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二章 游乐园的陪伴(求收藏求推荐票)

    不知道是因为昨晚吹了风有点感冒,还是因为心理上的一些烦恼,和颜义山见面后的第二天,吴楚之始终提不起精神。(看啦又看小说网)

    见店子上也没什么大事,中午吴楚之干脆给小舅打了招呼,回家吃了连花清瘟胶囊后开始刷驾考理论的题。

    刷题的愉悦感,本质是成就感。

    来源于什么?来源于不断成功地破解题目、不断顺利地算出结果、不断继续地长篇大论。

    刷题的‘刷’,是一种行云流水的流畅感。

    而怎样做题才会有流畅感呢?必须你本身成绩很好,要不然就是天资聪慧。

    如果遇到你很久做不出来的题,就破坏了‘刷’的快感。

    愉悦感荡然无存,痛苦感取代了愉悦,占据了内心。

    很显然,对于第一遍过驾考理论的吴楚之来说,这个过程并不愉悦。

    “货运机动车超过核定载重质量30%或者违反规定载客的,处多少罚款?”

    “重型、中型载货汽车,半挂车载物,高度从地面起不得超过多少米?”

    吴楚之骂骂咧咧的做着题,什么时候驾考需要考货车知识了。

    突然反应过来的吴楚之定睛一看,原来自己多刷了,这些知识是考货车驾照才需要看的,他只需要刷前面的600道题。

    真是见鬼了!

    自己差点把货车驾考专用题也全刷了!

    知道自己状态不好的吴楚之,索性放下了题库,灌下一杯温水,把自己狠狠的摔在床上。

    趴在枕头上,吴楚之并没有胡思乱想,就是简单的放着空,等待自己的神经轻松下来。

    他知道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但他短期内无法和自己和解,只能把一切交给时间。

    经过一晚上内心的自我煎熬和麻痹,其实这个午后的吴楚之相比昨晚已经好了许多。

    时间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良药,当你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莫不如将一切都交付给时间,它会让你把该忘记的都忘记,让你漫不经心地走进另一个故事里。

    时间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跨度,历经沧桑,人来人往,你会明白,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

    就这样,在这么一个午后,吴楚之沉沉的睡了过去。

    ……

    “我们今晚去逛游乐园吧!”高考后,放下了一切压力的秦莞每天都是元气满满的样子。

    而刚刚醒来的吴楚之眼神中还带着迷茫,不明白秦莞为什么会在这里,今天她不是应该还在她外婆家吗?这又是闹哪出?

    秦莞兴冲冲的把吴楚之拉了起来,“走嘛!走嘛!听说今晚有烟火看!”

    秦莞的眼里满是期待,但吴楚之却读出了她眼底蕴藏的担心。

    世上只有妈妈好!

    嗯……莞莞也很好!

    吴楚之装作无精打采的样子,顺着秦莞手上的力道慢慢的起身,一个熊抱把秦莞紧紧的搂住,在她漂亮的脸蛋上香上一吻,而后迅速的用脸蹭了一下秦莞的玉颈,转身跑向洗手间。

    “楚楚,你的脸怎么这么湿……”秦莞靠在洗手间门口,感觉自己颈子有点湿,摸了摸又有点粘。

    吴楚之一边刷着牙,一边含糊的说着,“刚刚睡觉流的口水~”

    秦莞哭笑不得,抓住吴楚之胳膊,不舍得用力,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便赶快用吴楚之的帕子给自己清洗了起来。

    看着吴楚之像是恢复了正常,秦莞玩心大起,趁着吴楚之埋头吐水的时候,对着吴楚之的腰间软肉便是轻轻一戳。

    “噗!”吴楚之口中的水全部喷在了洗漱台的镜子上,耳边响起了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外面的风雨是我的,莞莞你就负责开心就好!

    ……

    拗不过秦莞的吴楚之,最终还是出现在了游乐园里。

    锦城游乐园,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园,新世纪初关园,是锦城80后、90后永远的童年回忆。

    但游戏设施,其实相比即将在几年后陆续开的欢乐谷和国色天乡来说,要简陋的太多。

    不过小火车、旋转木马、翻滚列车、碰碰车、摩天轮倒是应有尽有。

    除了翻滚列车夜间不开放以外,吴楚之陪着秦莞一个个的玩过去,连路上的小游戏都没放过,他尽量表现的很正常,很快乐。

    他们弓着腰,霸占了儿童小火车的一节车厢,在里面有说有笑,不好意思的接受着其他孩子父母善意的微笑。

    碰碰车里,面对一堆熊孩子的围追阻截,秦莞带着吴楚之在场地里一路逃窜,满场都是秦莞啊啊啊的尖叫声。

    海洋球乐园,两人乐此不疲的玩用球把对方埋藏起来的游戏。

    旋转木马里,没抢到大马的吴楚之,坐在一匹最小的马上面,羞耻的面对着工作人员的镜头。

    ……

    秦莞玩的累了,要了一杯奶茶,坐在一边看着吴楚之打气球。

    吴楚之在打气球前夸下海口,一定会十发全中给秦莞换个毛毛熊。

    结果嘛,嗯……枪法很好,打的也很认真,十枪也就中了七枪,“显然这是枪的问题!不是我枪法的问题!”

    秦莞被吴楚之无耻的嘴脸逗乐了,轻轻的嗔着,臭不要脸!

    这种小游戏摊子的鬼把戏就是这样,你认真的瞄,一定打不准,因为枪本身确实有问题。

    等你调整好了线路,打下来的奖品,肯定比你掏的钱要便宜的多。

    他们没有继续打下去,没必要多花钱,秦莞本身也不是很喜欢那种毛绒绒的玩具。

    吴楚之拉着秦莞在一旁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看得出来,秦莞已经累坏了。

    夜间的游乐园,没有什么激烈的游戏项目,所以今天的秦莞穿着白色字母短T和黑色百褶裙。

    但为了防止走光,秦莞坐下来时还是双膝并拢平行斜放。

    吴楚之知道,其实这种坐姿很累。

    于是他把秦莞抱起,放在自己大腿上,用随身携带的皮肤衣遮挡住可能走光的地方。

    秦莞双手环住他的肩颈,把头轻轻的放在他的肩上,右手拿着奶茶,时不时的啜上一口,咬着里面的椰果或者珍珠,望着周围人群的来来往往。

    她知道,在热闹的人群中,吴楚之又开始发呆了,这个时候就不要打扰他。

    在人群中寻觅寂静,在寂静中渴望喧嚣,这是吴楚之这种典型双子男经常的神经质。

    不过,她愿意这样陪伴着他。

    在人潮人海中,两人就这么无声的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