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章 小舅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10点了,这一觉睡的舒坦。(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伸了个懒腰,骨头都酥了,吴楚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古人诚不欺我,温柔乡确实是英雄冢啊。

    下了床,径直去了卫生间。

    待吴楚之洗漱完毕后,秦莞已挂断电话,把早餐端了出来。

    大馒头加上自制的跳水泡菜,配上一碗热乎乎的南瓜小米粥,吴楚之吃的那叫一个舒坦。

    秦莞也跟着小口的喝着粥,不时的给吴楚之夹着泡菜。

    风卷残云过后,醉酒后第二天的头疼、胃疼也一扫而空。

    等吴楚之放下筷子,秦莞才开口“楚楚,你不问问我接了谁的电话?”

    “我对你又没有什么秘密,你接就是了。”吴楚之看着秦莞的眼睛,回答的很坦荡。

    “楚楚,你现在怎么这么会说话啊!”秦莞感动坏了,双手伸过来揉了揉吴楚之的脸。

    待揉成一个猪脸后,“咦~真丑!让你喝那么多酒!”说罢,直接在吴楚之的脸上盖上一个章,又不好意思的给他擦了擦,粥渣都涂脸上了。

    醉酒后第二天能帅成什么模样……

    “刚刚打电话过来的是一个叫叶小米的姐姐,她说让你抽空补一下货,她快卖完了。哦,对了,她还说能不能换成经销,卡很好卖。”秦莞一边回忆之前电话的内容,一边说着。

    “她是我们的学姐,比我们高两个年级。我估计你们有几科都是一个老师。”吴楚之擦了擦嘴。

    “嗯,然后我们聊了一会儿老师的八卦。诶!楚楚,你知道吗,张悦老师前几天和程然老师扯了结婚证。我都还不知道,还是学姐告诉我的。”

    “谁?程然?那个体育老师?”吴楚之大吃一惊。

    小张老师最爱抢体育课了。

    别人抢他课,他直接抢了人,这体育老师牛X坏了。

    “嗯嗯,学姐说她们那届约着回去看老师,正好遇上程然老师向张悦老师求婚!好浪漫啊!”

    吴楚之有点不信,体育老师的浪漫?

    “程老师在教学楼外面用花摆了一颗心,然后一条花路直接铺到张老师的教室门口,然后趁着下课找张老师。学生面前张老师不好意思说话,他就直接扛起张老师,一路走到楼下那颗心那里求婚,好MAN啊!”程老师和张老师的爱情是从校服走到婚纱,秦莞觉得最浪漫的事莫过于此。

    唉……看来我的菜谱是要不回来了!吴楚之叹了口气。

    秦莞开口找吴楚之要他的校服。

    吴楚之明白她的意思,“过两天我洗了交给你,你把它拿真空袋封好吧。”

    “楚楚,小学的校服你留没留着?”

    吴楚之翻了一个白眼,“未必你觉得我们到时候还能穿的上?”

    “也是!哈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秦莞笑的花枝乱颤的。

    ————————

    和秦莞打过招呼后,吴楚之出了门,秦莞也准备收拾收拾去爷爷奶奶家。

    今天周六,孔昊已经关在屋子里快长毛了吧,也该把他提溜出来晒晒太阳。

    老半天敲开门,一脸苍白、胡子拉碴的孔昊把吴楚之吓了一跳。

    “你在这儿跟我演僵尸啊!”

    孔昊打了个哈欠,睡眼稀松的,“老大!我四点才睡下去啊!”

    进了孔昊的书房,满地狼藉,书、图纸、资料摆的到处都是,下脚的地方都没了。

    吴楚之觉得这样下去,孔昊迟早身体会废掉。

    这可不行,吴楚之一边收拾地上的东西,一边让孔昊赶快去洗漱跟他走。

    “诶!不行!我这边系统代码马上就要写完了啊!”趴在床上,孔昊非常的不情不愿,大热天的,在家里抱着冷饮写代码,难道不香吗?

    吴楚之无奈了,“带你看美女!”

    “走!”孔昊的声音从卫生间飘来。

    两分钟不到,一个神采奕奕的小伙子就出现在吴楚之面前。

    ……

    “这就是你说的看美女?!”

    置身于数码广场二楼的孔昊,看着面前乌压压一片的大老爷们儿吐槽道。

    “12点的时候一楼有街舞啦啦操表演,你当为啥这里这么多男的围着”,吴楚之指着栏杆附近密密麻麻的人群说。

    “这我们也挤不过去啊,看个毛线!”里三层外三层的,孔昊没好气的看着吴楚之,早说早点来嘛。

    吴楚之也不搭理他,拖着他来到小舅新店。

    和店上熟人找过招呼后,指着旁边的玻璃,“是不是更近?看的更清楚?”

    “嘿嘿,这位置巴适。”孔昊乐了,新店展示柜背后就是透明玻璃幕墙,正对舞台,支根板凳坐在这里,风景是一览无余。

    还有十来分钟开始,吴楚之跑楼下买来水和零食塞给孔昊后,就去找小舅了。

    数码广场就这点不好,营业区和办公区是分开的,要找小舅还得坐电梯上楼。

    看见吴楚之一脸的萎靡不振,楚天舒乐了,暧昧的朝吴楚之挤挤眼,“昨晚小舅给你创造的机会好不好?”

    看着老不正经的小舅,吴楚之一脸无奈,“小舅!您老就别添乱了好吧!”

    “再说,醉成那样,你让我干啥啊!”

    一滩烂泥,不随意肌都ba工了,怎么工作!

    所以说什么酒后乱啥都是扯谈,真喝醉了,动都没法动,所谓的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完全是两个本来就有打算的人找的借口罢了。

    楚天舒拍了拍额头,“草率了!”

    拉过吴楚之到茶桌前,开始泡茶说正事,“自己动手,多喝点茶解解酒。”说完递了一包海王金樽给他。

    电话卡的销量是把楚天舒惊呆了,三天就走了超过200条,经销走了140条,代销走了60来条。

    经销回笼资金84万,代销回笼资金39万。

    除去成本,经销一条的利润就是2000元,代销一条的利润就是2500元,短短三天吴楚之就挣了41万。

    “没那么多,小舅,还得分卓浪舅舅16万。”

    “你小子别不把钱当钱看啊,你这三天顶小舅几个月了。”楚天舒是真的咋舌了,他辛辛苦苦一年,下来落在自己手上的也就不到一百万。

    “25万也不少了,可以买辆帕萨特了!怎么样楚楚,买辆车开大学去?”看着现在的那些二代开着车进出校园,其实楚天舒很羡慕。

    吴楚之没好气了,“小舅你把我当什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