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七十章 离开我,不可惜吗?(修)

    良久,叶小米才抬起了头。(Wap.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望着吴楚之的俊脸,俏脸写满了不甘心,

    “小男人,可是我还没答应做你的女人啊……”

    吴楚之直起了身,捧着她的臻首,在她鼻尖上轻轻一口勿,

    “上次你问我舍不舍得,我的答案是舍不得。”

    “今天我也想问你,叶小米,离开我,不可惜吗?”

    叶小米摇了摇头,翻身依偎在他怀里。

    找了个舒适的位置,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她抬起手抚摸着吴楚之的脸颊,轻轻在他嘴角上一吻“可惜!”

    叶小米的眼神满是坚定。

    不过她转眼便是一怒,

    “你就像个鸡肋一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小妖女用手砸着吴楚之的胸膛,却小心的避过那一片白渍。

    她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这几天她不是没想过逃离吴楚之,但是一想到离开吴楚之,心中便是一阵绞痛。

    她中了他的毒。

    “小男人,我答应你了,去给你打工!”

    叶小米下定了决心,以后再给父亲的在天之灵解释吧,自己离不开他。

    吴楚之紧紧的搂着小妖女,坏笑道,

    “看来你还没认清自己的身份啊,小妖女,我们是在开夫妻店,你是老板娘啊。”

    叶小米不屑的嗤笑一声,又砸了吴楚之一下,

    “去你的夫妻店!你要是怜惜我,我也最多是老板娘之一!我就是个打工的命!还是给皇后娘娘打工的小嫔妃!”

    她又恨恨的打了吴楚之一下,抓住他的手臂想啃上一口却又舍不得。

    担心他回去不好交代,叶小米心中一阵气苦。

    “为什么你不早点出现!”

    “为什么你不出生在我家隔壁!”

    “为什么你不是我的青梅竹马!”

    “为什么我就算想咬你,还得担心你回去交不了差!”

    ……

    一边打着吴楚之,叶小米一边抽泣着。

    吴楚之也不还手,轻轻的搂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叶小米打累了,才消停下来。

    趴在吴楚之胸膛上,她在吴楚之的胸膛上画着圈。

    小妖女缓了一阵后,抬起头,咬着牙说,

    “小嫔妃就小嫔妃!电视上的皇后都是不得宠的!”

    吴楚之捉住她不安分的手,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现在说多错多,闷声发大财才是正理儿。

    看着吴楚之脸上可恶的得意笑容,叶小米气不打一处来。

    “小男人,你别得意!将来姐姐玩腻你了,姐姐就会离开你!”

    牙膏已经干透,被烫过的地方也开始了发痒。

    吴楚之赶紧起来,用清水清洗了胸膛。

    还是有点发红。

    但是处理及时,应该不会起泡,过两天就没事了。

    下午打球流了一身汗,吴楚之干脆快速的洗了个澡。

    把篮球服从池子里面捞起来,再打上肥皂搓上一搓。

    嗯,还是有污渍,但不那么明显了。

    把衣服挂在空调下面吹着,吴楚之爬上了床,挨着正在发呆的叶小米。

    “来,小妖女!现在我们来算算刚才你在咖啡厅撒泼的账!”

    吴楚之坏笑着,捞过叶小米横在床上就是一巴掌打向她屁股。

    “谁撒泼了,是你自己没说清楚!”小妖女表示这账她不认,双手捂住屁股。

    嘿!还敢不认账!

    吴楚之怒了,把小妖女翻了过来,身体压了过去,叼住小妖女的小耳垂就是不放。

    耳边感受到了小男人此刻粗重的呼吸,和那作怪的手,小妖女却咯咯直笑起来。

    在吴楚之诧异的眼光里,小妖女轻抬着小jiojio,点在他的胸膛。

    灵活而又调皮的夹了一下,而后缓缓用力推开了他。

    “小男人,你要干嘛啊?”小妖女继续吃吃的笑着。

    “吃了你!”吴楚之低下头,俯身向前,正准备给身下小妖女一阵痛吻口勿。

    小妖女牵着小男人的手,带向了一个地方。

    吴楚之脸色一变,郁闷的翻身下来,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玩儿呢!

    小妖女垫着护垫呢!

    这个小骗子!

    看着郁闷的小男人,叶小米笑的乐不可支,“小男人失望了吗?”

    说罢,小妖女按照刚刚吴楚之的方式,也在他的耳垂上肆弄。

    小手也不安分的在吴楚之的腹肌上划来划去。

    吴楚之没好气的捉住她的手,没有了言语。

    见小男人真的有点生气了,叶小米止住了笑。

    她躺倒在他身边,依偎着他。

    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叶小米轻喃着,

    “今天是第四天,没干净,会生病的,对你也会有影响的。”

    而后又顿了顿,亲了亲吴楚之的嘴角,

    “而且我的父亲刚走了还没半年,等姐姐出了孝期,姐姐把自己干干净净的交给你,好吗?”

    叶小米也知道,现在早就不讲这些古了。

    但是乡下老人们的说法,这样不洁的血会坏了男人的运势。

    闻言,吴楚之沉默了,小妖女这是爱煞了他啊!

    俩人依偎在一起,说起了彼此的过往。

    当说到叶小米父亲的时候,吴楚之紧紧的搂着她,心中满是怜惜。

    当吴楚之问到她怎么不去投靠亲戚时,叶小米唯有苦涩一笑。

    吴楚之懂了,人穷无亲,树瘦无荫,自古便是如此。

    他抬起身来,两眼深情的看着怀里的小妖女,“都过去了,以后,我便是你的天。”

    叶小米抬起臻首痴痴的望着他,轻抚着他的脸颊,没有出声,重重的点了点头。

    两人的眸子黏在了一起,小妖女缓缓的闭上了眼,睫毛在不停的颤抖,他的心尖也随着颤动。

    吴楚之静静地凝视着小妖女,而后默默的,默默的靠近

    小妖女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

    她感觉着唇上那波荡开的凉意。

    就这样,好像很久,好像又一瞬,象是雪花飘落在冰面。

    而后这片冰凉又转为了火热,一条小火苗里钻了出来,撬开了她的牙关,肆虐起来。

    过了很久,直到她要快喘不过气,吴楚之才放过了她,抬起了身子。

    叶小米失去力气般瘫在床上,无意识的低喃着“小男人,这就是接吻吗?怎么这么甜蜜?”

    看着小妖女这难得的娇憨样,吴楚之把她抱得更紧,似乎要将她揉进自己温暖的胸膛里。

    小妖女双手轻轻的拥着他,不愿分离。