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十三章 我觉得你想对我使坏!(求收藏求推荐票)

    望着不远处的旋转木马,秦莞突然想起了一本杂志上的一句话,“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秦莞记得当时那本杂志对这句话的解释是,对于一个单纯的女孩,就给她说些人世繁华,或者衰落,这些她还不曾懂得的事情;对于已经世俗的女孩,就让她感受单纯,旋转木马是很单纯的孩子爱玩的。

    自己应该算是涉世未深吧,可楚楚为什么会带我坐旋转木马呢?

    秦莞把这个问题提了出来,却被吴楚之狠狠的拍了两下屁股。

    “这句话不能这么简单理解,就像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你能翻译成将军都死了,士兵全回来了吗?”

    “打疼我了!”秦莞捂着自己的痛处,两眼含煞的看着吴楚之,“楚楚!今天你如果不说出个让我满意的解释出来,你死定了!”

    吴楚之不以为意,这句话本是一句人间极美的情话,其实被很多人歪曲的理解成泡妞的秘籍。

    “这句话是说,如果我喜欢一个女孩儿,不管她是天真,还是历经沧桑,不懂事,或是很成熟,我都会无怨无悔的陪着她,做她喜欢做的事。”

    “如果她还是一个青涩的不懂事的小女孩,我会陪着她一起成长,陪她经历世间的酸、甜、苦、辣;如果她受过伤,知道社会的残酷,洗尽铅华,那我就陪着她一起云淡风轻,陪着她一起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原来是这么美好的意境啊!秦莞甜蜜的靠在吴楚之的肩上,不由得听的痴了。

    吴楚之见状,也想起了前世**上续上的一句,轻轻的在秦莞耳边念着,“若他情窦初开,你就宽衣解带;若他阅人无数,你就灶边炉台。”

    “呸!流氓!”秦莞没好气的捶了锤他胸膛。

    什么意境都被破坏了!

    吴楚之看了看表,七点四十了,紧了紧双臂,“烟花表演还有20分钟,我们去摩天轮上看吧。”

    显然,和他们抱着同样心思的有很多人,都算着时间准备掐着点买票,在摩天轮上看烟花。

    所以,烟花表演开始前的摩天轮,并没有什么人,都在外面排着队,看样子烟花表演的30分钟里是不会有票了。

    秦莞一见就不乐意了,好不容易来场浪漫就这样被破坏了。

    吴楚之牵着嘟起嘴的秦莞,径直来到售票处,陪着礼,一路告诉排队的人,“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就要坐,麻烦让让。”

    售票大妈好心的提示,“小伙子,一趟才3分钟,你现在上去赶不上烟花表演哦。你现在到后面去排队,万一等的着票呢。”

    在售票大妈诧异的眼光中,吴楚之买了20张票,足够他和秦莞在摩天轮上面把烟火看的发腻。

    一旁的众人被这个骚操作惊呆了。

    有不忿的准备上前来理论,近得身来,仔细打量了一下吴楚之高壮的体型后,想想也就忍了。

    毕竟吴楚之没有破坏规则,有钱任性而已。

    “楚楚!你太坏了!”秦莞埋着头,憋着笑,她怕笑出声来,刺激到别人。

    “喜欢吗?”吴楚之一脸的无所谓,在规则下做事,有何不可的?只要秦莞高兴就行。

    秦莞抬起了头,扑闪她那对大眼睛,“喜欢!”

    吴楚之一脸宠溺,“你喜欢就好!别人的心情我可顾不上!”

    “楚楚说的对!我支持楚楚!”

    “莞莞,别去在意别人的看法,我们自己高兴就好了。”等工作人员关上了门,吴楚之才开口说道。

    “嗯!”

    吴楚之想到了什么,突然恶趣味的笑了起来,“莞莞你猜,如果刚刚是个秃着头,挺着个大肚子的油腻中年人,就这样搂着你上来,他们会怎么想?”

    秦莞撇了撇嘴,“我估计那个中年人会被打死,像我这样的美少女怎么能落入这样的人手里?”

    吴楚之深以为然,颜值即正义嘛,莞莞的脸皮也挺厚的。

    “那如果中年老男人的旁边不是你这种美少女,而是个中年老女人呢?”

    秦莞歪着头想了想,“这样的话,估计会有人主动让吧,毕竟那一定是爱情啊。”

    挺好的。

    在锦城的七月,挨边八点的时候,太阳还没完全落下山。

    吴楚之一直认为,其实这个时刻才是这座城市最美的瞬间。

    不同于清晨的忙碌,傍晚是属于人间的休闲,而休闲却正是这座城市骨子里的气质。

    随着摩天轮缓缓地转动,四周的景色开始了变幻。

    看着远处的府南河,吴楚之怔怔的发着呆。

    随着环境整治工程年复一年的不断推进,儿时印象中那恶臭的府南河,现在也变得逐渐清澈,鱼翔浅底的景象也开始慢慢展现出来。

    吴楚之知道,就是这清澈的河里,也有不尽其数的淤泥,水至清则无鱼嘛。

    吴楚之为自己的愣神笑了笑,佳人在侧,还是别想这些腌渍的事吧。

    转过头来,秦莞正看着他,欲言又止。

    “莞莞,怎么了?”

    秦莞靠了过来,主动搂着吴楚之的腰,把头靠在吴楚之胸膛上,“以后在外面受了委屈,能回来告诉我吗?”

    吴楚之看着她的眼睛,缓缓的说着,“小时候三个爸爸就教我和孔昊,男人是不能把外面的不愉快带回家的。看来我还是没做到,昨天让父母看出来我的坏情绪,今天又让你不开心。”

    秦莞在他怀里蹭了蹭,“对父母,你可以回家报喜不报忧;对我,我更喜欢听你讲每天的喜怒哀乐。”

    “楚楚,你知道吗,我见过很多次,我爸到家了并不下车,自己坐在车上皱着眉头抽着烟,总得自己呆上一会儿,才会带着笑脸开门回家。那个时候,我觉得我爸看起来好孤独。”

    “楚楚,我不希望以后你也这样。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我们和别人不一样,从小我们就在一起,你的喜怒哀乐就算你不说,我也懂,你的心情是瞒不过我的。”

    “你高兴的时候我就会高兴,你悲伤的时候我也会悲伤。我知道我很笨,在事业上帮助不了你,但回到家我可以哄你开心啊!”

    吴楚之紧紧的拥着秦莞,恨不得把眼前这个可人儿给揉进身体里,永不分离。

    沙哑着声音,吴楚之低着头在秦莞耳边问道,“那……你说说我现在的心情是啥?”

    “我觉得你想对我使坏!”秦莞感受着吴楚之身体的变化,掐了掐他的腰,没好气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