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一章 金钱永不眠

    “这是我听过的最老套的谎话了。(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每次有人跟我说这不是钱的问题的时候,不用问,那一定是钱的问题。”颜义山也不动怒,抿了口茶后,动手给两人续上水,然后继续开口“300万?”

    吴楚之摇了摇头。

    “400万,不能再多了,400万可以做很多事了,比如一家人团团圆圆的。”颜义山掐灭了烟,缓缓的说道。

    吴楚之还是摇头,颜义山站起了身。

    “颜叔,您给高了!”一句话把颜义山拉了回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吴楚之。

    “小吴有什么高见尽管说,我洗耳恭听。”

    吴楚之给颜义山点上烟后,很诚恳的说,“我可以把渠道转让给颜叔,其实颜叔您看中的,也只是可以合法拿到201电话卡的公司渠道,对吧?”

    颜义山轻轻颔首,示意吴楚之继续,

    “颜叔应该也看得出来,我之前的操作是完全赚快钱的模式,我所求的无非就是个快财。”

    颜义山点了点头,开口道,“这也是我来找你的原因之一,我看的出来你对卡片本身这个市场是没有意图的,不然你现在应该在构架一个成熟的销售团队,而不是靠着一群学生、一帮老头在那瞎折腾。”

    颜义山顿了顿,“你知不知道,整个市场现在全被你搞成一团乱。你搞出来的价格体系太混乱了。”

    吴楚之当然知道,现在也只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里暗忖道,你要是知道几个月后电信分拆后的电话卡乱象,也就不会觉得现在有多乱了。

    何况你们这些卡商接手后,又能好到哪去?

    从电信拿一千条卡,你们就敢复制出一万条卡出来。

    每张卡面值是100元,实际只有10元的话费,买到的人没有证据也只能自己捏着鼻子自认倒霉。

    吴楚之继续说道,“我从电信那边签合同拿货的公司,是可以独立出来的。我以这个合法合规的渠道作价,向颜叔您讨要一张一等奖的福利*票,我想,这个价格应该公道吧。”

    颜义山沉默良久,点了点头,露出了微笑,“很公道!但我有个问题,这样操作我就从暗处变到了明处,这个不符合我的利益。”

    吴楚之哈哈大笑起来,“颜叔,您考我了,您手下不是有个现成的王勇可以用嘛,让他从电信辞职出来,估计他会很高兴的。”

    吴楚之确定了,消息的泄漏只可能是王勇,难怪前世卓家出事后,卓浪不向自己的亲舅舅求援。

    王勇和卡商勾结,吃里扒外,卓卫国知晓后,反正自己进去是一定的,对待妻弟的作为不忍言而已。

    以王勇的胆大妄为,吴楚之不相信后面不会出事。

    而这一世卓卫国再无牵挂,马上就会进京,王勇后续的操作牵连不上卓卫国。

    不趁此机会摆王勇一道,吴楚之自己良心过不去。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他只是把王勇放在了那个位置上,至于王勇怎么做,与他无关。

    颜义山也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畅快,“小吴,叔叔好奇的问问,你年纪这么小,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呢?”

    吴楚之不好意思很羞涩的说,“这不是要到燕京读大学了吗,京城居,大不易啊。赚点钱傍身,校园里面也逍遥点,不瞒叔叔,我有两三个女朋友要养。”

    颜义山哑然失笑,“……你这无耻的样子有我年轻时候的几分样子。年轻人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中年人。

    双方约定好后续的操作方式,吴楚之就打算起身告辞,却被颜义山拦了下来,“其实我今天找你,还有一桩事想问问。”

    吴楚之坐了下来,眼中探寻着,他和颜义山还能有什么交集?

    颜义山并不急着说话,唤来店主人,待重新换过茶后才开口,“小吴啊,既然刚刚你点到了王勇,那应该也知道他是我的人,所以我对你其他方面也有所了解,你也不要奇怪了。”

    吴楚之心头一震,面上却是微笑,“侄儿和颜叔刚刚交谈甚欢,有什么看的上的,或者侄儿做的有什么不妥当的,颜叔直言就是。”

    颜义山见吴楚之颇为识趣,也没绕圈子,“我听王勇说,他外甥和你搞了一个公司,为此卓卫国还出手封了网吧。当然,我也只是好奇,想了解一下情况,正好有朋友刚刚入行开网吧,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地方。”

    闻得此言,吴楚之很诚恳的双眼直视颜义山,把自己准备要做的向颜义山和盘托出。

    他心中大骂王勇,但不敢在这上面和颜义山耍花招,别人既然这样问,自然已经得知了全部情况,此刻问出来不过是,一是看看自己会不会有所隐瞒,二是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前后印证。

    不过吴楚之倒也不惧,因为卡商这个行业,其实就是一个资金行业,他们只看重现金的流动,不会去碰需要重资产投入的行业。

    也好理解,毕竟跑路的时候,金钱是可以带走的,资产带不走。

    而金钱只有在流动中才能更快的壮大,而实体企业讲究的鸡生蛋,对他们而言完全是鸡肋。

    毕竟,金钱永不眠。

    果不其然,耐心听完吴楚之的讲解后,颜义山失去了兴趣。

    吴楚之网吧这一套组合赚不赚钱,赚钱!但他颜义山绝对不会去碰,只能说商道上理念不同,实业他是不感兴趣的。

    闲扯了几句,念在故旧关系,颜义山给出了几个类似“有事你说话”的空头承诺,就起身离开,吴楚之起身送别。

    待颜义山走远后,吴楚之才坐了下来,慢慢的喝着茶,背后全是冷汗。

    只要不碰自己实体的根基,吴楚之一切都好说话。

    至于电话卡,福利*票是自己最好的选择,颜义山只需要去福彩中心门口,以高于兑奖奖金的金额,收购*票就行,福利*票本身不记名,吴楚之拿到*票后去兑奖就是了。

    这样的好处是,他和这件事再无任何瓜葛。

    但是,真的一点瓜葛都没有了吗?

    吴楚之过不了心里良心那关,他知道颜义山的意图,甚至后续的手段。

    只是不知道未来有多少人会因此受骗。

    毕竟是深夜了,一阵冷风吹了过来,吴楚之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起身歉意的向店主人点了点头,夏夜里他紧了紧衣服,抱着手臂离开了鹤鸣茶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