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十九章 找个理由让自己跪下

    看了看吴楚之呆滞的神情,孔昊就知道自己是对牛弹琴。(看啦又看小说网)

    自己也是犯贱,给一个文科上讲这些干嘛啊?

    纯属找不自在,好在楚楚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不然提点问题出来,自己更受不了。

    “好吧,我直接说了,就选燕京。”孔昊的表情很无奈。

    天才给凡人上课就是那么了无生趣。

    吴楚之认为孔昊现在欠收拾。

    “那先在锦城租几个月,到燕京后托管?到时候我们钱也够了。”吴楚之一锤定音。

    “行,没别的事,小楚子你跪安吧,朕要开始封装软件,两天之内不要打扰朕!”

    吴楚之又尝到了被书房门砸脸的滋味。

    “楚楚,正好,出来吃点西瓜,我把昊昊买手机的钱给你。”孔昊的父亲孔向东招呼被赶出书房的吴楚之过去坐下。

    吴楚之也不客气,接过西瓜就是一口咬下去,刚刚在书房讲的口干舌燥的,跟孔爸爸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孔叔、婶婶,这钱真不用,我和昊昊在创业,给昊昊买手机算公司固定资产投入。”

    孔母王淑珍硬是把钱塞给吴楚之,“我听昊昊说过,但一码归一码的,楚楚,你不要跟婶婶客气哈,你们现在一分钱收入都还没有。”

    吴楚之坚决不要,“婶婶,真不用,真缺钱的话,我和昊昊肯定会向家里开口的。”

    孔向东倒是明白点情况,听秦莞说过,这几天吴楚之卖电话卡,赚了一些钱,也不计较,让王淑珍不再坚持。

    孔向东想的很开,孩子们长大了,要出去闯就等他们出去闯吧。

    做父母长辈的,给他们做好后勤工作就好。

    ……

    回到家,和沙发上的父母草草打过招呼后,吴楚之进了书房。

    从书架取出一本书,《百年孤独》,这是这个书架上除了课本以外,唯一一本可以让他隔三岔五翻起的书。

    书保存的很好,虽然书页已经泛黄。

    闲暇之时,捧着一杯香茗,在书房阳台的椅子上,吴楚之可以过上很长一段时间的悠闲时光。

    今天他却没有闲情逸致的阅览,靠在书架上,左手捧着书,右手粗暴的快速翻着书页,他急切的在寻觅着什么。

    终于,吴楚之找到他想要找的那句话,“我们趋行在人生这个亘古的旅途,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盘,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我们累,却无从止歇;我们苦,却无法回避。”

    马尔克斯用这段文字描述了小镇家族的经历和生活状态。

    在小镇家族七代人的人生旅途里,有坎坷,有忧愁,有痛苦,也有苦恼和疲惫,但他们并没有被这些困难打倒,而是通过艰辛的努力成长起来、站起来了。既然无法回避,那就勇敢面对,用自己顽强的意志力挑战困难,成就自己的梦想。

    吴楚之不是文青病犯了,下午卓浪舅舅王勇打来的电话,让他心神失据,他迫切的需要一些文字上的东西来支撑自己,开解自己,或者说给自己找一个理由跪下。

    今晚十点,有个大人物在鹤鸣茶社约见他。

    王勇告诉他,这个人是个卡商。

    卡商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吴楚之不知道,那个圈子的顶级人物,前世他都只是在江湖传闻中听过。

    何况前世在与惯用震惊体的“光头看金融”某先生冲突时,他就深深的明白卡商的难缠,要不是某先生的P2P暴雷被抓住,估计身败名裂的就是他了。

    而某先生,在那个圈子里,只是属于卡商整个产业链相对底层的喽啰。

    微商、P2P、民间担保小贷、不良公众号等等一切灰色的地带,都可以溯源到卡商身上,甚至前世逐渐起底的暗网,背后也有卡商的影子。

    没有一点舆论掌控权的人,是不可能斗的过他们的。

    很显然,自己搞的201电信卡销售被他们盯上了。

    换芯片,小面额充当大面额销售、刷BUG薅羊毛、串连内部人员海量发行炒作、利用各地价差疯狂串货……

    吴楚之都不用深思,前世关于201电信卡的一连串问题就浮现在脑海中。

    本是利国利民的电信业的一次勇敢尝试,但问世后短短几年的时间,这种电信卡就消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仅仅成为一代人青春与爱情的记忆。

    一地鸡毛后,最后的残局是国家动用大量真金白银来回收解决。

    吴楚之万万没想到,卡商的嗅觉如此灵敏,这才几天时间的功夫啊。

    虽然现在卡商还没有十几年后那么实力强大,但一个能够让锦城名片之一的“鹤鸣茶社”深夜开门的卡商,吴楚之是万万不会小觑的。

    很无奈,面对这样的人物,他盘算良久,自己毫无抵抗能力。

    吴楚之心里一阵烦闷,关上了书,矗立良久。

    而后把手中的书向墙上狠狠的一摔!

    “砰!”

    “咚!”激愤之下一时失手,书砸在了墙上的挂钟上,钟掉了下来。

    吴楚之弯着腰,双手扶膝,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凭什么别人重生就一帆风顺,自己重生就会遭遇这样的不对称打击。

    说好的新手猥琐发育期呢?

    还有没有天理了,一个怎么看都是超级大BOSS的怪兽来新手村盯着穿着布衣拿着木剑的自己打?

    吴楚之知道,今夜一过,自己很难再说自己是个干干净净的商人。

    书房外,吴青山阻止了楚秀兰想要打开门一探究竟的举动。

    吴楚之这段时间做的事情,楚天舒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们。

    今天吴楚之一进门,楚秀兰就发现了吴楚之的不对劲,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吴楚之现在的心情很愤懑。

    这样的神情,她看过两次了,一次是文理科选择被吴青山阻挠,一次是文科大综合正式公告时。

    她只想去安慰儿子,哪怕是默默的陪着他。

    受到吴青山的阻挠后,楚秀兰本想不顾一切的大吵一番,但回头看到丈夫眼里的浓浓的父爱和坚定,她犹豫了,收回了伸向门锁的手

    “儿大不由娘啊,人的成长哪有不遇到点挫折,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等他自己走下去吧。”吴青山安慰着自己的妻子。

    是啊,儿大不由娘!

    楚秀兰默默的回到沙发上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