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章 这不是钱的问题

    鹤鸣茶社开在锦城市中心的人民公园里,这个茶馆应该是锦城现有的茶馆中最具有西蜀茶馆特色的一家茶馆了,竹椅、木桌、盖碗茶,喝茶、聊天、掏耳朵……

    每天都吸引了很多老头老太太们来这里听戏、打牌、摆龙门阵,同时也让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地游客来这里体验一盘锦城的“慢生活”。(手机阅读请访问Wap.k6uK.coM)

    走进人民公园,吴楚之专门去茶社隔壁的‘辛亥秋保路死事纪念碑’绕了一圈,他没有想什么,也没什么寓意在里面。

    单纯的看看,随便的逛逛,因为离约定的时间还早。

    只是在纪念碑南面停了下来,望着那行行书发了一会儿呆,手里紧紧的攥住大拇指上面那枚琥珀色扳指,这是他太爷爷留下来的。

    纪念碑的东西南北四面分别用楷、草、行、隶四种字体书写,南面行书的书写者叫吴之英。

    他知道,今夜他要做的,和近百年前先烈们要做的,是截然相反的事。

    时间临近十点,没有月色的夜晚里,茶社里透出来的一点点光显得非常昏暗,仿佛一只吞天巨兽口中猩红色的小舌头。

    事到临头须放胆,吴楚之镇了镇心神,走进了鹤鸣茶社。

    无需引路,也无需辨认,一点灯光下坐着品茶的中年男人,便是今晚他来会面的对手。

    吴楚之自嘲的笑了笑,对于对方而言,自己又算的上什么对手。

    男人约摸40出头,身材修长偏瘦,俊雅得简直不像话。两鬓全白,白得仿佛染过的一般,带着一副最普通的黑边眼镜,脸型轮廓分明,眉毛稍淡,薄唇上却带着温和的笑容。

    一身这个年代少有的白色唐装仿佛贴在他身上一般,顺眼之至,盘起二郎腿,看似随意,但任何人都找不出任何瑕疵,仿佛连每一道皱褶都是经过巧妙安排的。

    他身上不佩戴任何饰物,因为他已经不需要炫耀自己的财富了。

    这种简洁、反璞归真的典雅品味令人赏心悦目。

    吴楚之暗叹一声,好一副儒商的打扮,偷偷的将大拇指上的扳指塞进裤兜。

    老话说得果然没错,培养一个贵族需要三代人的时间,财富可以暴发,但风度和气质的养成却要经过数代的熏陶才可以养成。

    看眼前这人气质,吃相应该不难看吧。

    “小吴同学吧,鄙人姓颜,颜义山。来来来,坐下喝碗茶。”唐义山招呼吴楚之坐下。

    自有店老板摆上一晚盖碗茶,又给颜义山续上水后,将茶壶在旁边放好,便躬身退下。

    颜义山看出了吴楚之的故作镇定,于是开口,“小吴同学,不要紧张,你我二人,是有渊源的。”说罢用手指了指纪念碑的方向。

    吴楚之抬头望了望那边,联想到他的姓氏,会心一笑,一声“世叔”恭谨称上。

    颜义山开心的笑了,摆了摆手,“当不起,当不起了,不像你家一直耕读传家,我家早已不算读书人了。”

    吴楚之心中腹诽道,这不废话吗,几十年前,没去当农民避祸的,在那场劫难中早被斗死了。

    劫难过后,各家自有各家的缘法,百年前的家道和现在有何关系。

    颜义山端起茶碗,抿了一口茶,亲切的说“小吴啊,这十来天,我这个做叔叔的,对你的名字可以如雷贯耳!只是没想到,你真人是这么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吴楚之笑笑,“颜叔放心,年轻是不会传染的。”

    两人相视一笑,这会谈的开头气氛很轻松。

    颜义山让了一轮烟,吴楚之躬身称谢接过,顺手拿起桌上的打火机给颜义山点上。

    吐出一道烟气后,颜义山直接开了口,“小吴,我也不给你绕圈子,电信卡这门生意,你做不得。”

    见吴楚之脸上没有异样,颜义山笑了笑,用手点了点他,“小伙子心境不错!看样子你是个明白人,继续做下去,你就挡道了。”

    见吴楚之点了点头,颜义山接着说,“叔叔下面这句话很直,你不要介意。本来应该是其他人来找你谈,因为你还够不上我出面的地步。念在我们祖上过往的交情,叔叔才亲自和你谈。”

    吴楚之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心中却是一片平静,原来如此。

    的确,对于颜义山而言,现在吴楚之确实远远够不上台面。

    “你是读书人,所以叔叔不给你将商场上尔虞我诈的那一套,也不让你把路全部交出来。小吴,你看叔叔这样安排行不?”

    吴楚之心中暗忖,“终于来了!”

    他一脸正色的回答“全看叔叔的,您有话请尽管直言无妨。”

    “依然是你们从电信拿货,我给你每张留5元的利润,虽然看起来少了点,但是胜在量大,好理解吧?”

    吴楚之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端着茶喝了一口。

    良久,见吴楚之不为所动,颜义山心中有点暗恼,但也没有太在意,生意嘛就是谈出来的。

    “同时,叔叔送你一个200万的民营非盈利组织,独属于你掌握和调拨的。这个很少见,需要叔叔给你解释一下不?”

    吴楚之暗中深吸一口气,他明白为什么像颜义山这样的卡商能够混那么开了。

    做为前世的投行大佬,吴楚之当然明白这个骚操作,但是放在2001年的今天,有人这样做,把吴楚之确实给惊讶到了。

    看来,他们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才会如此娴熟。

    说来其实也不复杂,甚至完全不违法,因为这个年代的现行法律对此本来就是一片空白。

    企业捐助给自己控制的民营非盈利组织以避税,民营非盈利组织接受捐赠后,投向企业想要投资的项目,获得的收益也是免税的。

    企业再向民营非盈利组织提供借款,借款用于其他项目,到期无法偿还,以现有资金归还借款,也是免税的,然后民营非盈利组织破产解散,将项目交由企业实际控制的下一个民营非盈利组织,以此滚动。

    这种模式在后续会随着国家法治建设的推进而消亡,但此刻确实是一种合法合规的方式。

    但这种模式运转周期长,和吴楚之的意图违背了。

    吴楚之摇了摇头,“颜叔,这不是钱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