放进烧水壶,再把烧水壶放进提前接好水的水槽里。

    不久,估摸着水不烫了,把解酒茶倒了进杯子里,来到了客厅。

    不知何时,吴楚之已经换了个姿势,把凉被压在身下,趴在沙发上,上衣撩起大半,牛仔短裤半解。

    秦莞看的羞红了脸,水杯都端不稳了。

    把水杯放在茶几上,秦莞摇了摇吴楚之,试图摇醒他,发现一点用也没有。

    吴楚之还吧唧了两口嘴,睡的更香了。

    这可怎么弄啊,秦莞犯起了难。

    这个时候也没法叫人,就算叫孔昊来,也难为情。

    自己到底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脸不要了啊。

    刚刚脑子肯定是被门夹了,大不了让楚楚回家挨顿骂就行了嘛。

    谁叫你喝那么多的!

    秦莞越想越气,抬手就往吴楚之的屁股上打去。

    咦?还挺弹挺Q的?

    秦莞像是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一样,又连续的拍了几下,过着手瘾。

    手感真好!

    楚楚的屁股真翘!

    睡梦中的吴楚之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扭了扭身子又翻过身来,吓的秦莞赶紧住了手。

    翻过来就好办了,秦莞使劲推着吴楚之慢慢起来,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学着郑雪梅以前照顾秦援朝的样子,秦莞拿起水杯,用杯沿撬开吴楚之的下唇,然后不停的在他耳边说“喝点水”,待到吴楚之主动张嘴后,就开始给他灌茶。

    也许是手法不对,也许是灌的太急,吴楚之呛了起来,也恢复点了意识。

    “服务员,厕所在哪?”

    秦莞笑的把水杯里的水都打翻了。

    “我说你这个服务员怎么回事,怎么往人身上泼水呢?”醉眼惺忪的吴楚之怒了。

    “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

    看着醉猴一样的吴楚之,秦莞笑的直不起腰,楚楚喝醉了真逗。

    “小姑娘毛手毛脚的……咦,我怎么觉得你长得像我女朋友?”

    秦莞一听乐了,“你再仔细看看呢?我漂亮还是你女朋友漂亮。”

    “当……当然是我女朋友漂亮!你就是长得像……像而已!”吴楚之大着舌头。

    秦莞心中满是甜蜜,也不跟他计较,扶着他往卫生间走,一路东摇西晃。

    路上吴楚之还躲了躲,警惕的问“小姑娘你干啥?我有女朋友的。”

    秦莞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我扶你去卫生间!”

    吴楚之酒量还是不错的,折腾了一会儿,基本能控制住身体了,自己放了水,免去了秦莞的尴尬。

    待吴楚之出了卫生间,秦莞抓紧时间把解酒茶给他喂下。

    “小姑娘还是不错嘛,我要给你们老板表扬你。”吴楚之给了秦莞比个大拇指,这服务态度不错。

    又惹来秦莞的一阵轻笑。

    见吴楚之放了水,也喝了解酒茶,秦莞暗忖道应该没啥大问题了,直接扶着吴楚之去了床上躺下。

    也许是闻着了自己熟悉的味道,吴楚之很老实的一挨着床就睡死过去。

    秦莞无奈的给吴楚之脱下鞋袜,拿在鼻子前闻了闻,呕~~!

    臭男人!

    探过身子,闻了闻吴楚之身上,满身的酒味。

    楚楚,我上辈子肯定欠了你不少的债!

    秦莞打来热水,开始给吴楚之擦拭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